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40.死亡地

40.死亡地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玛凯雷,这里曾是阿古斯最大最繁华的城市,据说在黑暗之日之前,这里居住着足足数千万艾瑞达人,基尔加丹和维伦就是在这里统治着整个欣欣向荣的阿古斯世界。

    但这里同样是黑暗泰坦萨格拉斯登陆这个世界的地点,也是阿古斯被第一个摧毁的地方。

    并不是所有艾瑞达人都愿意放弃对圣光的信仰,这些少数派在萨格拉斯带着滚滚黑暗降临的那一刻,就选择了逃亡,他们最终聚集在了玛凯雷城,并且打开了这座伟大城市的圣光壁垒,一座艾瑞达人能够制作出的,最强大的能量护盾。

    没有人知道这玩意能不能挡住萨格拉斯,但除此之外,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反抗黑暗泰坦,也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这才是最惨的,就像是疯狂的想要逃离地狱的人,却不知道他们自己已经身处地狱,无法逃脱。

    这些胆敢拒绝萨格拉斯黑暗恩赐的蝼蚁并未激怒黑暗泰坦,他们在黑暗泰坦眼里和尘土一样渺小,萨格拉斯只是轻轻一挥手,无法想象的能量就冲垮了玛凯雷的一切,一切的一切,连同这座城市和其中避难的那些人一起,变成了现在的废墟,甚至被从大地上撕碎,升入空中,变成了一片孤独的死寂之地,但也因此逃过了之后阿古斯大陆的大灾难。

    萨格拉斯制造了阿古斯最大的墓地,以此来展示他的伟大力量,从那之后,没有人再敢反抗黑暗泰坦,他成功的摄取了阿古斯所有的权力,生杀夺于。

    即便是已经转化为了恶魔的艾瑞达人,也会有喜怒哀乐,也会有情绪起伏,他们不愿意靠近这个充满了艾瑞达死灵的地方,那些被在黑暗之日被杀死的灵魂整日盘旋于玛凯雷城市上空,他们不愿意接受自己的命运。

    在2W5千年的时间里,这些恶灵疯狂的攻击着任何进入这里的存在,它们是如此得疯狂,以至于就连恶魔们也不愿意招惹它们,玛凯雷以其独特的地形,被军团选择为传送门迁跃地,阿古斯的恶魔80%的空间迁跃行为都是从这里开始的,这里几乎是除了安托兰废土之外,整个阿古斯的恶魔最重要的地区,然而,这里已经不属于恶魔了。

    故事是从10天前开始的。

    不管之前是多么光明,多么伟岸的种族,在转化为恶魔之后,都不可能在保持原本的形态,邪能是这个世界上最糟糕的能量,它很强大,会撕碎接触到的一切,还会没有任何缘由的扭曲任何试图控制它的生物,艾瑞达人就是其中的典型。

    “这是个充满恶意的世界,也是个充满死亡的世界,瞧瞧这里,我的弟子,这废墟之下埋藏的,是这个世界最好的士兵...对你我来说。”

    乌瑟尔伸手在玛凯雷废墟那残垣断壁的大地上伸手一抹,将手里的土壤放在眼前,看着它在指缝间溜走,他漫不经心的看着朝他冲过来的十几个艾瑞达武士,它们的赤红色皮肤和畸形扭曲的身体,长角,看上去和恶魔卫士几乎一模一样,它们的身高在3-4米,乌瑟尔和它们相比就像是侏儒。

    但在魔法世界,谁强谁弱可不是光看体型的,永寂者从背后取下嗡鸣作响的死亡裁决,这把暗红色骨剑已经急不可耐的想要制作一场屠杀了,但它被乌瑟尔握在手里,那冰冷的蓝黑色手甲握着剑柄,没有一丝一毫的颤抖,在玛凯雷温暖的阳光中,他舒了口气,那肉眼可见的白霜几乎要将眼前的一切冻结。

    “噌,噌”

    两声剑鸣,站在乌瑟尔身边的,像是个年轻人一样的米斯希尔萨·阿奈尔反手抽出了腰间的两把长剑,更森冷的冰霜在这阳光下几乎凝成实质,就像是两道白色的寒冰之龙,缠绕在这个身穿黑色盔甲,头戴荆棘王冠的年轻人身上。

    “将它们交给我吧,导师。”

