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37.钢铁的艾泽拉斯(中)---为焚火烧骨兄弟加更

37.钢铁的艾泽拉斯(中)---为焚火烧骨兄弟加更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我讨厌这种聚会…有这时间还不如去杀几个恶魔活动活动手脚。”

    加尔鲁什从手里的果盘里取出几个干果,扔在嘴里一边嚼着,一边对坐在他身边的贝恩抱怨着,“阿古斯那边一群英雄打的热火朝天,我们却在这里应付这些新人,真让人扫兴。”

    战歌酋长说的是第二批派驻到德拉诺世界的艾泽拉斯指挥官们,相比第一批来学习星域作战的将军和元帅,第二批随军指挥官的数量就多了太多了,来自各个种族各个势力的700名低级指挥官目前齐聚在虚空风暴的训练场里,他们将由这里的军官们负责训练。

    至于中级指挥官则被送到了影月谷,在那里接受来自图拉扬将军的亲自教导,据说法师们在那里用虚灵们传授的新知识,建立了一个特殊的“学习大厅”,时间流速被减缓到了2:1,也就是说,这些在阿古斯战争中会担任地面指挥官的人,将拥有60天的学习时间,这个待遇可是这些低级军官没办法享受的。

    加尔鲁什吐槽的原因就在这里,他们这些远征过夏坎的战斗人员虽然星域作战经验也是稀烂,但矮子里拔将军,却也拔到了他们,他们好歹是参加过夏坎战役的老兵,在星星之间飞行过,见识过更广阔的风景,而且好在低级指挥官在阿古斯战争也不需要懂得太多。

    总结一下,他们只需要告诉麾下的钢铁士兵,去哪里,杀多少,然后完成上级的战斗指示就可以了,这其实和艾泽拉斯的战争没什么区别,唯一要学习的就是星舰作战条例和各种不能在艾泽拉斯使用的新型武器而已。

    所有人都知道时间不够,但艾泽拉斯最尊贵的那些人已经在地狱里战斗了一个月,他们如果再拖拖拉拉,就真的有些不像样子了,要知道,狄克走了不代表他们就可以放肆了,艾泽拉斯可还有一个星球意志存在呢。

    谁敢惹艾露恩生气?那可是分分钟灭国的节奏啊。

    “我说,你这家伙居然还没死…听说上个月训练的时候,你的穿梭机差点撞在地面上,你可真是命大。”

    一个不客气的声音从加尔鲁什身后传来,兽人督军却没有多么愤怒,他连头都没回,伸出一根手指甩了甩,

    “乌瑞恩家的小狮子,口舌之利有什么意思,别忘了,上次我们在夏坎的赌约,你可还没履行呢。”

    一生戎装的安度因难得的窘迫了一次,是的,夏坎战役的时候,同为突击队员的他们两打了个赌,看谁带领的小队杀的恶魔更多,结果在战争结束的时候,加尔鲁什一方获胜,尽管差的并不多,但输了就是输了。

    对于他们这种层次的人物来说,还不至于会否认战果,但也别指望这两个本身就有血仇的家伙能给对方好脸了。

    安度因和加尔鲁什的关系很特殊,不算朋友,但在外域作战的时候,也不会将彼此的仇恨拉出来做一些无谓的清算,瓦里安和萨尔这一代统治者有种特殊的默契,他们似乎打算将仇恨留在他们这一代,对于加尔鲁什和安度因,他们倒是没有灌输太多的仇杀思想。

    艾泽拉斯注定是要走入星空的,在夏坎的时候,军人们就感受到了这一点,当他们飞行到足够遥远的世界之外的时候,艾泽拉斯内部的一切仇恨,都变得不值一提了。

    安度因和贝恩的关系非常不错,他们在前些年就是好朋友了,高大的牛头人少酋长和风暴城的王子在众多低级指挥官的注视中,毫不犹豫的给对方了一个拥抱,哪怕安度因的身高只能达到贝恩的胸口,但这幅有说有笑的场面却还是刺激了一些老派的指挥官。

    “王子殿下,请注意体面!”

