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26.失败的猎杀

26.失败的猎杀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距离开战还有一段时间,但战争其实已经开始了。

    不过和其他文明的战争相同,在最初期的时候,总是以另一种形式的交战展开的。

    节点亲王哈拉迈德最近挺忙的,星界财团被允许加入对夏坎的交易当中,虽然要遵循艾泽拉斯-夏坎的交易准则,但对于财团本身来说,任何一个文明星球的商业,都会得到应有的价值体现,是的,智慧生命制造的任何物品都不会价值归零,这是遥远的某个星域里,一个真正的商业大佬说过的话。

    哈拉迈德觉得非常有道理。

    但是得到一些,就得付出一些,这个道理哈拉迈德同样很清楚,不过这一次的交易他需要付出的是一些违禁品,威力强大,而且极其致命,好在,他不需要亲自操作这些玩意。

    而且它们已经被送出去了,据说是送往那个叫阿古斯的世界,虚灵知道,艾泽拉斯即将开始一场远征,但作为一名已经押了宝的商人,他自然希望艾泽拉斯获胜,当然,他们输了,他也没有太大的损失。

    “希望那些家伙能妥善运用它们...哎,战争啊,我讨厌战争。”

    节点亲王感慨了一下,就动身前往了下一个星域,他很忙,而赚钱的乐趣,是他化为能量生物之后,唯一还能享受到的,不多的趣味了。

    阿古斯世界,安托兰废土,乔拉齐公爵在暗影中缓慢的行走着,周围几乎遍布着燃烧军团的精锐军团,只要一个失误,他就会被从暗影中揪出来,在这种数量的恶魔面前,他没有任何逃生的机会。

    作为黑暗世界的大佬,乔拉齐公爵本不用参加这次亡命的渗透行动,他的命很值钱,而且在艾泽拉斯世界,他已经成为了一种象征,他有着无数刺客梦寐以求的地位和权势,但他还是来了,发疯一样的来到了这个距离艾泽拉斯鬼知道有多远的世界,进行一场随时可能丧命的漫长侦查。

    至于他来到这里的原因,除了有奥杜尔的大人物的亲自邀请之外,更多的,大概是对于某种更恐怖生物的恐惧,是的,乔拉齐参加过恶魔战争,他很清楚一旦燃烧军团倾巢来攻,以现在的艾泽拉斯是绝对抵抗不住的。

    身为最顶级的刺客,乔拉齐的心里已经没有了正义的概念,但他知道一点,世界毁灭了,他也活不下来,而且他很清楚,一名真正的刺客内心不能有恐惧,那会彻底摧毁他,所以他来了,他要在这里战胜自我,还有在必要的时候,拉那个世界一把。

    那毕竟是自己的故乡。

    但直到真正开始了渗透,乔拉齐才知道这有多么凶险,他们在这里活动了2个月,原本一起过来的232人已经死伤了三分之一,恶魔们不好对付,哪怕是艾泽拉斯最强大的刺客们,稍有不慎也会葬身在这片罪恶的土地上。

    这让乔拉齐想起了自己当初刚刚进入这一行时候的情景,那时候的他很弱小,需要一天警惕24个小时才能勉强活下来,就像是在刀锋上跳舞一样,最初时还有些不太适应,但是在真正适应了这种生死就在一瞬间的感觉之后,乔拉齐身体里那种沉寂的刺客之血被唤醒了。

    他甚至感觉自己重新变得年轻,在一次次暗杀那些恶魔督军的行动里,当他手里的匕首和短剑划过那些强大恶魔的血管,看着它们在自己精心布置的陷阱里挣扎哀嚎,那种带着微微腐蚀性的血液溅到身体上的刺痛。

    是的...他喜欢这种感觉,这才是一个刺客真正该过的生活,而不是人模狗样的待在拉文霍德庄园里,享受着来自那些弱者的朝拜,刺客就应该生活在暗影里,收割生命,挥舞死亡来追求内心的宁静!