    阿奈尔向前一步,他像极了过去某个人的脸上,闪耀的是豪不加掩饰的冷漠和厌恶,“这样的杂碎可真的让人厌恶,这个世界已经没救了,它们比它们的世界更早投降...就像是一群懦夫。”

    自己的弟子战意昂扬,这是件好事,在这个糟糕的世界,即便是亡灵的感官也不会太好,作为躯体已死,以另一种形态存在的生物,在进入这里的时候,乌瑟尔能感觉到其他人感觉不到的那种存在。

    那种荡漾于空气,荡漾于世界之下的暴躁,就像是一头已经疯癫的野兽,不在乎对手是谁,只想要追求疯狂的厮杀,失去了所有的理智。

    这个世界还没死...但它遭遇了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在这种说不清的存在的影响下,这个见鬼的地方几乎没有哪一种生物是真正平和的,恶魔源于血脉深处的暴躁只是让它们充满攻击性的一个原因,甚至不是最主要的。

    “如果是凡人进入这里,可能不用3天就会彻底疯掉吧。”

    乌瑟尔感慨了一句,然后将手里的骨剑拄在地面上,在剑刃和地面接触的那一刻,白色的冰霜疯狂的向着四周蔓延,哪怕是在温暖的阳光下,也不会有丝毫的停顿,那些恶魔已经冲到距离师徒2人不到20米的地方了,它们甚至举起了手里的投矛。

    “去吧!”

    永寂者就像是没看到危险一样,他闭上眼睛,沉声说,

    “跟随你的心,阿奈尔,对亡灵来说,再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的了。”

    “砰”

    得到了许可的死亡大领主那不算健壮的身体立刻就从乌瑟尔身边冲了出去,就像是出膛的炮弹一样,甚至带起了空爆声,曾经的巫妖王尽管只是在这个新生的灵魂当中留下了一颗力量的种子,但是在乌瑟尔的精心培养下,这重生的死灵君主和他手中重生的霜之哀伤已经恢复了原本的锋芒。

    也许还不如原来那么霸道,但时间,时间是属于他的,他迟早就会变得更强,超越一切的强!这才是未来守夜者的领袖,这才是亡灵的未来!

    闭着眼睛的乌瑟尔没有去看阿奈尔那些提不上串的恶魔们的战斗,他就像是个梦遗的老头一样,用阴寒的声音低声轻吟道,

    “死亡不会软弱,它不会躲闪,它不会给你喘息的时间...”

    “噗”

    重塑的霜之哀伤左手剑那被寒冰包裹的锋利剑刃擦过了最前方的那头艾瑞达恶魔的脖子,就像是情人之间的抚慰,但在剑刃所到之处,厚重的寒冰切开了它的喉咙,就像是拥有了自己的生命一样,从伤口向外滋长,飞快的,在生命从这头恶魔的身体逃离之前,就将它和这不自量力的恶魔一起冰封在了一道冰柱当中。

    就像是一座雕塑,寒冰的雕塑。

    “死亡不会失去目标,不会选择沉默...”

    “铿”

    双刃相交,阿奈尔的身躯周围,肉眼可见的白色冰风暴开始流转,封冻,笼罩周围的一切,就像是诺森德大地上的茫茫雪花一样,那是阿尔萨斯死去的地方,也是阿奈尔重生的地方。

    剑若游龙,两道寒冰之龙在操纵者冰冷的意志加持之下,张牙舞爪的冲向了左右两边,将那试图偷袭的艾瑞达恶魔变成了两个厚重的冰块。

    而拼尽全力才挡住了阿奈尔双刃斩击的高大恶魔,它狂暴的双眼里也闪过了一丝恐惧,这个蝼蚁一样的人类年轻人,他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恶魔的双脚刺入了大地,它无法移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滋生的第一抹璀璨的冰花,然后朝着两侧飞快移动,最终蔓延到它的手臂上,身体一节节被封冻的感觉并不好受,但它没有办法,甚至无法哀嚎。

    “死亡不会流连过去,它更不会期待未来...”

