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41.以死对攻---为A云梦泽A兄弟加更

41.以死对攻---为A云梦泽A兄弟加更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哈萨贝尔曾经是阿古斯唤醒者学院的一名学生,那存在于她古老记忆中的地方不算太好,它有严苛的制度,对于学生来说,简直就像是一个监狱一样,必须得修够足够的学分才能毕业,而无法从唤醒者学院毕业的,都会被无情的嘲笑。

    哈萨贝尔没有这种烦恼,在身为艾瑞达人的时候,她就是一个非常孤僻的家伙,但成绩很好,而成绩好的学生,一般都会有比学渣们更庞大的志向,那叫野心,她渴望成为一个真正的强者,渴望在阿古斯的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

    野心是需要实力支撑的,这一点哈萨贝尔非常清楚,而和其他同学不一样的是,哈萨贝尔这个沉默的姑娘,并不排斥力量的属性,对她来说,只要是能让自己变得更强的力量,她都来者不拒。

    而好学生也能更快的进入老师们的眼睛里,那时候唤醒者学院的院长基尔加丹很快就发现了哈萨贝尔的特殊天赋,他将其拉入了他的阵营,在黑暗之日降临的时候,哈萨贝尔是第一批接受了萨格拉斯力量的艾瑞达人。

    她如愿以偿的得到了她想要的一切,然后开始使用这最新得到的力量,纵横各个世界,撕碎那些弱者的身体,撕碎他们的世界,在艾瑞达的恶魔战士里,哈萨贝尔不是最强的,但她绝对是最像军人的。

    冷酷,精准,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也能100%的完成上级的命令,因此,在征战了数千年之后,她成为了玛凯雷空间迁跃区的驻守者,管理者,她用自己彪悍的一切,为自己赢得了荣耀,为基尔加丹和萨格拉斯大人看守通往诸界的大门。

    这是无上的荣耀。

    阿古斯之所以能成为燃烧军团在这片星域的大本营,就是因为这传送门的存在,无数恶魔通过传送门去往诸界,展开疯狂的毁灭,这里...这里是除了安托鲁斯·燃烧王座之外,整个阿古斯最重要的战略地。

    这里驻扎的恶魔军团数量不算太多,但绝对是精锐中的精锐,就如同哈萨贝尔所说,就连诚挚的圣光军团,都不敢轻易进攻这里,但今天,她在冷清了数千年之后,终于迎来了第一个对手。

    站在她眼前的只有一老一小两个古怪的家伙,哈萨贝尔一眼就能看出,他们的躯体早已死去,但他们却和活人无异,她也曾听说在军团折戟沉沙之地,有那么一些亡灵,就是类似于眼前这两个人这样的,但她从未将其放在心上,直到乌瑟尔举起那把狰狞的骨剑。

    “轰隆隆”

    大地开始震动,摇晃,但却不是地震...绝对不是!哈萨贝尔有足够的能力分辨出这一切的区别,这不是地震,而是...大地之下的某些东西被唤醒了!

    她感觉到了威胁,想要立刻扑上去阻止乌瑟尔,但就在她起身的那一刻,阿奈尔的双剑高举向天空,一股特殊的力量在这个已经被无数恶魔包围的地方笼罩开,那个被厚重的暴风雪包裹的年轻人,在他举起双剑的那一刻,那缠绕周身的厚重风暴变得更加疯狂,就像是一个站在了最高处的国王。

    他在呼唤...他的士兵!

    阿奈尔手中那被冰封的剑刃上,7颗符文逐一点亮,就在最后一枚符文亮起的瞬间,废墟大地上,第一头被唤醒的士兵将自己已经失去了所有血肉的手臂刺向那黑暗的头顶。

    “砰”

    尘土逸散,厚重的,长满了青苔的石板被掀开,那和人类完全不一样的白骨手爪刺向天空,哈萨贝尔的眼睛咪了起来,如果只是一头...

    “砰砰砰砰”

    传送门守护者的思考还未完成,地面上就出现了一片白骨之林,尘土飞扬,在阳光下依然雄壮的玛凯雷废墟几乎在这一刻被从它下方掩埋的所有尸骨,所有的怨恨揭开了表层,看着那些摇晃着身体从地下爬出来的扭曲白骨,看着他们如同突然出现的军团一样,在不到十几秒的时间里,将整个战场完全包围。

    幽蓝色的亡灵之火被点燃,看着那些身上挂着早已经腐烂的衣服,手里握着在时光中残破到极致的远古武器的白骨们,看着那艾瑞达白骨的头骨里燃烧的蓝色火苗,哈萨贝尔突然感觉到了一阵眩晕。

    她猛地回头,在更远方的天空,那些灵魂!那些连恶魔们都不愿意招惹的,在玛凯雷废墟中游荡的艾瑞达死魂...它们也来了!刚才那眩晕就是这些恶灵们的哀嚎,聚集在一起,甚至能够影响到她这样恶魔的精神!

