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36.钢铁的艾泽拉斯(上)--为☆堕落の天使兄弟加更

36.钢铁的艾泽拉斯(上)--为☆堕落の天使兄弟加更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德拉诺,虚空风暴,法兰伦废土训练场。

    这里是在燃烧军团对德拉诺的袭击失败后,由各大势力联合起来修建的大型训练场,和伊利达雷在影月谷的训练场目的不同,这个完全没有被生态穹顶包围起来的地方,训练的科目只有一样。

    星域作战!

    换个普通的说法,就是模拟宇宙环境的训练站,每个国家,每个势力在这座足有一个行省大小的训练场里,都有属于自己的训练区,尤其是在奥杜尔决定在阿古斯战后,将突击星舰图纸交易给各个国家的消息传来之后,这里几乎人满为患。

    8日战争的阴影在艾泽拉斯已经散去,长久的和平终于有了一丝即将到来的征兆,而且艾泽拉斯内部的领土已经划分完毕,在未来至少2代人的时间里,各国都会忙于恢复国力,可以预见的是,从兽人战争开始到现在,长达20多年的混乱期已经结束,新的年代到来了。

    在这个节骨眼上,夏坎文明的出现让还很年轻的艾泽拉斯意识到了一点:在茫茫星域之间,绝对不只有他们,这就相当于一扇大门在所有人面前被推开,大门外的景色他们从未见过,而不是每一个文明都和夏坎一样友善,处于自保以及拓张的目的,第一批星际殖民的鼓吹者已经在民间出现了。

    狄克并没有将奥杜尔远征阿古斯的消息隐瞒,现在整个世界稍有些分量的人,都知道压在他们头顶上的“神灵”们正在遥远的世界为他们而战,这其中自然少不了一些目光短浅的愚昧者,认为他们终于获得了自由,更险恶一些的,还会觉得他们死在那个不知名的世界里更好。

    神灵的存在总会让一些人惶恐,尤其是天生自带被迫害妄想症的那些人,他们总觉得世界该是他们的,而不是一群实力强大到挥挥手指就可以消灭一切的高高在上者,即便是没有神灵,他们也会去惶恐国王,惶恐酋长,除非让他们也进入那个特权阶级为止。

    有人喜欢金钱,有人喜欢美女,有人喜欢和平,就同样有人喜欢看世界燃烧。

    短生种的劣根性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不过好在,阿古斯远征是早就通过决议的,而且狄克放佛先知先觉的预测到了这些必然会出现的涌动暗流,所以这一次的远征士兵大多数都是由钢铁军团和伊利达雷承担,他只是从各个国家抽调了一批指挥官,来作为钢铁军团的指挥者。

    早在进攻奥杜尔的那一战里,勇猛无比的钢铁士兵搭配有经验的指挥者的组合威力就已经展现出来,绝对不只是1+1=2,而换句话说,狄克根本就不在乎凡人世界的那些可悲的被迫害妄想者掀起的暗流,说到底,他带着守护者和英雄们在阿古斯拼命,也不是为了那些只会惹人厌恶的小丑们。

    那是他和这个世界的约定,那是他和他盟友的战争,他们是为了某种更高的目标选择的自我牺牲,从来都不是为了那些蠢货们。

    “地狱伞兵第11战队第27次训练开始!”

    伴随着安度因铿锵的声音,传送门的光芒在完成了整队的20个身穿突击盔甲的战士眼前打开,听到从传送门里传来的各种恶鬼一样的嚎叫,站在第二排的7个新兵战士忍不住握紧了手里的钢铁枪械,他们急促的呼吸在通讯频道里显得异常明显。

    “施密特,阿尔冯德,刘易斯,坚定你们的意志,这些恶魔是被打怕的,混蛋,它们连你的皮肤都抓不破!”

    安度因冷漠的声音在几个新兵耳边响起,他们立刻收敛了心智,倒不只是因为安度因的身份特殊,而是因为这位王储从儿时就几乎开始战场生涯,他甚至带队参加了当年艾泽拉斯对外星世界的第一次远征。

    和他相比,这里的战士们都是妥妥的菜鸟,军队中就没有那些贵族的坏毛病,谁强,谁就是老大,而在暴风城的登陆训练场里,安度因·乌瑞恩就是货真价实的老大,他的战绩比他的姓氏,比他身体里流的血,更让人肃然起敬。

    “做好准备!敌人出现了!”

    在第一头恶魔卫士从传送门里出现的时候,安度因就扣住了手里的重型枪械的扳机,那动力十足的金属子弹从枪膛里射出来,精准的将那头还有些晕头转向的恶魔卫士的身体撕开。

    然后就是整整200名各式各样的恶魔从三道大型传送门里窜了出来,它们是那一战的俘虏,一直被关押到现在,早已经被折磨的快疯狂了,它们赤红着眼睛,挥舞着各种武器,更多的是自己的爪子,它们想要把眼前这20个怪模怪样的钢铁疙瘩撕成碎片!

    “全队!防御阵型!开火!”

    “砰砰砰砰”

    金属子弹带起的钢铁风暴让第一排恶魔就像是齐刷刷的撞上了一层空气墙一样,它们的身体在最新式的高爆火药推动的特大号子弹的撞击和撕裂下几乎没有一具完整,但仅仅是这样的屠杀还打不垮恶魔,它们前赴后继的向着交叉喷涂活力的突击战甲战队涌动,就像是一群渴望血肉的怪胎。

    安度因还是驾驶着自己特质的突击战甲,死死的挡在战队的最前方,在经历过太多战争之后,这种毫无难度的屠杀已经无法让眼前这个17岁的年轻人内心泛动波澜了,他可是面对过比这些恶魔更难缠的对手。

    而在一个个邪恶生命被收割的过程里,王子在思考另一个问题。

    他的导师,艾泽拉斯的世界管理者狄克,带着奥杜尔的英雄们前往阿古斯已经快1个月了,没有消息传回来,这让他有些担忧,在当年进入夏坎的时候,安度因见识过真正的恶魔集群的攻击,那是成千上万的恐怖生物朝他们扑过来的可怕场景。

    而狄克要面对的,那可是一整个恶魔大本营的反击,他们要承受的压力安度因几乎无法想象,而他们却只有不到2W人。

    “简直就是送死!”

