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18.哈顿与维伦,两个领袖,两条道路(上)

18.哈顿与维伦,两个领袖,两条道路(上)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带着四个人穿越星域对于奥尔加隆来说,其实并不算困难,如果有必要,他可以同时带着近百人前行,但是那种情况,会将他转瞬即逝的速度降低到一个让人难以忍受的程度,而且也会极大的消耗这位诸界观察者的精力。

    奥尔加隆之所以能死心塌地的为狄克服务,其实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在奥尔加隆加入了奥杜尔的体系之后,他意外发现了自己的同族...是的,另一个诸界观察者,哈布隆,那个被狄克从影之国擒获的,服从于海拉的牧魂者。

    哈布隆的形态并不完整,按照奥尔加隆的观察,哈布隆应该是某个完全体的诸界观察者的残骸,大概是在万神殿毁灭的时候,拼死前往艾泽拉斯传递消息的某一位勇士死亡之后演变的某种特殊形态,懵懵懂懂的哈布隆自己都不知道他身体里蕴含的伟大使命。

    不过在奥尔加隆将哈布隆的核心重新校准之后,这位先行者也具备了诸界观察者穿梭世界的能力,他被狄克赋予了另一个使命,而那个使命本身,就是奥尔加隆愿意将自己的一切都献给奥杜尔体系的根本原因。

    当然,这是奥杜尔隐藏最深的至高秘密之一,奥尔加隆不会将其到处乱说,在他带着图拉扬夫妇,哈顿酋长和一脸纠结的希尔瓦娜斯踏上奥杜尔的土地的时候,已经是3天之后了。

    这一趟旅程让奥尔加隆感觉到了疲惫,所以他很快就去星穹大厅休息了,对于诸界观察者来说,沐浴星光就是最好的休息方式,而四个人也得到了不同的欢迎者。

    当奥杜尔前厅的大门在恭敬的土灵侍从们的推动下打开的时候,图拉扬第一个看到的,就是老弗丁那张已经变得苍老的脸,他曾经的战友,一起受洗成为第一代大骑士的伙伴,还有站在老弗丁身后,穿着牧师长袍的加文拉德,以及另一边的亚历山德罗,在看到这些老兄弟的那一刻,图拉扬这个真正的硬汉,那名为喜悦的泪水还是没有被阻拦,他们拥抱在了一起。

    “老兄弟,我从未想到圣光是如此的眷顾于我们,我没想到,我们还能有再次见面的这一天!感谢圣光!感谢它在遥远的世界里依旧庇护于你!”

    老弗丁也是老泪纵横,他拍打着图拉扬的背后,看着那同样变得苍老的脸,他感慨万千,莫格莱尼则哈哈笑着给了图拉扬一个热情的拥抱,这脾气爆裂的老头子气若洪钟的喊到,

    “我就知道,它们杀不死你,图拉扬,我就知道,你总有一天会回来!这太好了!我就知道!”

    图拉扬已经说不出话了,泪水在他脸上流淌,他感受着这些老兄弟的欢喜和那种曾经厮杀于战场之上的豪情,他看向温和安静的站在一边的加文拉德,这个性格最平和的老兄弟,尽管他没有冲上来给他一个拥抱,但他眼睛里的泪水和颤抖的双手,同样证明了他的激动。

    “加文拉德,我早就说过,你更合适成为一名牧师...我说对了,老兄弟!”

    图拉扬不由分说的将加文拉德抱住,狠狠的在他背后拍了两下,然后放开他,大声喊到,

    “再次见到你们真好!兄弟们,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你忘记了给我们欢迎...图拉扬。”

    冰冷阴森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处于喜悦当中的大骑士感觉到了那种死亡的冷漠,他的脸色巨变,猛地回头,灼热无比的圣光在他的双拳上闪耀,他看到了两个身穿黑色盔甲,带着黑蔷薇战盔的家伙,他们站在不远处,死亡和冰霜的光泽在他们身体周围不断呼啸,对周围的一切肆意的传播着那种让人感觉到狰狞和恐怖的气息。

    “死亡!死亡骑士!你们怎么敢出现在我们面前!”

