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60.黑暗已至,世界悲鸣

60.黑暗已至,世界悲鸣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永夜下的玛凯雷废墟显得有些安静,以及有些诡异,这里毕竟是阿古斯世界的大墓地,除了某些需要汲取亡灵来进行试验的半恶魔,没有哪个脑子正常的人会出现在这里,即便是恶魔化之后,他们依然有一颗波动的心和灵魂。

    不过在今天,在挖出来阿克蒙德的灵魂石的那个小墓园里,那被挖出的土甚至都没有填回去,相反,一座六棱型的,黑暗的,刻满了亵渎符文的祭坛正悬浮在荒芜的地面之上,从那亮起的魔纹来看,这祭坛分明被激活了。

    之前那一伙盗墓的艾瑞达人的首领恭敬的双手捧着那心脏大小的灵魂石,跪在这祭坛之前,那些跟随他而来的艾瑞达人,则纷纷跪在他身后。

    他将手里的灵魂石高高举起,诚挚的放在了眼前祭坛的凹陷处,后退两步,大声喊到,

    “伟大的,永存的,至高的黑暗泰坦萨格拉斯,您的存在本身比这个荒诞的宇宙更古老,您的光辉就连无所不在的黑暗与阳光都无法掩饰哪怕一丝,您忠诚的仆人在这里向您祈祷,向您献上祭品,我们恳求于您,降临在阿古斯,您的荣光,您的军团已经被击败,这是耻辱的失败,唯有至高无上的您才能反败为胜,才能...”

    “废物!”

    一个闷雷一般的声音从那祭坛中响起,下一刻,那些跪地祈求的艾瑞达人的身体上便燃烧起了黑色的火焰,他们甚至连哀嚎都没能发出,就在这火焰燃起的那一刻,化为了灰烬。

    在凝实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回望你,但是它对你并不感兴趣,因为你对它毫无意义,每个人都期待自己能得到上位者的嘉奖,但从未想过,他的存在本身,对于上位者来说也不过像是一粒尘土一样,毫无意义。

    他可能会因为心情不好就捏死你,也会因为心情好就赏你一道火柱,世间最悲惨的事情就是这样,最不值钱的,没准就是一腔热血的忠诚,尤其是当他们选择了一个混乱的存在作为信仰的时候。

    阿克蒙德的灵魂石在神秘的力量牵引下,缓缓的升到了半空,大恶魔即便是再迟钝,此时也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他疯狂的挣扎着,想要从那种禁锢中解脱,但他即便是在全盛时,都不可能是黑暗泰坦的对手,更不要提现在,他只是一个躲在灵魂石里苟延残喘的残魂而已。

    “不!不要!伟大的主人,伟大的萨格拉斯,我是您忠诚的仆从,不要!”

    “咔擦”

    阿克蒙德的求饶声的第一句刚刚说完,那灵魂石就如同被看不到的手左右握着,然后猛然用力,将其从中央彻底掰断,紫色的灵魂从灵魂石里逸散而出,勉强能看到那是阿克蒙德的形态,他惶恐的向后看了一眼,然后飞快的超前窜了出去,似乎是想要逃离这里,但还没跑出两步,就被一种恍如黑洞一般的吸引力拉扯着窜向祭坛。

    “失败品不配谈及我的名字,你和基尔加丹,都是失败者!成为我的降临的祭品吧,这就是你这样的存在最后的意义了。”

    “不...不!!!”