    安度因喃喃自语,但在内心最深处,他对于狄克的尊敬却有增无减,他知道,他的导师就是那么一个人,在当年他还不是那么强大的时候,就敢于孤身带队面对凡人无法抵抗的古神,他就是那种会将所有压力都抗在自己肩膀上的人。

    命运给他安排的道路让人想一想就觉得心神激荡,但唯有安度因这样和狄克亲近的凡人,才会知道狄克的肩膀上到底承受着怎么样的压力。

    他是在用自己势力的消耗,为整个艾泽拉斯争取时间!他从没有试图做一个孤胆英雄,哪怕成为世界管理者之后,他也没有放弃过团结身边的所有力量。

    面对阿古斯的倾巢来攻,他还是将决定战争胜负的权力,亲手交到了他所守护的世界手里,但他…狄克唯一的弟子,在明知道自己的导师在和死亡硬碰硬的时候,却只能带着一帮新兵在这里做着见鬼的“实战训练”!

    “真TM见鬼!”

    安度因骂了一句非常不符合他身份的粗话,将最后一颗子弹射在那头飞在天空中,朝他扑下来的魔蝠的心脏里,在那腐蚀性的血肉洒下来的那一刻,王子转身看了看,剩下的100多名恶魔已经将他们包围了。

    他将手里的枪械狠狠的朝着眼前的恶魔卫士砸了过去,然后反手从背后的武器悬挂系统上抽出了一把突击用重型锯链剑,将能量法阵激活,那残忍的武器双刃上快速旋转的锯链转动起来,就像是一把从地狱里捡起来的武器。

    “给我滚开!”

    王子被心中的那种憋屈和担忧的双重压力压迫着,如同一个狂战士一样,挥舞着锯链剑就朝着外围的恶魔们冲了上去,重剑横扫,一头破坏魔用手里的攻城锤试图阻挡,但钢铁打造的战锤锤柄,和锯链摩擦打出的火花让安度因脸上的杀气一闪,提起左腿,在液压系统的帮助下,以自身10倍的力量踹在了这头恶魔的腹部,在它踉跄后退的那一刻,黑色的,闪耀着蓝色花纹的锯链战剑在这凶狠的恶魔脖子上一闪而逝。

    丑陋的头颅像是足球一样砸在了他背后那些突击队员的脚下,而王子殿下根本没有理会倒下的对手,操纵着发狂一样的突击战甲,已经冲出去20多米远了。

    “简直就像是战神一样!”

    这是当初瓦里安王亲眼见过地狱伞兵的战争模式之后,发出的感慨,这种可怕的战斗武器如果出现在艾泽拉斯的战场上,最少需要30名娴熟的骑士才能对抗,而如果面对的是安度因这样的战甲老兵,只要被他占据先手,恐怕一整个联军的骑士都无法留下他。

    最要命的是,这种来自奥杜尔的战争武器并不需要操纵者本身多么强大,理论上来说,哪怕是一个12岁的孩子,都能操纵它杀入恶魔们的阵地或者守卫森严的皇宫中,因此,这种战甲是严禁在艾泽拉斯本土出现的,但是每个势力却都向奥杜尔购买了不等数量的战甲,用于未来会到来的星际殖民。

    据说在阿古斯战役结束之后,这种战甲的制作技术,也会被开放给文明世界的势力,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好消息。

    “噗”

    安度因蛮横的将最后一头试图遁入阴影的魅魔从空间里抓了出来,灼热的金色圣光在战甲的钢铁手指之间涌动,王子的这台特质的战甲是经过改造的,只要他愿意,是可以通过战甲释放出圣骑士的力量,会被增幅,但能量的消耗会变大,只能用于关键时刻。

    看着那娇小的魅魔在五根钢铁手指和那涌动的圣光中惨叫着化为一具被烧焦的尸体,安度因这才感觉到内心的那种烦闷稍稍减弱了一些,他舒了一口气,双手离开了战甲的操纵系统,几秒钟之后,战甲顶部的特质舷窗打开,身穿金色的连体战斗服的安度因,提着自己的剑盾从战甲里站起,不需要地勤人员的帮助,从那5米高的战甲上一跃而下。

    这是第一批突击队员们养成的习惯,他们时刻预备着在战甲出现问题之后,用手里的剑盾和恶魔们拼个你死我活,或者是为自己赢得一个体面而荣耀的死亡,不仅仅是安度因会这么做,就连兽人那边的加尔鲁什督军据说也保留着这个习惯。

    王子的胳膊下方抱着自己的作战头盔,他站在原地,这里的空气绝对不好受,满是恶魔尸体散发出的恶心味道,地狱伞兵从来都不是防御部队,在夏坎,安度因他们曾被那些恐惧的当地人称为“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钢之恶鬼”,就是因为他们所到之处,都会变成一片血腥地狱。

    队员们都是从风暴王国各个部队选出来的老兵,没人会恐惧这幅场面,大家的训练成果都很棒,不过伴随着王室的书记官带来的2个消息,王子的脸色却变得阴晴不定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