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4.整军,备战(下)

24.整军,备战(下)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德拉诺破碎世界正在以一种缓慢的速度恢复繁荣。

    呃,我没有说错,尽管这个世界的核心已经死去了,但是在这片残骸之上,那些残留在这里,以及被强制留在这里的家伙们,开始动手在这片废墟上重新建立一个新世界。

    坦白说,德拉诺虽然贫瘠,但领土面积是艾泽拉斯的二分之一,比夏坎整个大陆还要更巨大,其中还有纳格兰草原这种极其适合居住的环境,只要愿意开发,这里也能成为一个繁荣的世界。

    而且从虚灵那里交易到的大型生态穹顶的技术已经分给了各个势力,大大小小的生态穹顶已经在德拉诺的土地上建立起来,不过这个世界各大王国的统治力可以忽略不计,它本质上更像是大大小小的战团组成的联邦。

    是的,伊利达雷和守护者们占据最高,以下则是一片物竞天择的黑暗丛林,所以从1年前的入侵战争结束之后,就有很多不甘寂寞的家伙主动进入德拉诺,从事走私,掠夺工作以及发动小规模的战争。

    这是个混乱的世界,但对于某些人来说,这里简直就和天堂一样美好,还有些得到了特殊许可的家伙,已经将贸易的触角伸到了遥远的夏坎,比如绿皮地精们,热砂财团和藏宝海湾的商站已经在夏坎的大陆上建立起来了。

    财帛动人心,商人们永远是感知最敏锐的一帮人,他们比统治者更愿意接受新的知识和新的时代,他们会为了金钱拥抱一切。

    这个被设定为艾泽拉斯前线战场的世界,在一种畸形的繁荣中越来越昌盛,沙塔斯城的居住区已经供不应求,每日市场里喧哗的叫喊声甚至让纳鲁阿达尔都有些不胜其烦。

    但和其他很多地方一样,有正常人的地方,总是少不了疯子。

    沙塔斯城外,当初在耐奥祖撕碎大地的时候,这里的大地因为被汲取了太多生命而变得沙漠化,到处都是那一场灾难里残存的白骨,这里被称为白骨荒野,在繁盛的泰罗卡森林之外,这里是生命的禁区。

    不过除了本地土著之外,很少有人知道,其实在白骨荒野最深处,还有一座当初德莱尼人们留下的辉煌宫殿,奥金顿,亡灵之城。

    据说那曾是德莱尼人最辉煌的城市之一,但是在兽人开始屠杀德拉诺的世界,这里就被攻破过一次,然后兽人中的疯子,暗影议会的术士们在这里召唤了一个他们无法控制的强大元素生物,据说是来自天空之墙的风元素领主。

    音速风暴-摩摩尔,这个强大的家伙不愿意屈服于召唤者,在战斗中它不惜引爆了自身的能量,彻底摧毁了整个奥金顿,将留在这里的难民全部杀死,但他们的灵魂还盘踞在这片充满了苦难的大地上。

    任何脑子正常的人都不会愿意接近这里,据说即便是站在白骨荒野当中,都能听到从奥金顿里传来的灵魂的哭泣声,但总有些人不在乎这里,或者说,他们享受这种糟糕的环境。

    如果有本地老居民来奥金顿看一眼,他们就会发现,这座已经被毁掉了大半的德莱尼城市废墟已经开始了重建,一些穿着黑色和暗红色长袍兜帽的家伙们在四层废墟当中来回忙碌着,他们并没有修复这座城市的外表,而是以这些坚固的废墟作为支撑。

    他们在布置大型生态穹顶需要的能量发生器。

    是的,从他们穿着的长袍胸口的那个凶狠的战锤,就能看出来,这些家伙是暮光之锤,在艾泽拉斯人人喊打的邪教,但即便是邪教徒,也是需要一个差不多的生存环境的,虽然他们高喊着混沌至高,但让他们居住在地狱里,他们也不会愿意。

    对于大部分暮光之锤的邪教徒来说,混乱的德拉诺世界是最适合他们生存的,在这里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破坏,毁灭,崇拜那扭曲的信仰,没有人会管他们,也没有人会干涉他们的“信仰自由”。