    阿克蒙德紫色的灵魂被吸入那祭坛当中,在祭坛上方,一个肉眼可见的黑暗裂痕出现在天空,就像是有某个强大无比的存在想要将其彻底撕开,来变成一道可以随意进出的大门一样,但就在阿克蒙德的灵魂即将被完全吞噬的那一刻,一道从空间中亮起的火柱爆发开来,混杂着赤红色和银白色的光芒,那光刃将阿克蒙德灵魂的三分之一完全粉碎。

    这个大恶魔,甚至连遗言都没能说完,就被两个他惹不起的家伙彻底分尸了,真正的形神俱灭。

    这一剑砍来正是时候,那黑色的裂痕已经扩大到了大半个天空,就像是横置在天地之间一面黑色的镜子,虚空的风暴在其中肆虐,通往未知之处,似乎下一刻就要有一个毁灭一切的存在其中大步走出。

    但阿克蒙德献祭是不完整的,还有三分之一被狄克斩断了,所以这道门还没有完全打开,但拖不了太久了!祭坛已经启动,阿古斯的坐标和萨格拉斯所在的地方已经连同,黑暗泰坦只需要花一点点时间来进行精准定位,就能一脚踏入阿古斯世界。

    站在那撕裂一切的黑暗镜面之前,狄克能感觉到自己的头发被吹起,四周的一切都在虚空之风的吹拂下缓慢的凋零,并不是艺术性的说法,在狄克身边,那些残存的残垣断壁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风化,就像是带走了它们存在的所有时间。

    黑暗的碎屑在空中飞舞,吹动狄克背后的披风猎猎作响,还有天空之中的永夜都在这一刻被撕碎,在天边露出了惨白色的光芒,就像是毁灭的黎明一般。

    仅仅是站在这里,萨格拉斯的气势就从那黑暗镜面里渗透出来,让狄克感觉到了难以呼吸,他真的能对抗这样的对手吗?

    “你是...新生的泰坦?不不不...这气息,你踏上了泰坦之路!”

    萨格拉斯的精神如同一座大山一样压在了狄克的心头,他甚至没办法主动断绝这种联络,他做不到,对手的实力简直是碾压而来,在他面前,狄克连求得一丝清净都做不到,那种千万般灵魂的低语声让他心烦意乱,银白色的火焰在狄克身体表面绽放开,借助肆意燃烧的秩序之火,狄克才勉强将那些声音隔绝在身体之外。

    “黑暗泰坦?”

    狄克在精神中询问道,“我一直很好奇,以你的存在,怎么可能被混沌俘获?我很好奇,你真的屈从于混沌了吗?”

    “呵呵...你是漫长岁月中,第一个和我这么说话的人,我很怀念这种平等交流的感觉,但是...小生物,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回答你的好奇呢?还是说,在我即将过去的时候,你要站在那里,当面向我问个明白?”

    狄克深吸了一口气,

    “我会在这里等着你!”

    “好!有骨气!作为你勇气的回报,我会告诉你...不成为恶魔,怎么能战胜恶魔?不了解虚空,又怎么能克制虚空?现在...跑吧,让我体验一下很久没有过的追猎,让我看看,你这踏上了泰坦之路的存在,会不会给我一个惊喜。”

    “我不会逃走的!我会在这里等着你!”

    狄克咬了咬牙,那个声音冷笑一声,便不再回应了,似乎狄克已经无法引起他的兴趣了,狄克看了一眼那黑暗的裂隙镜面,他后退了一步,闪身离开了已经面目全非的玛凯雷废墟,再出现时,已经站在了一片混乱的克罗库恩基地之内。

    “维伦!”

    狄克喊到,片刻之后,拄着救赎法杖的老先知出现在了狄克身前,他正要说话,却突然看到了那个爬在狄克肩膀上左顾右看的艾瑞达小丫头,当四目相对的时候,维伦的嗓子里发出呵呵的咳嗽声,似乎是被吓到了,他震惊的后退了一步,显然,老先知知道那是谁。

    “嘿,我见过你!”

    阿古斯没有看到维伦的惊讶,她坐在狄克肩膀上,对维伦招了招手,“很久之前,你总是带着他们一起跳舞,我喜欢看你们跳舞,可是你们为什么要离开呢?是因为那个坏脾气的大叔吗?”

    面对星灵的质问,维伦说不出话,但狄克却将阿古斯从他肩膀山摘了下来,放在地上,然后牵着星灵的手,将其交到了维伦手里,他看着维伦,低声说,

    “带她去艾泽拉斯!保护好她!”