    图拉扬见过死亡骑士,在兽人战争中,他不止一次和死亡骑士较量过,实际上,他在外域的失踪,也是因为他和兽人最强的死亡骑士塔隆血魔在影月谷的决战造成的,所以他对于死亡骑士并不陌生,但也因此,对于这些挥舞死亡的家伙,没有任何好感。

    老弗丁想要说些什么,却被莫格莱尼阻止了,而图拉扬正要冲上去和这两个看上去就强大无比的死亡骑士战斗,但在这一刻,他们却摘下了自己的头盔,露出了那变得骨白色的头发,那枯瘦的脸,那被死亡改变的外表,以及那个沉浸在死亡当中,却依然守卫光明的伟大灵魂。

    图拉扬的怒吼在这一刻被切断了,他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两个摘下了头盔的死亡骑士,他的身体在颤抖,因为愤怒,因为悲伤,这让他的声音都干涩了起来。

    “圣光在上...乌瑟,达索汉,你们...你们怎么会变成这样...你们到底遭遇了什么样的厄运...”

    “不,不不不,我的兄弟图拉扬,这不是厄运,这只是一种更残忍的赐福,让我们用另一种形态继续保卫这个世界,这个我们深爱的,我们痛恨的世界。”

    乌瑟尔艰难的露出了一个堪称“狰狞”的笑容,“这是命运使然,虽然已成陌路,但...欢迎回来,我的兄弟。”

    站在他身边的达索汉更沉默一些,不过在面对图拉扬的时候,他也露出了一丝艰难的笑容,

    “我在斯坦索姆埋下了一些美酒,等待你回来...现在看起来,该到了共饮美酒的时刻了,欢迎回来,我的兄弟。”

    第一代大骑士们在近11年后重新聚首,但已经物是人非,已经被这残忍的时间改变了太多,图拉扬脸上的惊讶逝去,他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大步走上前,散去圣光,将乌瑟尔和达索汉搂在怀里,

    “不管怎么样...你们永远是我的老兄弟。”

    感受到那股深入骨髓的冰冷,图拉扬的笑容多少有些苦涩,但乌瑟尔和达索汉,已经无法再流出泪水了。

    世事变迁,但好在人情依旧,哪怕是改变了形态,改变了面孔,这份情谊,却是在时间中打磨的更加璀璨,11年,三条完全不同的道路,重新聚首,他们只会感谢圣光,而不会再去唾弃时间的残忍,没有必要了。

    乌瑟尔有些不太适应的拍着图拉扬的肩膀,而在另一边,奥蕾莉亚也有一场来自家乡的欢迎。

    温蕾萨抱着自己的两个孩子,她的丈夫罗宁有些不安的站在妻子身边,大法师已经不止一次感觉到了希尔瓦娜斯这位风行者的二姐对于他的恶意,他现在很担心这位从遥远世界归来的大姐会不会是同样的态度,这可是风行者家族的现任族长,如果她也反对他和温蕾萨的婚姻,这会让她的妻子承受很大的压力。

    不过温蕾萨对于自己的姐姐很有信心,用她的话说,就是“大姐自己也找了个人类丈夫,她不会怪我的。”

    实际上,奥蕾莉亚在看到自己最小的妹妹的瞬间,就已经泪崩了,哪里还管的上站在一边的罗宁,他只能抱着自己的双胞胎儿子,看着自己的妻子和她的姐姐哭成泪人。

    “二姐说她肯定会把你带回来,我想和她一起去,但我不能...我是个懦夫,大姐,我没有跟着二姐去阿古斯找你,我害怕听到不幸的消息,谢天谢地,你终于回来了,对不起,大姐...”

    温蕾萨抱着奥蕾莉亚一边哭一边说话,奥蕾莉亚温和的安抚着自己的妹妹,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没事,都过去了,没事,我的温蕾萨,都过去了,我回来了,我不会再离开你们了,别哭了,我的妹妹...”

