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54.新艾瑞达

54.新艾瑞达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克罗库恩大星战是艾泽拉斯进入星空的那一刻起,必然会载入史册的惨烈的星战之一,那是这个茁壮发展的文明第一次和燃烧军团展开大规模的全面进攻。

    在阿古斯星域,克罗库恩平原上空展开的星战从萨格利特钥石的光芒消失开始,在4个小时之后落下帷幕,阿古斯星域60%的舰队组成的防御方阵最终崩溃,战损率高达75%,而作为攻击方的艾泽拉斯远征舰队战损率达到40%,这还是在占据突袭优势的情况下。

    但最终,新生的艾泽拉斯舰队以一种英雄般的姿态主宰了遍地硝烟的克罗库恩平原星空,在星战结束之后,图拉扬将军命令剩余25艘小型格斗舰支援地面的那一刻,在地面和钢铁军团顽抗了4个小时的恶魔陆军也宣告崩溃。

    这一战,恶魔在这里扔下了200W尸骨,维伦的兵行险着和艾泽拉斯舰队的突袭,一次性打空了阿古斯恶魔9分之一的人口,最重要的是,阿古斯世界的实际统治者,艾瑞达大恶魔,黑暗泰坦萨格拉斯的副官,燃烧远征的主要主持者之一,曾经的阿古斯世界执政官领袖基尔加丹和一大票高阶恶魔战死当场。

    这个战果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通往军团腹地安托兰废土的道路已经彻底落入了艾泽拉斯联军的手里,以狄克为首的艾泽拉斯指挥官们将指挥着剩余的星舰和13W钢铁军团,真正攻入阿古斯的核心地带。

    不过在那之前,除了清点伤亡,准备再次进攻之外,他们还有另一件事情要做。

    玛凯雷废墟,星际远征登陆场。

    在燃烧军团还统治阿古斯的时候,这里是精锐恶魔们前往各个世界的通行窗口,但是在死亡军团攻下这里之后,传送门就被撤离的恶魔们破坏了,再然后奉基尔加丹的命令,安托鲁斯的艾瑞达战争议会带着重兵夺回了传送区域,但是在乌瑟尔和圣光军团的联合进攻之下,这里的传送门一直没能恢复。

    在克罗库恩星战落下帷幕,不,准确的说,在基尔加丹死亡的那一刻,战争议会就当机立断的带着所有恶魔撤离了玛凯雷废墟,回防安托兰废土,将这片区域拱手让给了死亡军团和圣光军团。

    而现在,这里也成为了一个希望,对于那些新生的艾瑞达来说,这里是一个代表不同未来的希望。

    “主人对我们的工作很满意…”

    “但这还不够…现在只有2765名年轻的艾瑞达投诚,这是个耻辱的数字!”

    全身闪耀着金色圣纹的艾瑞达双子坐在玛凯雷废墟的一间被修复的大厅里,她们一人一句,非常和谐的说着话,之前被俘虏的燃烧军团少尉,已经归附了艾泽拉斯联军这一方的奈斯特·欧瑞斯拱手站在双子面前。

    现在的少尉早已经不是之前那副恶魔的样子了,作为第一个归附的艾瑞达,他得到了非常特殊的对待,如今他身上和眼前的双子一样,那魔纹变成了金色的圣光,在行走之间,那恶魔化的身躯,甚至会有一种古怪的神圣感。

    就连他的恶魔双角,都在圣光的光泽中显得越发柔和,没有了之前那种狰狞。

    奧蕾塞丝女士撑起下巴,低声问答,

    “奈斯特·欧瑞斯,告诉我,在这个周结束之后,我们能收拢多少心向光明的艾瑞达?”

    少尉沉吟了一下,已非常稳重的口吻说,“保守估计,数量可以突破4000,在我方大胜,基尔加丹战死的消息传开之后,肯定会有一个爆发期,就以我儿时在玛凯雷废墟成长的经历和接触的环境来看,最终的数字可能在4W-5W人之间!”

    “不够!远远不够!”

    坐在另一边,穿着金色长裙的萨洛拉丝女王皱着眉头说,“人数的多寡,会影响到我们回归艾泽拉斯之后,在埃索达的话语权,先知的德莱尼人有130W,我们最少得有10W人,才能保证我们在新世界的力量。”

    纵使已经被强制转化为圣光生物,但双子那种习惯了阴谋论的思考方式却不会被改变,她们用精神链接讨论了几分钟,最终由萨洛拉丝女王下达了新的命令。

    “去吧,奈斯特,我们给你最高的权力,在燃烧军团溃败之时,在我们离开阿古斯的时候,我必须要看到10W以上的,归附了光明的同胞!”

    “如果你做的足够好,奈斯特,你将成为我们在新艾瑞达社会里的代言人…”

    奧蕾塞丝女士用一种诱惑的口吻说,“你喜欢被叫做大领主,还是国王呢?”

    “啪”

    奈斯特少尉立刻挺直身体,做了个标准的阿古斯军礼,大声喊到,

    “在下保证完成任务!我会亲自去一趟安托兰废土!必然不会辜负两位女士的期待!”

    “很好!”

    看着奈斯特少尉双眼中跳动的神采,双子满意的点了点头,“那么去吧,2700人你全部带上,阿古斯这艘船要沉了,聪明人是不会为它陪葬的!”

    “世界的未来,掌握在主人的手中,也掌握在我们手中!”

    奈斯特少尉退出了大厅,那种谨小慎微的表情立刻消失不见,双子似乎并不想被其他人知道她们是这场“新艾瑞达”运动的领袖,所以对外,一直是奈斯特少尉在联络,这也让少尉在他的同龄人当中成为了真正的“大人物”。

    “欧瑞斯,怎么样?我们要不要去安托兰?”