    “这倒是不怎么糟糕了。”

    乔拉齐咕哝了一句,贴着墙壁走入了眼前这个大型恶魔营地最中央的房间里,一头强大的末日领主正在巡视它的营地,刺客公爵嘿嘿一笑,从储物指环里取出了一块水晶一样的炸弹,有些笨拙的在那水晶表面划了几笔,然后将它贴在了房间的角落里。

    设定好时间,等到那个行踪已经被摸清楚的傻大个回来的时候,这来自星界财团的小玩意,就会把它和四分之一个营地一起送上天。

    他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但每一次看到那营地里腾起的巨型火焰风暴,感受着那些丑陋生命的终结,他都会有一种源自心底的满足,这TM才是一个刺客该干的事情!

    5分钟之后,乔拉齐站在营地之外的一座隐蔽的山坡上,在心里默数着时间的消弭,他手里拿着一架望远镜,仔细的观察着远处的营地,嘴里喃喃自语。

    “黑暗中的利剑,梦呓中的毁灭...向伟大的乔拉齐致敬吧,蠢货们!”

    “轰!”

    刺客公爵的话音刚落,一道深红色的火焰风暴就从营地的最中央爆发开来,那冲天而起的火柱和烈焰几乎撕碎了小半个天空,地面的震动就像是真正的大地震一样,就连乔拉齐隐蔽的地方都被撕开,阿古斯的大地并不比德莱诺更坚硬,而那种水晶的说明书上也说的很清楚。

    那玩意是对星舰用的爆破装置,除非特殊情况,不能被用在生态星球内部,它有很大的几率引发一场直达地底的地层破裂和震动。

    但...谁在乎呢?

    “这里是阿古斯...敌国的领土,谁在乎呢。”

    乔拉齐满意的收起望远镜,在源源不断的震动稍有些缓解的时候,重新进入阴影,打算悄无声息的离开,但就在这一刻!

    “砰”

    刺客公爵的腹部爆开了一团火花,他已经遁入暗影的整个身体都被直接从暗影中砸了出来,就像是被一只看不到的拳头轰飞了一样,如果不是有奥杜尔配发的,混杂着星舰用装甲的皮甲的阻挡,这一击足以将他的身体彻底撕碎!

    不过现在还没好到哪里去...

    乔拉齐狼狈的在地上滚了好几圈,这才捂着几乎裂开了一个开放性伤口的腹部站了起来,阴影的力量遮蔽在他身体之外,他的左手里提着一把金色的短剑,狰狞而厚重,看上去不太像是刺客们会使用的玩意。

    这拥有龙形装饰的单手剑名为“拉文凯斯的遗产”,据说是上古之战时,第一个站起来反抗恶魔的精灵领主拉文凯斯的随身兵刃,真正的宝物,距离传奇武器,也只有一步之遥,完全配得上乔拉齐的身份。

    就连最强大的恶魔的皮肤,也挡不住这利刃的斩击。

    不过现在,刺客公爵显然遇到了对手,他的身影被活跃的暗影能量迅速包裹,看上去就像是一道飘摇不定的影子,而在他前方200米的位置上,一个棕色的,4米高的家伙就像是变魔术一样,从空无一物的空气里缓缓走出。

    不是潜行!

    乔拉齐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没有暗影能量的波动,眼前这家伙肯定是用了某种特殊的方法实现了他的气息遮断。

    这家伙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人类,但他棕色的皮肤和蹄子一样的双脚却暴露了他的身份,这也是一个恶魔,但却不是乔拉齐见过的恶魔种类,他穿着灰色金属制作的盔甲,腰间缠着棕色的皮带,上面装满了闪光的大个头子弹,每一颗都有婴儿的手臂那么粗,在腰带之外还用绳子缠着三颗椭圆形的小玩意,就像是石头,但乔拉齐从那上面感受到了强烈的威胁。

    他穿着深红色的战袍和连体兜帽,兜帽下方只露出一双眼睛,闪闪发亮,显然是佩戴着某种特殊的装备,类似于眼镜,而最引人注目的,是他胸口斜缠着的棕色皮带,那上面固定着三颗满是墨绿色尖刺的虚空炸弹。