    “女人...果然都是水做的。”

    罗宁忍不住小小的吐槽了一下,但这种温馨的场景也让大法师很感慨,他决定就这么悄悄的站着,不去打扰这种美好的感情。

    希尔瓦娜斯并不在这里,游侠将军已经去找另一个男人讨说法了,而在罗宁身边,一个穿着盔甲的半精灵不断的擦拭着自己的眼角,这是阿尔托拉,图拉扬和奥蕾莉亚的儿子,罗宁的侄子,他看着自己的父亲和母亲,看着他们重返艾泽拉斯,内心的喜欢也溢于言表,不过阿尔托拉是个好孩子,他并没有去打扰去自己父母和亲人好友们的相聚,而是安静的待在一边。

    直到那个高大的男人朝他走来,阿尔托拉才真正紧张了起来。

    在阿尔托拉的记忆里,他的父亲是一个严肃的人,是一个真正的军人,在图拉扬失踪的时候,阿尔托拉还是个孩子,他回来了,阿尔托拉也已经成长为了真正的男子汉。

    但站在这个男人面前,阿尔托拉还是会有些紧张,他的父亲,他离开了十几年的父亲,正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他,阿尔托拉像个士兵一样,站直了身体,然后就感觉到父亲给了他一个温暖的拥抱,

    “对不起,儿子,我回来的太晚了。”

    这一刻,阿尔托拉所有的成熟和稳重都被泪水击溃,

    “没事,老爸,回来就好...”

    这一刻的奥杜尔,满是温馨,当然,也有不怎么和谐的地方,比如在哈顿面前,被玛尔拉德搀扶的先知维伦就一脸痛苦,他第一眼就认出了哈顿,当天他的下属,这个曾经英姿勃发的艾瑞达唤醒者,已经被魔能和苦难折磨了2W年,他的脸是丑陋的,他的眼神是冰冷的,而这种丑陋和冰冷,就像是一道道鞭子一样,抽打在维伦的心中。

    “哈顿...我...”

    “啪”

    一个耳光狠狠的抽在了维伦的脸上,玛尔拉德没有阻止,实际上,曾经经历了那苦难的一切的守备官,也没有理由阻止。

    “维伦,你这背叛者,你背叛了我们,你背叛了整个阿古斯!”

    哈顿的身体也有伤势,但此时,他拄着那恶魔的骸骨制作的法杖,他恶狠狠的看着眼前的先知,看着他苍老的深情,看着那种忏悔的眼神,却没有让他内心的愤怒和苦难降低哪怕一丝,相反,在看到曾经的领袖的那一刻,哈顿内心的愤怒已经无法再压抑了。

    这一记耳光只是个开始,哈顿拄着身体,用最恶毒的语言咒骂着,

    “你走了,了无牵挂!但是看看我们,这些不愿意屈从于恶魔和我还能的我们,我们在阿古斯的地狱里坚持了2W5千年...我们被折磨的失去了曾经的所有,失去了曾经的一切!”

    “你知道那些孩子叫我什么吗?酋长!酋长!!!我们所有的文明,所有的一切,都被摧毁了!我们落到了蛮荒的时代,你让我怎么撑得起这一切,你知道我每一次看到那些孩子的时候,内心有多么痛苦吗?这本该是你的责任!”

    “维伦,如果你还在,你的精神链接还在,我们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我们的世界,我们的阿古斯,不至于落到现在这样子...看着我,维伦,看着我...然后告诉我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告诉我你带走了那些文明的中坚,将我们扔在阿古斯的地狱里是正确的,告诉我啊!维伦!”

    “告诉我,我们这一切都是咎由自取!告诉我,我们这一切都是我们自找的!”

    “告诉我!”

    维伦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站在他面前的不是拉基什,而是一个世界的苦难,哪怕他一万次告诉自己,他帮阿古斯世界留下了最后的火种,但是在看到哈顿那一刻,这一切的自述都如同沙滩城堡一样,被悔恨和那种无法言喻的折磨冲垮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哈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当初的选择正确吗?

    正确!

    但这公平吗?

    不...逃亡路上的一切困难对于哈顿和那些阿古斯世界的土著们所承受的所有,简直不值一提...埃索达的人民在艾泽拉斯从零开始的生活,对他们来说简直就像是天堂。

    而他们,连仰望天堂的资格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