    “你们...你们能控制死亡的力量?你们能让它们为你所用?”

    传送门守护者转过头,她双眼里闪耀着非常感兴趣的神色,她看到了被白骨簇拥的乌瑟尔,看到了站在原地的阿奈尔,那手持双剑的年轻亡灵,他站在那里,他脚下的大地向外分开,伴随着地面的摇晃,一头庞大的无法想象的兽型白骨挣扎着从地面之下的泥土里爬了起来,将阿奈尔顶在头上。

    那就像是一头豹子,是的,哈萨贝尔认得这种野兽,岩石影豹,阿古斯的特产野兽,凶狠而充满力量,那白骨是类似于石头一样的黄色,这代表着这头白骨影豹已经掌握了一部分大地的力量,却在那黑暗之日里在了这里。

    它黑洞洞的双目中闪耀的亡灵之火就像是疯狂燃烧的篝火一样,而且不是蓝色,而是,红色...血一样赤红色,还有冰霜,厚重的冰霜飞快的在这头影豹的骸骨上聚集,缠绕在它的爪子上,它的骨刺上,它的尾巴上,就像一头被冰霜笼罩的杀戮巨兽。

    看上去就让人胆寒,阿奈尔站在这头影豹的头顶,他的黑色大氅在寒冷的风中向外飘荡,他冷漠的看着哈萨贝尔,看着那三头从哈萨贝尔身后的传送门里走出来的,形态完全不同的三头恶魔领主。

    “这里...是我们的地盘!”

    阿奈尔的声音如寒冰一样冰冷,但哈萨贝尔却嗤笑一声,哪怕被白骨包围,哪怕她身边的那些恶魔们都露出了慎重的防守姿态,这个强大的传送门守护者却没有一丝畏惧,她手里的魔能战戟挥舞了几下,在空中划出了让人头皮发麻的黑色裂痕。

    “大话谁都会说,而且你们真的以为,依靠这些残破不缺的白骨,就想要攻破我的王国?痴心...妄想!”

    最后一个咬牙切齿的词说出的瞬间,哈萨贝尔的身体就从地面冲向高出的阿奈尔,坚硬的大地在这一击的力量推动下轰然炸开,她的双翼张开,就像是窜入天空的绿色流星,但是在她的战戟朝着阿奈尔横扫而去的时候,却被从另一个方向冲上来的,如龙一般的黑暗的影子拦在了空中。

    “砰”

    死亡裁决的骨剑剑锋和哈萨贝尔的战戟碰撞,武器交接的地方爆开了空间碎裂的痕迹,就像是从中心被杂碎的玻璃一样,朝着四面八方扩散,白色的音爆云在这一刻荡开,乌瑟尔双手持剑,从他脸上看不到一丝一毫的表情,他背后的黑暗蝠翼猛然收缩,就像是两把重锤一样,砸向从下方飞上来的哈萨贝尔。

    传送门守护者的身体向后倒飞了十几米,她的翅膀拍打轻轻拍打,在空中止住身形。

    “阿奈尔,指挥军团,攻破这里!”

    乌瑟尔头也不回的吩咐了一句,“她...交给我了。”

    “狂妄!”

    哈萨贝尔感觉自己被鄙视了,她的单手一挥,那三个从传送门里走出来的恶魔领主纷纷举起了武器。

    “乌坎纳,引导克诺索斯的烈焰!”

    “达希迪奥,挥舞拉恩科纳的剧毒!”

    “埃尔加,张开纳斯雷萨的黑暗!”

    “带着你们的不败军团,给我撕碎这些脆弱不堪的骷髅!给我杀了那个小杂碎!”

    “遵命,哈萨贝尔大人!”

    三头领主得到了命令和权限,他们背后原本都要熄灭的传送门,在这一刻又变得坚实了起来,滚入其中的,是以烈焰,剧毒和黑暗作战的三个军团,在三头领主的带领下,它们从传送门里扑出来的时候,就开始撕扯场外的白骨。

    但白骨不会哀嚎,它们也不会畏惧,它们只会沉默的行军,在阿奈尔的指挥下,这些白骨,来自2W5千年前的死者,在萨格拉斯的黑暗力量的毁灭中,绝大部分抵抗者都在瞬间被撕碎,但哪怕只有十分之一留下来了,那也是几十万的白骨!

