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42.沉默国度

42.沉默国度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米斯希尔萨·阿奈尔,这是个特殊的存在。

    他的来历很神秘,但仅仅从他的名字,就能看出,这个最多十几岁的孩子和已经失去好几年的巫妖王阿尔萨斯·米奈希尔脱不了关系,更何况他手中还持有曾经被狄克砍掉的魔剑霜之哀伤重铸的长剑。

    但艾泽拉斯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实际上,阿尔萨斯在回光返照的时候,将自己的力量种子埋在了阿奈尔的身体里,这个孩子只在艾泽拉斯停留了不到15天,就跟着乌瑟尔去到了破碎世界德拉诺。

    狄克并非无情之人,他让阿奈尔在临行前见到了他的姐姐,洛丹伦女王卡莉雅·米奈希尔,姐弟相逢是尤其感人的,尤其是在阿奈尔记忆几乎只停留在了10岁,那是卡莉雅和阿尔萨斯度过的最温馨的一段时光,兽人战争那会才初现端倪,洛丹伦还是个和平而富裕的国度,一切都还很美好。

    但阿奈尔的命运必然是激荡的,没有人会认为手持魔剑的孩子未来会成为一个平庸之人,在乌瑟尔的指引下,阿奈尔迅速展现出了某种让人惊讶以及胆寒的天赋,他在不使用统御之盔的情况下,就可以控制超巨量的亡灵,放佛这个孩子天生就是为了操纵死亡而存在的。

    一旦在危急时刻,他从乌瑟尔手里接过统御之盔,从控制力来讲,甚至可以和全盛的巫妖王比肩,简直是个恐怖的人形天灾,这也是狄克能让乌瑟尔带着阿奈尔孤身前往玛凯雷废墟的原因…这孩子一个人,就是一支军团!

    服从于哈萨贝尔的邪能领主埃尔加,这个控制了一整个军团占领的黑暗星球的高阶恶魔督军,在最接近胜利的时候,距离阿奈尔和他脚下的骸骨巨兽甚至不到20米,甚至只需要挥起他手里的魔能战斧,就能将黑暗的能量波斩向那该死的蝼蚁,将他毁灭殆尽!

    但是在阿奈尔凭借其惊人的天赋,唤醒了战死的艾瑞达战士之后,埃尔加在那种更狂暴的,混杂着魔法狂潮的死亡潮水的推动下,只能怒吼着,却距离近在咫尺的阿奈尔越来越远!

    就放佛两人之间有一堵看不到的深渊,它无法越过其中。

    “这就是你们不屑一顾的死亡。”

    阿奈尔看着被数不尽的白骨和艾瑞达恶魔的亡灵挤在另一边的恶魔领主们,小脸上是一片不苟言笑的冰冷,显然,他尽力在模仿乌瑟尔的神情,但却没有那种足够的时光和战争带来的沉淀。

    但这已经足够了,就凭哈萨贝尔带来的恶魔的数量,它们无法冲破是它们数量十倍以上的亡灵的阵线,只能一点一点的被蚕食。

    哈萨贝尔被乌瑟尔死死缠住,根本没有时间打开新的传送门,而那三个恶魔领主,也已经自顾不暇了,它们所占据的世界是小型世界,就算将它们世界里的恶魔全部带出来,也不一定能比得上眼前这只还在不断膨胀的亡灵军势的数量。

    诚然,阿奈尔并不无解的,对付这种亡灵海最有效的方式就是斩首,而阿奈尔的实力也远不如乌瑟尔那般强悍,不过对于埃尔加这样的恶魔领主来说,尴尬就尴尬在,它们没有足够的实力对手持神器的阿奈尔进行一击必杀的斩首,断裂后的霜之哀伤的灵魂已经泯灭,新生的神器之灵还处于懵懵懂懂的状态,但越是这样,阿奈尔对于神器的控制就越强。

    他毕竟还没有到达巅峰,神器之灵没准还会影响他的发挥,这种器灵和使用者共同成长的结果是最好的,重塑后的霜之哀伤附带晶华双刃的效果,不但可以冰封对手,在必要的时候,还可以冰封自我,来实现超强的防御,在场的对手里,只有哈萨贝尔有这个实力,可以一击杀死阿奈尔。

    但她已经失去那个机会了!

    “异世的野蛮人!这里是我的世界!我的主场!你什么都别想得到!”