    一个暗红色皮肤的艾瑞达人在远方等待着奈斯特少尉,在看到他走出来之后,急忙迎了上来,这是少尉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诺兰,在参加了燃烧军团的强制入伍之后,奈斯特被分到了荒凉的克罗库恩地区,而诺兰则留在了环境更好的玛凯雷。

    和孤身一人的奈斯特不同,诺兰的父母还健在,而且他老迈的父母,就是那些从2W5千年之前活到现在的,曾见过阳光明媚的阿古斯,也经历过黑暗之日的“活化石”,在看到一身圣纹的奈斯特·欧瑞斯跟随圣光军团返回玛凯雷之后,诺兰在他父母的要求下,是第一个主动响应奈斯特号召的艾瑞达人。

    尽管这家伙对于重新信仰圣光表现的并不积极,但他不是个蠢货,就像是双子说的那样,阿古斯这艘船已经快沉了,尤其是在基尔加丹的死讯传来之后,任何稍有些智商的艾瑞达人,都知道该怎么选。

    他们不是纯正的恶魔,那些屠夫统统该下地狱,而他们,他们有更好的路可以走。

    面对好友的询问,奈斯特显得信心十足,他咧开嘴,在圣光的照耀下,这个原本狰狞的笑容变得异常平和,他拍了拍诺兰的肩膀,

    “走吧,我们去安托兰,我的兄弟,我们交了好运了!没准以后我就该叫你诺兰执政官了!哦,对了,先去拜访一下叔叔和阿姨,看看他们当年的朋友还没有联系,没准我们可以从这一方面入手!”

    诺兰还被奈斯特这突然冒出来的称呼弄得懵了一下,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也咧开嘴哈哈大笑起来,毕竟谁不希望自己能有个好前程呢?

    就在奈斯特和诺兰这一对“心向光明”的好兄弟在讨论着如何瓦解最后一部分同胞的心防的时候,在安托兰废土的最深处,永远燃烧的王座山脉-安托鲁斯堡垒里,一场秘密的会议也正在进行。

    这座堡垒本来是基尔加丹在阿古斯世界的“行宫”,这座大本营世界所有恶魔的高阶指挥官们都驻留在这里,曾经的安托鲁斯人才济济,很热闹,但现在,这里却一片死寂,建立在山脉中的宫殿已经没有了曾经主人的喧闹,若不是那些恶魔守卫巡逻还会发出一点声音,这里就会安静的犹如鬼蜮一般。

    “我们失败了!”

    在宫殿最深处,圆桌上坐着三个身穿盔甲的艾瑞达恶魔,2男一女,他们身上的伤痕代表着他们也是强大的战士,但实际上,这三位是整个安托鲁斯王座中仅存的高阶恶魔指挥官。

    艾瑞达战争议会!

    他们曾是阿古斯三人执政官麾下,负责管理阿古斯世界的唤醒者,在基尔加丹的蛊惑之下,他们也是最高一批倒向萨格拉斯的大人物,在转入军团阵营之后,在之后千万年的时间里,艾瑞达战争议会一直用自己睿智的战术眼光和天才般的战略设想为黑暗泰坦忠诚服务。

    整个燃烧的远征的所有战略计划,几乎都是由这三个最睿智的艾瑞达恶魔制作完成的,可以说,他们就是除了基尔加丹和阿克蒙德之外,燃烧的远征里最应该背负罪恶的首领。

    邪恶的策划者,疯狂的阴谋家,但却也是三个幸运的家伙,在基尔加丹带着阿古斯舰队去和艾泽拉斯舰队拼命的时候,他们正在玛凯雷废墟和死亡以及圣光军团作战,捡回了一条命。

    但所有人都知道,艾泽拉斯的野蛮人是不可能满足于那一次胜利的,他们需要的是更大的胜利,而只有在安托鲁斯才能取得。

    他们死定了!但他们不想死,所以他们需要自救!

    “如今,也只有一条路可以走了!”

    女性艾瑞达恶魔用沙哑的声音说,“召唤伟大的萨格拉斯吧…单靠我们,已经无法扭转战局了!”

    “不是还有部署在星球南面的舰队吗?”

    最后一个高大的艾瑞达将领说,“艾泽拉斯的舰队也是损伤惨重,我们完全可以依靠他们,再来一次…”

    “没用的!”

    女性恶魔有些意兴阑珊的打断了他的话,“新艾瑞达那些叛徒正在活动,那支舰队里有很多舰长都是经历过黑暗之日的老人了,在基尔加丹大人还在的时候,他们不敢诋毁,但现在…维伦回来了,带着胜利,人心浮动,他们已经不值得信任了!”

    “阿古斯这艘船…要沉了。”

    大厅里的火焰跳动的啪啪作响,越发显得这里的气氛凝滞,最终,最先开口的那个艾瑞达恶魔敲了敲桌子,

    “那就这么干吧!萨格拉斯大人正在赶来,但现在看来,我们得想办法强行打开一条传送通道了,但那需要祭品…很高级的祭品,我们没有…”

    “不!我们有!”

    女恶魔阴狠一笑,“别忘了,那个失败者还在玛凯雷呢,献祭他,就足够打开通道了!”

    “好!那就派人打入那个什么新艾瑞达的内部,去玛凯雷,等待时机,不过伙计们,我估计那些野蛮人不会给我们太多时间了,很可能在主人降临之前,我们就要面对死亡了。”

    “没关系,只要主人来了,我们依然会取得胜利,只不过是区区死亡,它怎么配和主人相提并论,在他面前,万物都只能臣服!我们才是…最后的胜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