    维伦全身一震,下意识的挺起了胸膛,坚定的回答说,“我会用我的生命和灵魂保护她的,感谢你,狄克,你为我们真正带回了重要的东西!”

    狄克摇了摇头,他蹲下身,拍了拍阿古斯的脑袋,

    “你跟着维伦去艾泽拉斯,我很快就回去,小丫头,你愿意把你的家交给我吗?”

    阿古斯歪着脑袋看着狄克,蓝色的双眼里有一丝疑惑,

    “可是我把家给你了,我住哪里啊?”

    狄克对她笑了笑,将世界权杖取出来,放在了她手里,这玩意代表艾泽拉斯一部分存在,可以让阿古斯暂时寄居在其中,

    “我会给你一个新的家,一个温暖的,好玩的,幸福的家。”

    阿古斯接过漂亮的星光四溢的世界权杖,她很喜欢这个玩意,她翻来覆去的把玩了几秒钟,然后对狄克点了点头,

    “那好吧,我把阿古斯交给你了哟!”

    这一刻,整个世界轰然作响,狄克的意志在这一刻与这个残破的世界完全融合,在维伦眼中,这一刻的狄克的身体拔高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就像是一位真正的神灵一般骇人。

    精神晋升,象征存在,星球之躯...最后一步,彻底补全。

    狄克感觉自己的每一次呼吸就代表着这个残酷世界的呼吸,他在控制着了整个破碎世界的同时,也承受了这个世界无尽的痛苦。

    那种地面被撕裂的痛苦,那种天空被遮蔽的痛苦,那种水源干涸的痛苦,支离破碎的痛苦,这种从骨髓中蔓延而出的痛苦让狄克忍不住呲了呲牙,但他如今的精神已经坚韧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他没有发出一声痛呼,在习惯了将整个艾泽拉斯的未来抗在肩上之后,再加一个星球的苦难,也无所谓了。

    “到了新家...要和大家好好相处哦~”

    狄克拍了拍阿古斯的脑袋,他的额头上满是冷汗,小丫头伸出手,帮他擦去了那汗水,狄克朝她温和一笑,“替我给我的妻子们说一句,我爱她们...如果我很久都没有回去,告诉安薇娜,让她帮我照顾好她们,记住了吗?”

    “嗯!”

    阿古斯用力点了点头,将世界权杖抱在怀里,看着转身离开的狄克,朝他使劲挥手,

    “要早点回来哦,狄克!”

    狄克头也不回的朝着身后摆了摆手,在维伦和伊利丹,奥丁的脑海中说道,

    “他还有最多3个小时就会突破虚空封锁...去吧,能带多少人,就带多少人,回去...回去德拉诺,回去艾泽拉斯,把我们胜利的消息带回去!”

    “那你呢!狄克...没有你的胜利,有什么意义?”

    “如果我回不去,就告诉他们...狄克死了,死在和宇宙最黑暗的生物的战斗里,他所得其所...”

    狄克的声音有些颤抖,“这是我的使命,这是我该做的事情...必须要有一个人留下来阻挡他,否则你们一个都走不掉!”

    “快走吧!永远不要再回来...”

    银色的火焰在圣骑士身体之外点燃,将他的存在覆盖在了绚丽的银白色盔甲当中,蒙上了一层火焰的天神之力咧咧飞舞,还有背后的璀璨星河之翼,以及他头顶上的秩序王冠,那环绕在身体周围的秩序圣纹,还有他左手上的阿格拉玛之盾,右手上的提沙拉彻·烈焰撕裂者。

    整个天地都在这一刻发出了轰鸣,在那贯穿天地的银色光辉当中,狄克的身影是那一抹画卷里最深沉的一笔。

    而在世界之外,在那无法看到的虚空裂隙当中,第一抹火焰开始熊熊燃烧。

    黑暗已至,世界...悲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