    普通教徒在四层废墟当中被严格的划分了居住,学习,朝拜以及活动的区域,对于大法师出身的克尔苏加德来说,这种规划是基本功,而高阶教徒则被允许居住在城市下方,保存完好的地下宫殿里,那里也存放着暮光之锤的禁忌知识。

    他们管那里叫“暗影大厅”,一个非常恰当的名字。

    像这样的地下宫殿这里有四个,除了暗影大厅之外,其余的被亡灵,鸦人和虚灵占据着,但是在主宰驱使着无敌的螳螂妖大军横扫过之后,剩下的三个也最终落到了邪教徒手里,对于那些被干掉的蠢货们留下的知识,不管是卡拉克西议会还是主宰本人,都非常有兴趣。

    但现在,他们却集中在暗影大厅最深处的议事厅,在讨论着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先生们,智者们,统帅们。”

    换回了自己在达拉然经常穿的黑色长袍的克尔苏加德抱着自己的宝贝猫,一边抚摸着它的脑袋,一边说,

    “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搭建起生态穹顶,比格沃斯先生非常讨厌这里的环境,这里的环境也不适合我的宝贝生存...当然还有卡拉克西维斯的幼崽们,它们也需要一个良好的环境生长。”

    克尔苏加德扭头看向站在一边的大长老卡拉克西瓦·伊克,这位卡拉克西维斯最睿智的长者,主宰问到,

    “长老先生,你们移植的凯帕圣树生长的如何?”

    伊克活动了一下他那恐怖的虫脑,发出了一阵嗡嗡声,“很好...虚灵们留下的那些装置,能够汇聚大量的能量,这种能量经过虫晶石的改造,能供给圣树非常棒的生长环境,这里很适合我们的生存,除了猎物...猎物太少了。”

    “没关系!”

    克尔苏加德打了个响指,“我们很快就有足够的猎物了。”

    说完,他伸手拿起了桌子上放着的一封信,递给了长老,然后看向那些恭敬的站在他身前的暮光之锤的各个派系的统治者,他敲了敲桌子,

    “各位,你们怎么内斗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我管不着,我也不想管,但是在这个糟糕的世界,我们得抱团才能活下去,我希望你们记住这一点,而且我刚刚得到了消息,有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放在我们眼前。”

    大法师的声音猛地高亢了起来,

    “瞧瞧你们的样子,一群蠢货,为了一点点蝇头小利就彼此争斗不朽,就像是为了一根骨头就互相撕咬的野狗!我从没想过,我接手的会是这样一个糟糕的团体,就算是艾泽拉斯最垃圾的法师组织,也要比你们好上一万倍!”

    他用最恶毒的语言辱骂着,但站在他前方的四个性别不同,种族不同的家伙并不意外,主宰的精神稍微有点问题,这一点大家都知道,而且在主宰的带领下,他们已经在德拉诺巩固了自己的势力,就像是有了自己的王国,这一点已经证明了主宰的能力。

    再加上服从于主宰的那些恐怖的螳螂妖,没有人在主宰的辱骂中有任何一丝不满,而且他们知道,这种辱骂一般都是真正大事件的开端,所以所有人都打起了精神。

    克尔苏加德就那么狂暴的骂了两分钟,然后猛然间恢复了理智,他用一种诡异的让人毛骨悚然的柔和目光看着眼前的众人,

    “你们真的想要在这个该死的,辣鸡的,任何东西都没有的糟糕世界里当个土霸王吗?不不不...我不会那么想,各位,一个白骨荒野就让你们满足了吗?我的理想可是很远大的,虽然艾泽拉斯回不去了,但是我完全可以给我找一个新的家...一颗新的星球!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

    “像夏坎那样的...由我们控制,我们主宰,我们统治一切的,一颗星球,你们来当邪教徒总不是为了真正的侍奉于一个又疯狂又嗜血,脾气糟糕还喜怒无常的邪神的吧?”