    阿奈尔的身躯从那保持着抵抗姿态的恶魔身边漫步走上前,留下了7个被寒冰风暴完全冻结的冰柱,其中封冻着试图围攻它的艾瑞达恶魔的身体,没有一丝伤痕,但却在急速的低温中失去了生命。

    在他背后,那黑色的大氅披散在地面上,但却没有沾染哪怕一丝一毫的污迹,他所到之处,厚重的寒冰如打开的花朵一样,在地面上蔓延。

    他左右手握着两把几乎一模一样的长剑,比曾经的霜之哀伤纤细并且轻盈,但那种骨子里传承的冰冷和对于死亡的绝对操纵却没有什么变化。

    站在他对面的8头恶魔已经萌生退意了,它们不是没脑子的蠢货,眼下的局势已经证明了这个家伙不好惹,更别提他背后那个闭着眼睛放佛吟诗一样的老头子了。

    那一看就是个狠角色。

    而乌瑟尔对于死亡的长诗还没结束。

    “那是时间的绝对公正,万物皆有死亡,那是象征!”

    “砰”

    阿奈尔手中的长剑在距离那些恶魔很远的时候向下猛击,利刃划过空气,带起的是他身体周围缠绕的寒冰风暴以一种被赋予了生命的姿态怒吼着扑向了前方的对手,就像是一道寒冰之幕,冰锥和冰风暴,在这温暖的阳光之下,就像是从天而降的暴风雪。

    凛风冲击!

    “你得跪拜死亡!”

    阿奈尔身边的风暴已经膨胀到了极致,呼啸的寒冰吹拂着厚重的雪花在他身边打着旋,除了身体姿态不同之外,他几乎和曾经的巫妖王一模一样。

    “你得歌颂死亡!”

    那恍如生命般的冰风暴横扫向眼前的一切,但凡所到之处,那些慌忙逃窜的恶魔已经来不及了,接触即为冰封。

    “你得化身死亡!”

    璀璨的冰柱再次形成,恶魔的哀嚎声打破了这里的死寂,但却遮掩不住乌瑟尔的最后声音。

    阿奈尔一跃而起,那最一头恶魔就像是最吓到的的鸡一样,疯狂的转身逃窜,但阿奈尔的身体跳到空中,两道冰霜组成的璀璨龙翼在他身后张开,他那稚嫩的外表之下,是一颗十足的猎杀者之心。

    他看着那逃窜的恶魔,嘴角泛起了一丝冷笑,身体在到达最高点之后,飞快的坠下,如捕食的雄鹰一般。

    “最终,你得超越死亡!”

    “砰”

    最后一头恶魔的心脏被刺穿,冰冷的冰花在它的心脏被刺穿的瞬间就从那伤口窜出,将它高大的身体完全笼罩,那一抹紫色的哀嚎灵魂在长剑上缠绕,最终被贪婪的吃入剑身当中。

    但也就是在同一刻,在这片玛凯雷废墟最中央的位置上,四道传送门同时打开,那墨绿色的,恍如地狱裂口一般的传送门里穿出了无数恶魔的尖叫,嘶吼,它们在渴望杀戮,渴望吞噬一切。

    一个高大的女性艾瑞达恶魔第一个走出传送门,她穿着厚重的盔甲,双眼中闪耀的,是实质性的魔能火焰,她的脑袋上还带着一抹缠绕魔能的头盔,那恶魔的尖锐长角顶端就像是被墨绿色火焰点燃的钢铁一般,她看着阿奈尔,以及他身边的15个耸立在地面上的冰柱,以及其中充满恐惧的恶魔。

    她摇了摇头,最终将目光放在了远处的乌瑟尔身上,她伸手从虚空裂隙中抽出一把赤红色的战戟,那战戟顶部的刀刃暗红而深邃,就像是世界碎片一般。

    她弹了弹手指,又是三道熔火一样的传送门在空气中打开,在她身后,那其中传来的,是更疯狂的气息,来自其他三个世界的恶魔领主的气息,她背后的暗色蝠翼张开,然后又微微合拢。

    “我是哈萨贝尔,军团的传送门守护者,你很强...但这里是我的地盘,就连那些圣光军团都不敢来打扰我...所以,准备好受死了吗?”

    乌瑟尔睁开眼睛,他吐出了一口苍白色的冰冷气息,

    “这里是你的地盘?”

    “不...这里是亡者的地盘,这里是死亡的地盘,这里...是我的地盘!”

    “轰”

    这一刻,死亡在召唤,它在起舞,它在嘶吼,整个玛凯雷废墟之下,那被埋藏了2W5千年的怨恨,在这一刻被赋予了实质,它们在狂笑,它们在嘶鸣。

    它们...终于可以报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