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0.图拉扬的千年故事

20.图拉扬的千年故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维伦将萨满的信仰传授给哈顿的过程是艰难的,需要让一个曾经诚挚,但却又失落了信仰的圣光生物重新接受另一种信仰无疑是非常非常困难的。

    但维伦很清楚,哪怕哈顿没有明说,但克罗库恩部落的破碎者在精神层面肯定很难熬,毕竟德莱尼们是亲身经历过这个过程的,没有一种信仰支撑,破碎者很容易变得失落者,就是曾经在外域土地上游荡的,那种浑浑噩噩的,几乎没有神智支撑的,恍如野蛮人一般的,四肢萎靡到极致,全身长满肉瘤的可怕生物。

    是的,在这个神奇的魔法世界,内在的信仰是可以改变外部形象的,听上去很神奇并且很惊悚,但这却是无法忽视的事实。

    克罗库恩部落在2W5千年之后,他们需要一种新的内心支撑,而不是完全依靠圣光军团传递的那一丝丝的温暖,在被黑暗力量席卷之后,圣光已经不适合他们了,包容一切的萨满教义更合适。

    最最重要的是,德莱尼的大萨满努波顿是维伦的挚友,一旦萨满信仰植入克罗库恩部落的心底,在两个势力真正开始接触的时候,这些两族的萨满,将成为彼此之间最好的纽带。

    你看,维伦并不是不懂得这些政治手腕,他只是不屑于使用而已。

    而相比维伦和哈顿的接触,在更晚些时候,结束了和老兄弟,和亲人的相聚,换上了便装的图拉扬以及奥蕾莉亚被邀请到了星穹大厅。

    在那些恭敬而诚挚的土灵仆从的带领下,图拉扬夫妇走过被星界投影和星光包裹的道路,奥杜尔的一切都让这两人啧啧称奇,在他们还在艾泽拉斯世界的那段时间里,他们可不知道,这个看似平静的世界之下,还隐藏着这样的存在...一座泰坦之城,这怎么也不像是艾泽拉斯应有的东西。

    “这是世界之下隐藏的真正秘密...迄今为止,能被邀请进入这座伟大城市的凡人,不会超过20位。”

    在拐入前厅深处的时候,土灵仆从们退下,抱着岩石书籍的管理者书记官,猫咪女王欧尔莉亚接替了引路的工作,这装饰一新的守护者以凡人姿态走在前方,她脚下跟着两头温顺的黑曜石猎豹,在恢复正常之后,这些猎豹的眼睛也从危险的深红色,变成了星光一样的淡蓝色。

    就像是真正的艺术品,而书记官本人则穿着天蓝色的外袍,除了石质的身体之外,她看上去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就连那眼眸的跳动,都是异常鲜活。

    欧尔莉亚静悄悄的行走在前方,图拉扬夫妇跟在她身后,人类将军突然开口问道,

    “这里的管理者,狄克先生,他是人类,还是和您一样的超凡生物呢?”

    这个问题让欧尔莉亚的脚步停止了一下,然后又再次向前,

    “守护者大人曾身为人类,但如今的他,要远比这世界上的任何生物都更加的高贵,他身体流淌的,是比凡人之血厚重千百倍的东西...但我不会否认,他的内在,其实更像是人类,而非我们这样的石像生物。”

    欧尔莉亚停在一道雕琢的异常精致的大门之前,她侧身站在一边,用那双洞悉一切的目光看着图拉扬夫妇,其中蕴含着一股深意,

    “但越是这样,却也越显得他的伟大...好了,我知道你们有很多问题,但现在是觐见的时候了,进去吧,来自异域的领袖,去面见这个世界最伟大的存在。”

    说完,欧尔莉亚的身体像是星光投影的消散一般,消失在了奥杜尔的走廊之中,悄无声息,就像是她从未出现过一样,连同她脚下的黑曜石猎豹也是一样。

    图拉扬和奥蕾莉亚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慎重,图拉扬伸手推开了大门,那道石门并不如他想象的那么沉重,实际上,他只是微微伸手,大门就向两侧分开,缓缓滑动,图拉扬和奥蕾莉亚走入其中。

    那是一片被星光笼罩之地,就像是千万世界的星光都汇聚于此,璀璨而绚丽,就像是一抹抹流动的星界光芒的铺垫,他们走入其中,那是一条星光走廊,两侧皆是黑暗,来自星空的黑暗,来自世界之外的光芒。

    在他们眼前,狄克背对着他们,正在对一台古怪的仪器敲敲打打,看上去并不像是一位伟大而尊崇的世界管理者,掌握着世界更迭权力的伟人。

    “哦,你们来了...欧尔莉亚是一位负责的,但文艺气息很浓烈的书记官和管理者,从她嘴里说出的话,往往都会带着...我的意思是,更浓厚的文艺气息,所以不要在意她的赞扬,我从人类的世界一路走来,你可以将我看作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图拉扬将军,还有奥蕾莉亚女士。”

    狄克转过身,他微微摊开手,两把椅子出现在了图拉扬和奥蕾莉亚身后,

    “请坐,在你到来之前,我和泽拉有过一次长谈,我对于你征战1000年的经历很好奇,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不妨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吧。”

    图拉扬看着狄克,他在观察他,这个人的态度和善,他的外表也并不出众,甚至在奥蕾莉亚看来,可以称得上“平庸”,但重要的不是这张脸,而是那双眼睛,那蕴藏着千万星光的双眼,那眼神里就像是包裹着整个世界的潮汐和这片星域,在和那双眼睛对视的时候,图拉扬甚至感觉到了窒息。