    哈萨贝尔的战斗姿态异常恐怖,长期和阿古斯最大的世界传送门链接在一起,让哈萨贝尔拥有了一部分操纵空间的能力,她双蹄站立之地,皆为空间破碎之处,黑黝黝的破碎地带在她身后蔓延,战斗开始5分钟之后,小半个天空都变成了那种闪耀星光的混沌世界。

    那是破碎诸界的影像,哈萨贝尔双手中的战戟更是恐怖,所到之处,劈开的不只是战场的空间,乌瑟尔和她每一次武器相交,都要在1秒钟之内闪开,否则就会被蔓延的黑洞吞噬。

    永寂者左臂的盔甲上,有一条显眼的分界线,在那分界线之外,是被平滑如刀般切开的最坚固的萨隆邪铁,那就是刚刚被破碎黑洞吞噬一次的结果。

    这种超乎乌瑟尔想象之外的对手相当棘手,可以算是他面对的最难缠的敌人,但这不意味着乌瑟尔处于下方,相反,永寂者越战越勇,他的速度提升到了极致,减少了那把古怪的战戟的碰撞,转而开始使用黑暗法术来获取胜利。

    死亡骑士是玩弄暗影魔法的好手,乌瑟尔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他在前几次碰撞当中,已经将三种瘟疫注入了哈萨贝尔的体内,蚀骨般疼痛的暗影瘟疫,冰冷如古的冰霜瘟疫以及让鲜血沸腾的血之瘟疫,但他没有让它们爆发,相反,他命令这些瘟疫潜伏,再一次次的兵器撞击当中,那瘟疫存在的数量越来越庞大。

    时候…到了!

    哈萨贝尔的战戟狂舞着斩向乌瑟尔的脑袋,而死亡骑士则飞速后撤,就像是捕猎的黑色蜘蛛一般,他背后的双翼轻轻拍打,犹如一只黑暗的大蝙蝠一样,整个人闪出战圈之外,而下一刻,他所站立的地方,就被蜂拥而至的破碎黑洞完全吞噬。

    此时的传送门守护者就像是站立在群星之中,她已经泯灭了她所站立之处所有的空间,她将乌瑟尔的后退视为了一种软弱,但就在她左手张开,将一团庞大的暗影之火砸向乌瑟尔的那一刻,死亡骑士伸出左手,狠狠握紧。

    就像是握住了一条看不到的生命。

    “呃…啊!!!”

    站在虚空当中的哈萨贝尔面色剧变,在这一刻,三种属性迥异,但异常致命的瘟疫叠在一起爆发,她的皮肤上渗出了冰冷的汗水,在2W5千年的漫长岁月中,这是她仅有的几次感觉到彻骨的冰冷,但她的血液却开始沸腾,就好像是被加热到了一万度一样,口干舌燥。

    按道理说,一个喜热的恶魔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但最后那种从骨髓里出现的痛苦,让她手中燃烧的暗影火球顷刻间熄灭,她本人则拄着战戟,站在了那片混沌星空当中。

    “被阴了…”

    哈萨贝尔用恶狠狠的双眼盯着乌瑟尔,但片刻之后,在那股难以忍受的痛苦之外,她却露出了一抹狞笑,

    “你的不错,但你杀不死我…身为区区凡人,怎么能对抗空间之力!”

    她的左手张开,两道巨型裂隙从战场的空间之外出现,她在这一场硬碰硬的对抗中失败了,但没关系,她赢得了时间!

    她现在可以肆意的召唤自己的军团了!而乌瑟尔,他阻止不了她!因为他的身体,无法对抗蔓延在哈萨贝尔身体周围的黑洞…如果强行进攻,他会死!

    “哈哈哈!我承认你很强,死灵,但胜利是属于我的!军团不可战胜!你们都会被我的军团碾碎!”

    她回头看了一眼,那三个被她从异世界召唤出来的恶魔领主已经陷入了苦战当中,低级亡灵没办法杀死他们,但他们同样没办法强行突围,阿奈尔唤醒了很多艾瑞达法师,这些倒戈相向的家伙,在他们新主子的命令下,用超巨量的,根本不在乎逸散的能量,以及那些不愿意安息的,漂浮在空中,没有任何理智的嘶吼的灵魂,那些狂暴的死灵,从天空到地面,将突围的道路死死拦住。

    那些双眼里闪耀着红色光芒的亡灵就跟疯了一样,以一种不畏生死的可怕气势向前涌动,当脑海和灵魂里的声音以及意志被视为至高的时候,所有的牺牲都不再是难题了,更何况,亡灵…这些死在萨格拉斯手里的亡灵,从灵魂的最深处,就有一种对于恶魔的本能厌恶。

    在阿奈尔将其释放出来之后,这种厌恶就成为了驱使他们攻击的最强指令。

    不过在哈萨贝尔的新传送门打开之后,涌入战场的恶魔数量越来越多,让阿奈尔的进攻也变得迟缓了起来,此时,大半个玛凯雷废墟都变成了疯狂厮杀的战场,那种残暴对抗沉默的战争,早已经引起了驻扎在此地的圣光军团的注意。

    他们之所以没有选择加入战斗,是因为他们觉得对战的双方都是应该被消灭的存在。

    霍乱世界的恶魔,以及玩弄亡魂的渣滓!