    他强壮有力的左手里提着一把怪模怪样的枪械,巨大的,充满了科技感的,灰色的枪械,刚才袭击乔拉齐的,就是这把杀人利器,而在他背后,还捆着三只灰色的投枪,在枪尖的位置上,不断跳动着细碎的火花和震动的雷电。

    他走到乔拉齐前方100米的位置上,空着的一只手臂抬起,上面似乎跳动着某些数据,他看了一眼,又看了看乔拉齐,然后用低沉的恶魔语说,

    “第27个老鼠...你们还真是难缠,古怪的暗影潜行,高超的杀人术,但这更有意思不是吗?这比我之前猎杀的那些软蛋更有意思。”

    乔拉齐只能听懂简单的恶魔语,但这不妨碍他理解眼前这个浑身上下都透露出危险气息的家伙的意思,

    “你是谁!我们之前损失的人手,都是你干掉的?”

    一个精明的猎人并不应该和猎物透露太多信息,但眼前这家伙似乎笃定乔拉齐逃不出他的手心,他呵呵一笑,那丑陋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残忍的骄傲。

    “当然是我!除了我,还有谁能把你们从暗影里揪出来?你们是好猎手,但我更强!”

    “我叫伊墨纳尔,一名赏金猎人,它们雇用我来除掉远征里的那些难缠的家伙,它们还给了我另一个名字...猎魂者,你会是个好猎物的,我从你身上嗅到了鲜血和死亡的味道,你是你们当中最强的那个吗?”

    乔拉齐的身体在这一刻飞快的向外漂移,几乎是同一时间,一把锋利的投矛从他刚才站立的空气中刺了出来,而眼前那个还说话的伊墨纳尔的身体则在这一刻以扭曲数据的形式消失在原地。

    这个残忍而精明的家伙,之前和乔拉齐交谈的只是个投影,真正的他一直隐藏在空气里。

    “唰”

    “砰”

    乔拉齐单手挥舞着单手剑和那投矛碰撞了一刻,然后被那投矛上附带的强烈震动弄得身形踉跄,紧接着又是一把长矛刺向了他的身体,受伤的刺客公爵躲不开这一击,他双眼里闪过了一丝果决。

    他的身影在这一刻和暗影完全融合,然后飞速窜出了十四道人影,以不同的姿势,不同的方向攻向从空气中跳出来的猎魂者,十四次攻击,在同一时刻完成,理论上,这一招能同时杀死14个对手,刺客的无上绝技-杀戮盛宴。

    但...

    “当当当当当”

    如雨打芭蕉一样的武器碰撞声在这隐蔽的山坡上响起,代表着这一次致命攻击的失败,伊墨纳尔双手挥舞着两把震级之枪,就像是挥舞着两团跳动的风暴,将大部分攻击的影子全部击散,但仍然有3次攻击落在了他身上。

    猎魂者低头看着自己双臂上被刺出的深可见骨的伤口,那伤口呈墨绿色,显然是涂抹了致命的毒素,他狞笑着后退了一步,收回长枪,从腰带上摸出一颗水晶,折断,然后将断茬刺入了胸口。

    这种古怪的治疗方式让毒素快速被祛除,猎魂者将震级之枪背回身后,双手提着那把厚重的充满了科技感的枪械,看着已经在阴影中逃出老远的乔拉齐,他深处分叉的,蛇一样的舌头,舔了舔嘴唇。

    在特殊的视界中,暗影里的乔拉齐流下的血液是那么的显眼。

    “呵呵,逃吧,逃吧...越难缠的家伙,猎杀起来才越让我激动...逃吧!我会把你们一个接一个的揪出来...”

    猎魂者阴冷的笑声伴随着他的身体重新进入了那种特殊的隐匿状态,他的手腕上缠绕着一串骨质念珠,那是用一个个经过秘法处理的头颅串起来的残忍饰品,不多不少,正好27个。

    乔拉齐...他会是第28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