    一名30多岁的少校大声喊到,他的声音里有一种毫不加掩饰的仇恨,“他们可是部落,站在您身边的,就是杀死您爷爷,伟大的莱恩陛下的凶手的后代!您应该把自己的武器对准他们,而不是和这些野兽拥抱!”

    如果这里站着的是瓦里安,这名少校肯定不会这么义正辞严的指责,但安度因只是王储,而且只有17岁,只是个孩子,所以这些并没有听闻太多关于王子殿下事迹的指挥官们,倒不是那么畏惧,或者说足够的尊敬他。

    说到底,还是安度因年轻的过分的脸给了他们一种错觉:这只是个孩子,他们没准可以在他身上刷一刷声望来着,尤其是在安度因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种明显不体面的事情的时候。

    任何一个世界永远不缺少自以为是,而且胆大包天的家伙,当然,没准也是因为这名少校对于部落的成见太深,他们这个年纪的人,正好是完整经历过兽人战争的,没准手上还有血仇,要扭转对于部落的糟糕印象并不容易。

    而部落的指挥官们也是一样,萨尔那么睿智的兽人,也时常会被这些粗鲁的家伙们骂成“软蛋”,本质上其实还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那一套,我们总不能要求所有人都能站在更高的位置上看待这一切。

    安度因并没有因为少校的激烈反对而生气,战争生涯给他带来的是沉稳的气质,而狄克的多年教导,给他灌输的却是更理智的做事方式,加尔鲁什本人也不会因为这人类少校的辱骂而愤怒,当一个真正的战士知道自己面对的对手有多么难缠的时候,为了取得胜利,他们可以牺牲个人的一切荣辱。

    “赌约该履行了…”

    在安度因经过加尔鲁什身边的时候,兽人一边嚼着腌制的干果,一边低声说,“这场面交给你了,压服他们,别让他们挑事!我们时间不多了。”

    安度因的脚步停滞了一下,然后微微点了点头,改变了行走的方向,大步走向这个大礼堂的最前方,那里设置着一个扩音器,当他站在那扩音器前方的时候,联盟的指挥官们纷纷高呼,而部落的则嘘声不断。

    在这些人看来,安度因能代表发言,就代表联盟压过了部落,但实际上,其实安度因也只是个参与者,真正的训练营统治者可还没来呢。

    “好了!停下吧,不管是联盟也好,部落也罢,停下你们制造的噪音!现在,立刻,马上!”

    安度因极其不耐烦的声音,那种年轻人特有的低沉嗓音在扩音器的帮助下传遍了整个礼堂,在他面前,700名身穿不同军服,拥有不同风格的军人们立刻哗然,但没等到他们做出什么反应,安度因就开始了自己的演说。

    他想要说出那些已经在自己心里憋了一个多月的话,想要把自己的所有想法告诉给这些人。

    “在第一舰队的马修准将和索瑞森陛下等11位舰长到来之前,我会用5分钟的时间来说明我对于这场战争以及诸位的印象。”

    “我知道,你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在3天前收到调遣令的时候,甚至不知道阿古斯代表着什么,不知道你们会被抽调着前往何方,甚至不知道你们会面对什么,现在我就来告诉你们!”

    “暗夜精灵在一万年前遭受了燃烧军团的第一次入侵,那一次入侵的恶魔数量在30W,它们横扫了大分裂之前的艾泽拉斯,不管是卡多雷帝国,还是熊猫人帝国,都在这股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力量之下选择了逃避或者是崩溃!”

    “那是第一次恶魔对艾泽拉斯刺出它们的獠牙,而那一次,泰兰德冕下和玛法里奥阁下付出了永恒之井的毁灭,才用类似于突袭的方法终结了上古之战,从敌我对比来说,那一战我们输了!”

    “而且输得很惨!”