    不过乌瑟尔师徒两人看上去也不怎么需要圣光军团的帮忙,乌瑟尔看着眼前在三种顶级瘟疫中备受折磨,却又因为看到了希望,而哈哈大笑的哈萨贝尔,他摇了摇头,左手举起白骨之剑,暗红色的死亡裁决在空中嗡鸣了一阵,然后跳入了储物指环当中,这把桀骜不驯的魔剑对于这种带刺乌龟一样的对手已经烦躁到极致了。

    双手空空的乌瑟尔立刻就遭到了哈萨贝尔的无情嘲讽,

    “怎么,认输了吗?”

    艾瑞达将军以一种趾高气昂的语气呵斥着,伴随着死亡裁决的消失,她身体里的那种痛苦也逐渐消失,她理所当然的认为这是乌瑟尔认输的表现,但下一刻,死亡骑士的手里就出现了一枚暗红色的水晶。

    乌瑟尔看了哈萨贝尔一眼,将那水晶捏碎,

    “你…你这样被力量主宰的生物,根本无法体会…死亡的至高意义!”

    一把闪耀着血腥气息的重型战斧出现在了乌瑟尔手中,当死亡骑士的手握住那战斧的那一刻,那股血腥气瞬间厚重了十倍不止,而那战斧也在瞬间吸引了哈萨贝尔的注意。

    那似乎是一把骨质战斧,它就像是完全由某种野蛮生物的骨骼制成,双刃就是那被打磨的极其粗糙的参差骨刃,并不对称,却显示出了一种蛮荒的气息,斧柄是缠绕着红色布条的骨骼,上面长满了黑色的骨刺,在乌瑟尔的手握住斧柄的那一刻,那些骨刺就像是活过来一样,狠狠的刺入了乌瑟尔的皮肤当中。

    “咕嘟,咕嘟”

    惊悚的声响响起,就像是巨兽吞水,它在汲取使用者的鲜血!它在痛饮鲜血,乌瑟尔本就苍白的皮肤更苍白了一些,而那平淡无奇的骨刃上,伴随着鲜血的注入,那作为战斧本体的,被打磨成一个狰狞的,让人不寒而栗的颅骨黑黝黝的双眼里,闪耀出了一抹跳动的暗红,还有那些被激活的,刻画在战斧表面的符文…

    乌瑟尔将吞噬他血液的战斧举在身前,双手握住,这一刻,哈萨贝尔隐约间听呆了一声巨兽的咆哮!

    它在渴望更多鲜血!它在吞噬一切!它在咆哮,它在嘶吼,它渴望死亡,它渴望嚼碎生命,来填补它永不满足的胃口。

    魔器!

    真正的魔器,比死亡裁决还要桀骜不驯的魔器!属于鲜血的至高圣物!诅咒之喉!

    据说这是恶魔制作的武器,但不管是狄克,还是乌瑟尔,都对着说法嗤之以鼻,恶魔们做不出这样可怕的武器,这明显是来源于另一个文明,一个让人畏惧的文明,比恶魔更强大的文明。

    “知道吗?”

    乌瑟尔倒提着那战斧快速冲向哈萨贝尔自称为无敌的破坏黑洞,在到达黑洞的那一刻,无形的空间就开始撕扯他的身体,仅仅是2秒之后,乌瑟尔的盔甲就被彻底撕碎,5秒钟,他枯瘦而布满了死亡能量的躯体被割开,但他似乎感觉不到那痛苦。

    哈萨贝尔怒吼将战戟挥起,试图将攻来的乌瑟尔打回去,但死亡骑士根本不惧那攻击,任由战戟锋刃附带的破碎之力,将他的身体撕成了三块。

    但同一时间,他手中的战斧也落在了哈萨贝尔的手臂上。

    死亡骑士冷漠的站在那破碎黑洞当中,任由无形的空间之力切割身体,但不管它们怎么破坏,乌瑟尔的身体都在以超快的速度愈合,与之相反的,是被那战斧砍在手臂上的哈萨贝尔。

    这可以撕裂一切空间的传送门守护者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她还算年轻的脸正在飞速衰老,而她的身体,在那战斧落在她皮肤上,砍出了第一滴血的那一刻,她就开始被吞噬了,生命,最本源的生命。

    它吃掉了绝大部分,将一小部分反馈给了乌瑟尔,似乎是分给他的“奖赏”。

    “它渴望吞噬,我不是它的主人,但它知道我可以为它带来猎物,所以我也可以使用这把诅咒的武器,你不是它吃掉的第一个恶魔,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乌瑟尔身边的黑洞开始塌陷,他伸手将哈萨贝尔的头颅砍下,然后艰难的将那诅咒之喉放回了储物水晶里。

    失血过多让死亡骑士眩晕了片刻,不过当他回头看去,当他将手里的颅骨扔向战场,这一刻,整个玛凯雷废墟,都成为了一片沉默之地。

    恶魔们将失去这里…这是万年前的死魂的复仇,它晚来了2W年,但它总算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