    克尔苏加德那双稍微有点绽放紫色光芒的双眼扫过每个人的眼睛,他从这些家伙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野心,一丝激动,一丝向往,还有一丝踟蹰。

    他满意的点了点头,就是这样,恶棍之间的谈话就要露骨一些。

    “我知道你们想要什么,你们也知道我想要什么...暮光之锤,这个恶心的名字就让他成为过去吧,把那些真正想要世界毁灭的疯子都给我清除出去,把他们杀掉,让他们去见他们的邪神,剩下的我们...我们将拥有一切!”

    克尔苏加德站起身,一手抱着猫,另一只手向外张开,他充满感情的引诱到,

    “让我们麾下的蠢货们做好战争的准备,是的,阿古斯...阿古斯没有任何价值,但这是一次试金石,明白吗?我们付出一些蠢货的性命,然后拿到通往星域之间的船票,啊,等我们有了自己的飞船...想想吧,抬头看看星空吧,伙计们,你们看到了什么?”

    “那是一个猎场,只要你带着弓箭,只要你还能拉开弓箭,你就不会空手而回,我们想要的一切都在那里...去吧,让暮光之锤改头换面,嗯,我们得想个新名字...”

    克尔苏加德揉着下巴走了几步,最后烦躁的一甩手,

    “就叫暮光之锤吧,只是个名字而已,见鬼!你们还杵在这干什么?”

    “呃,主宰,只是最近那群不愿意服从奥格瑞拉统帅的血槌食人魔占领了白骨荒野边缘的一块地区...我们是把它们送回去,还是?”

    一个高大的兽人恭敬中带着一丝畏惧的问到,结果这个问题点燃了克尔苏加德的怒火,

    “见鬼!看看我麾下都是一群什么样的蠢货,送回去?为什么要送回去?奥格瑞拉的食人魔给你钱了吗?见鬼,把它们杀了,灵魂抽出来做水晶,然后去和守夜人做交易,多换点东西回来,你的脑子里都是肌肉吗?下次再用这种问题来问我...我就把你拖去喂螳螂妖的幼崽!”

    大法师狠狠的拍了拍桌子,

    “都给我滚!做不好事情就别来见我!”

    各个派系的统治者们恭恭敬敬的退出了议事厅,但刚刚还暴怒的克尔苏加德,却一脸平静的坐回了椅子上,他将睡着的比格沃斯先生抱在怀里,然后低声对看完了那封信的螳螂妖长老说,

    “伊克长老,你觉得狄克做这么多,是为了什么?他本不必要召集我们的...我们也算不上友好势力,但我却得到了这封信,还有其他人,我相信,外域的几大战团都得到了同样的邀请。”

    “嘶嘶...”

    螳螂妖伊克发出了一阵低微的嗡鸣声,然后才说,“以我的智慧,我只能得出一个结论,那位管理者...他想要用这次战争,将整个世界,是的,艾泽拉斯,整个艾泽拉斯带入新的时代,一个与群星共舞,与星光争夺土地的时代。”

    “至于敌我之别,主宰者,哪怕拥有了主宰的心,你却还是站在人类的角度上思考问题...对于卡拉克西而言,所有的人类都是猎物,当然,那是曾经了,但是你觉得在我们眼里,你是人类和兽人有区别吗?你是联盟或者部落有区别吗?”

    克尔苏加德猛地点了点头,

    “是了!对于夏坎人来说,我们是被流放的混蛋,还是艾泽拉斯的高官都没有区别,我们来自艾泽拉斯,这就足够了...是了,怪不得我每次都落后他一步,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的眼光最少比我高出一个等级。”

    “那么,长老,你们会参战吗?”

    “嘶嘶...为什么不呢?你们想要一个名为暮光之锤的世界,我们也想要一个名为卡拉克西的世界,艾泽拉斯...太小了,它小到无法容纳螳螂妖梦想中的国度,但另一个世界,一整个世界...足够了!是的,为什么不呢?”

    克尔苏加德和克拉克西瓦·伊克同时笑了起来,他们的笑声低沉而阴霾,在他们身后,是一整块寒冷的冰封之地,那一整块寒冰里,曾经毁掉了整个奥金顿的元素领主摩摩尔,正以一个怒吼的姿势被冰封在其中。

    那是主宰力量的证明...也是他野心的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