    这就够了,这就足以证明狄克的强大。

    而大概是觉得这种气氛并不太适合进行交谈,狄克的左手轻轻一挥,周围璀璨的星光都在这一课泯灭,不不不,不是泯灭,是黯淡,它们黯淡了下来,就如同接到了某种命令一样,那些光芒平和了下来。

    让这方空间恢复了最原本的状态,他们就像是站在蓝色的水幕上,那光幕平和的就像是一层最漂亮的水面,在狄克走过的地方,甚至带起了微微的涟漪,下方是更暗色的碧蓝,而头顶是稍微光亮一些的,用各种方式展示出的星空,让这里看上去不像是艾泽拉斯应该有的地方。

    倒像是隐藏在世界之下的,但又高于这个世界的更高级的存在。

    图拉扬坐在椅子上,他看到了狄克身后漂浮在空中的那剑型的水晶,似玉而非玉,被巨量的圣光融入其中,有种不透明的光泽。

    圣光之心,圣光之母...伟大的圣光军团的统帅者,泽拉。

    “不要担心,图拉扬...把你知道的都告诉他,他理应知道这一切。”

    于是图拉扬舒了口气,他看着狄克,后者靠在那台仪器上,似乎真的是对图拉扬的故事很好奇。

    “我...我去到阿古斯只是个意外。”

    图拉扬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在我已经有些混沌的记忆里,那时候我追踪塔隆·血魔一路赶到了影月谷的边缘,在那里,我和那个残忍的家伙展开了一场生死对抗,那是个残暴的疯子,在最后的时候,他甚至引爆了自我的存在,来试图杀死我,但就在那时候,我们周围的虚空却泛起了涟漪。”

    “就像是一个通道一样,将我笼罩在其中。”

    人类将军的表情变得微妙了起来,他似乎在回忆那种感觉,“就像是通过传送门一样,但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站在了阿古斯那被恶魔肆虐的大地上,我艰难的击杀了朝我攻击的恶魔,随便找了个方向前进,最后,在泽拉的声音的指引下,我加入了圣光军团。”

    “在最初的时候,要融入那些强大但又桀骜不驯的圣光勇士的群体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们当时正处于一种对杀戮恶魔的狂热里,我承认他们很强大,但他们似乎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没有一个清晰的想法,呃,我的意思是,计划!他们没有计划,而且在我看来,当时的他们就像是无头苍蝇和救火队员一样。”

    图拉扬抿了抿嘴唇,几乎是毫无保留的将自己的经历说了出来,这其中有泽拉的鼓舞,也有狄克的那种感知,是的,在进入这里之后,图拉扬夫妇很快就将狄克视为了老朋友,这不正常,但却是他们这些出身于艾泽拉斯世界的生灵最本能的行动。

    “他们穿梭于世界裂隙当中,哪里有恶魔,他们就去哪里,只是为了对抗而对抗,后来在泽拉的支持下,我成为了圣光军团的指挥官,我开始为圣光军团规划目标,战术方案,我们穿越世界裂隙去阻止恶魔入侵新的世界,有时候的成功,但更多时候,却只能竭尽全力的救助一部分幸存者。”

    说着话,图拉扬闭上了眼睛,

    “在我第一次跟随他们进入恶魔战场的时候,看到它们的凶残,看到它们的力量,我才意识到,兽人,那些我之前以为最疯狂的对手,在恶魔面前简直不值一提,它们才是这个宇宙最大的毒瘤和敌人。”

    “但每一次和那些恶魔战斗的时候,我的内心都会不由自主的涌出一个问题,我们真的能赢吗?圣光军团和燃烧军团几乎就不是一个等级的存在,我们竭尽全力做的事情,也许还比不上恶魔指挥官们的随手一挥。”

    “但感谢命运,在我最迷茫的时候,它将我的妻子送到了我身边。”

    图拉扬拉起了奥蕾莉亚的手,对狄克说,“还有你们,如果艾泽拉斯真的强大到可以进行跨星域远征的地步,那么我们完全可以联合起来,进攻军团,进攻阿古斯,是的,阿古斯只是燃烧军团在这片星域的大本营,但只要摧毁了它,在燃烧军团的援军到来之前,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收复那些被入侵的世界,整合我们的力量!”

    图拉扬站起身,双拳紧握,一种名为希望的火焰在他眼睛里燃烧。

    “等到它们再来的时候,我们就有了足够的力量,将它们从这个星域彻底驱逐出去,是的!我们可以做到!”

    “至于1000年...”

    图拉扬带着笑容挥了挥手,“那只是因为各个世界的时间流速不同,在频繁的穿越世界裂隙之后,很难说我有没有和恶魔们对抗1000年,但...我觉得应该有了,而且我感觉我现在就和精灵一样,在经历过这些漫长而诡异的事情之后,我对时间的感知越来越迟钝,我难以想象,这个世界竟然只是过去了11年...”

    “啪啪啪”

    狄克拍着手掌,满脸赞扬,

    “很不错,图拉扬将军,你是艾泽拉斯世界第一个能主动看到我们未来方向的人,你的1000年没有白费,实际上,我找你们来,就是为了谈一谈联合作战的事宜,但...在那之前,我有两个问题。”

    “第一...泽拉向你展示的,你笃信的命运...是错误的!”

    图拉扬的脸色在这一刻剧变,但来自泽拉那平静的感知,却告诉了他这句话是真的...还没等到图拉扬反应过来,狄克的目光又转向了奥蕾莉亚,

    “第二,我不知道你是否清楚,但你的妻子,风行者家族的族长,奥蕾莉亚...她有一些秘密在瞒着你,贸然和虚空接触不是一件好事,奥蕾莉亚女士,你的行为已经触犯到了最本质的平衡!”

    这下,奥蕾莉亚的表情也变得惊恐了起来。

    她最大的秘密,被揭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