    艾瑞达人要比人类强大的多,即便是他们的白骨,也要比人类行尸更强!

    在黑暗和邪能浸润了万年,这些白骨并不如它们看上去那么脆弱,更重要的是,在当年,阿尔萨斯,巫妖王的亡灵天灾纵横世界,它们依靠的不是高端的死亡骑士,也不是强大无比的憎恶,更不是稀缺的巫妖!

    它们横行天下,依靠的就是最脆弱,最不起眼,但数量也是最多的行尸白骨!

    当质量没有达到某个极限之前,数量永远是决定战争结果的优势,一头身体上缠绕着无尽火焰的恶魔猎犬一爪子拍碎了一头白骨的脑袋,灵魂之火消散,但同一时间,另外十头骷髅的骨爪就刺入了它的身体里,将这头恐怖的猎犬在瞬间撕碎。

    高大的邪能领主挥舞着巨斧,每一斧子都能砍死几十头白骨,但它阻止不了那苍白的海洋朝着它脚下涌动,就像是吃掉大象的蚂蚁一样,白色的骸骨在它脚下汇聚,爬上它的身体,撕咬它的血肉,就像是苍白之海,所到之处,只剩下一具被啃咬的让人发毛的残尸。

    更弱小的恶魔小鬼们是唯一可以逃掉的,在苍白之海涌动的那一刻,这些狡诈的小家伙们飞快的闪入了相位空间当中,躲在另一个维度里,瑟瑟发抖的看着无敌的大军被沉默的军团一点一点的磨碎,一点一点的吞噬。

    它们的沉默最开始被嘲笑,然后被重视,被敌对,最终被畏惧!

    当阿奈尔从自己的储物指环里取出黑色的统御之盔,将其头顶上的那一刻,当他下定了决心之后,一眼望去,数不尽的苍蓝色火焰在这一刻齐刷刷的变成了一片跳动的赤红色阴影。

    就像是一头真正开始发疯的死亡蛮兽,那被统御之盔改变了的声音越发冰冷。

    “冲击它们!撕碎它们!吃掉...它们!”

    “嗷嗷嗷!别猖狂了!你的军团不值一提!”

    粗野的邪能领主埃尔加双手握着黑暗的大斧劈开拦路的白骨,朝着阿奈尔扑了过来,在他们头顶上,乌瑟尔和哈萨贝尔已经化为了黑色和墨绿色的影子,在空中飞窜着,让人看不清楚他们的存在。

    “这些脆弱的白骨挡不住我的黑暗!”

    埃尔加大手一挥,黑暗的狂潮从传送门里爆开,黑暗风暴所到之处,一切都化为泯灭,他哈哈大笑着朝着阿奈尔的方向砍杀,他说的其实很有道理,在适应了白骨之海的战斗模式之后,恶魔们用法术还击,已经稳住了局势,白骨是纯肉搏的士兵,在这样的攻击下,它们显得很脆弱。

    但阿奈尔却并没有慌张,看着朝他一路砍杀过来的埃尔加,这死亡领主的手指在空中轻轻一划。

    “艾瑞达人已经坠入黑暗了,你们变成了恶魔,你们抛弃了一切...但很遗憾,你们只是以凡人之躯接受邪能灌溉,所以我会说...为我而战吧!艾瑞达的士兵!”

    “砰”

    一头正在竭尽全力挥洒火焰来阻止白骨涌动的恶魔法师猝不及防之下,被一把魔能战刃贯穿胸口,他不可置信的回头,看到的是刚刚被白骨啃咬的只剩下了大半个身体的艾瑞达同胞,但是那破碎的,血肉模糊的脸上,闪耀着的,却是刚刚点燃的红色火焰。

    恶魔法师惊恐的看着周围那些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的尸体,那是刚刚还和它们并肩作战的军团勇士,但现在...它们是敌人了。

    “长官...撤...撤退!”

    “噗”

    恶魔法师只来得及说出这句话,就再次被另一把长刀贯穿胸口,它的眼睛瞪的大大的,无神的看向玛凯雷还有阳光的天空,它知道,从战死者重新加入战场的那一刻起,它们就输了。

    几分钟之后,失去所有生命的恶魔法师的身体摇晃了一下,新的意志扭曲了它的存在,它摇晃了一下脑袋,似乎是有些不适应死后的世界,但脑海里那个声音又一次命令,它变嘶吼着,将手里汇聚起的邪能火球砸向了身后那些还在抵抗的恶魔战士。

    一场溃败,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