    安度因这句话说完,那些跟随巴恩斯和珊蒂斯·羽月将军前来这里的暗夜精灵将领们顿时一片哗然,但安度因的故事却已经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就连那些厌恶他的部落们,也把这当成一个好故事在听,毕竟都是军人,对于打仗的话题每个人都喜欢。

    “一万年之后,黑暗之门20年,恶魔对艾泽拉斯发动了第二次战争,海加尔山之战,在座的还有不少人参加过那场史诗一样的战争,我们曾经和荒野半神以及巨龙们一起作战,最终付出了世界树的大半毁灭,将大恶魔阿克蒙德带领的燃烧军团击退。”

    王子那冷漠的眼神扫过在座的每一个人,他看到了鼓舞,看到了欢呼,看到了鄙视,看到了仇恨,他继续说,

    “8年前的那一战,燃烧军团出动了35万恶魔,艾泽拉斯最强大的一群人几乎是人人带伤,暗夜精灵死伤超过200W,我们以7:1的比例赢了那一战,大恶魔战死,到现在还没复活,那是惨胜!”

    “2年前,燃烧军团动用23万恶魔入侵德拉诺世界,这一战你们可能没有参加,甚至都没有听说过,因为我们并没有将它通报给世界各个势力的底层军官,但我要说的是,那一战,艾泽拉斯战士死亡不到2万,我们全歼了恶魔的23万士兵,第一舰队在狄克先生的带领下,以几乎是0经验的新人为主体,远征夏坎世界,我亲自参与过那一战,我是艾泽拉斯第一批登陆到夏坎大地上的异域人。”

    安度因停了停,给众人一点反应时间,然后他继续说,

    “那一战,我们胜利了,我们解放了一个被恶魔摧残奴役的文明,是真正的大胜,但随后我们知晓了燃烧军团在这一片星域中的大本营,燃烧军团的大恶魔基尔加丹和他的毁灭军团所在的星球,那就是阿古斯…德莱尼人的故乡!”

    安度因深吸了一口气,

    “他们正在计划发动一场史无前例的进攻,目标就是让他们折戟沉沙三次的艾泽拉斯,所以才有了阿古斯战略,我们要在恶魔将战火烧到我们的世界之前,攻入他们的世界,在他们的世界里展开决战,为我们的世界赢得生机,不过最关键的问题是,你们知道我们要面对的是什么吗?”

    所有军官都沉默了下来,他们当然不会知道,一切关于阿古斯的资料可都是绝密,安度因也不需要他们的回答,王子的嘴角咧开了一个嘲讽的笑容,

    “阿古斯世界有1800W恶魔,而算上你们,我们也只有堪堪18W士兵出征,这是艾泽拉斯一次性能拿出的最精锐的力量,也就是说,你们每个人得砍死100头恶魔,我们才有可能获胜!而且这只是他们的地面部队,在阿古斯星球之外,一支庞大到你们没办法想象的星舰编队在时刻巡游!”

    台下一片死寂,就连最狂暴的兽人们,也闭上了嘴,不是每个兽人都是格罗姆,可以面对100头恶魔面不改色,而安度因的打击还在继续,冰冷的声音从他嘴里传出来,在每一个人心头震响。

    在他没看到的地方,第一舰队的11名舰长已经抵达,但马修准将伸出了带着白色手套的左手,示意所有人不要出声,他看着在那里发言的安度因,双眼里泛起了一股欣赏的神色。

    这位乌瑞恩家族的小狮子堪称下一代的领军人物,由狄克亲自培养的王子,绝对比艾泽拉斯百分之99的人更优秀,但难能可贵的是他那颗战士般永不屈服的心,不愧是血管里流淌着乌瑞恩血脉的优秀者。

    “这一次艾泽拉斯能派出的舰队加起来只有不到100艘,我们要冲破数百倍星舰的包围,将士兵投放到阿古斯的前线战场上,最乐观的统计,有四分之一甚至是一半星舰,在刚刚跳出星域传送门的那一刻,就会被恶魔的炮火击毁,连同上面乘坐的我们…也就是说,这里最少有200人甚至连阿古斯的大地都无法踏上,就会以一种粉身碎骨的姿态陨落在距离家乡极其遥远的陌生星空中!”

    安度因的这一句话从骨子里泛起的冰冷让所有人都沉默了,这就是他想要的结果,他舒了口气,

    “但不要担心,如果注定要面对死亡,我和坐在那边的兽人,我们会比你们中的绝大部分人更先死去,我们将率先跳入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