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4.糟糕的同行者

4.糟糕的同行者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长达近1300米的“圣光虔行者”停泊在起源之星的地面上,就像是一只轻盈的蜻蜓一般,装有最先进的虚空引擎,给了这艘漂亮的星舰难以想象的超级性能,即便是从星空中快速降落,在悬停在地面上方5米的地方,也没有一丝颤抖,甚至连一丝杂乱的声音都没有。

    平和的就像是不属于这个世界一样,优雅的像是众生之外的观察者。

    “咔”

    星舰下甲板那严密合拢的登陆舱门向外划开,就像是最精美的蛋壳上出现了一丝裂痕。

    穿着作战服的休伦,格力斯走出舱室,凯尔曼上校和巴斯隆少尉则是全副武装,这两位大人物虽然有强大的力量,但这种护卫本身则是一种态度的表明,实际上即便是遇到了危险,也不会让上校和少校参与到战斗里的。

    在这些大人物踏上起源之星地面的同时,在星舰后方,传送光芒打开,一支300人的钢铁卫队已经排队走出了星舰,这些忠诚无畏,堪称艾泽拉斯联邦最出色战士的钢铁武士们,将是这一次探险的防御力量。

    和2000年前相比,现在的钢铁军团的改变主要在于身躯的材质和武器系统的改进上,像是休伦这一次率领的,配给给特殊任务的精锐钢铁武士的身躯材质,都是来自遥远的伊格尼斯大星区,那是纪念牺牲的掌炉者而起的名字,也是联邦最重要的矿物来源之一。

    这种表面涌动着漆黑色光泽的金属能承受多种极端环境,在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二次延展,通过特殊的仪器,来重塑他们重伤的身躯,而钢铁武士使用的武器系统,比士兵们使用的更强大,标配是备弹4W发的破坏性高爆速射机枪,两把用于格斗的电光斧,一把用于破坏性投掷的震荡长枪,还有破坏性极强的泯灭手雷。

    堪称武装到了牙齿,这样一支300人的精锐军团,可以对抗最少10倍以上的恶魔,如果有足够精妙的指挥,还可以创造更惊人的战绩。

    值得一提的是,在最初时活下来的那些钢铁士兵们,在漫长的时光中,在无尽的战斗中,得到了灵魂的足够补给,会产生类似于守护者们一样的完整意志和情绪,对于这些“觉醒”的钢铁士兵们,联邦非常优待,甚至把他们当成艾泽拉斯的本土文明。

    伊格尼斯星区,就是由这些觉醒的钢铁士兵们统治和维持的,那是联邦真正的大后方。

    休伦第一个踏上了起源之星的土地,他在头盔之下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掩饰不住的喜悦和兴奋,但随即却又感觉到了这个世界那种挥散不去的死亡气息。

    他看着这满是灰尘和荒芜大地,看不到一丝生命存在的绿色,在抬起头的那一刻,总能看到极远处那链接天地的灰尘风暴,这里已经被废弃了1500年!这世界早就死了。

    真是难以想象,他居然会选择在这里停留这么久。

    休伦的胡思想乱还没结束,格力斯的手掌就放在了他肩膀上,

    “有人来了,拿起武器,小心!”

    休伦回过神,下意识的将自己的手杖轻轻一扭,下一刻,那手杖飞速变形,在古老而强大的魔法的支撑下,飞速变成了一杆通体蓝色,顶部装饰着弯月和星光徽记,中央缠绕着画满了神秘符文的蓝色绶带的漂亮而高贵的法杖。

    “咔”

    休伦将其拄在地面上,三个金色的光环在众人身体上升腾而起,作为一名出色的战斗牧师,休伦已经可以做到大规模的加持这种增益性魔法的程度了。

    不过在越来越大的风沙里,休伦也看到了前方隐隐约约的来客,他稍有些放松了警惕,对格力斯说,

    “别担心,伙计,是暮光之锤那帮人。”

    “就是因为他们!我才让你拿好武器的,别忘了长辈们的教诲,这些被流放者不可信,尤其是那些虫子!”

    兽人从腰间抽出了两把小型战斧,轻轻一挥,那暗红色和冰蓝色的战斧就像是休伦的法杖一样,飞快的扩大,最终成为了两把狰狞的重斧,缠绕着火焰和冰霜的气息,这绝对是来自至高母星的极品附魔武器,否则不可能承受这种变形符文的加持。

    而上校和少校已经取得了钢铁卫队的指挥权,在他们的指挥下,钢铁士兵们迅速的将两位长官保护了起来,但休伦一挥手,示意自己不需要保护。

    “我在大三角星区有幸见过暮光之锤的“主宰”,和他有过交流,实际上,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太恐惧他们,最少在这个地方,我们是同伴。”

    休伦对格力斯说,“我亲眼见过那位主宰所控制的力量,堪称意志所向,万物消弭,那些服从于他意志的虫族,那些卡拉克西维斯的战士,它们甚至能用纯粹的冲锋毁灭一整艘星舰,联邦的那些老头子不也承认了他对于3个大星区的控制权吗?”

    “别担心了,我的兄弟,在我们要寻找的事物面前,暮光之锤不敢有什么想法,一旦出事,就算是它们至高无上的主宰,也承受不起那种后果!”

    两个人谈话间,对面风沙中的人影已经靠近了,相比人类这边全副武装,暮光之锤来人却显得非常轻松,它们只有15个人,除了4个身穿黑袍兜帽,遮蔽了一切皮肤,全身散发出苦修者气息的人类之外,其他的11个全是螳螂妖的经典形象。

    而为首的那个螳螂妖则更加高大,最引人瞩目的是,在它前行的每一步之下,那些风沙都会被无形的风之刃切开,就像是永远流动的风停留在它的身边,受它驱使一般。

    这高大的虫人就站在人类方阵前方5米的地方,用那双复眼仔细打量着周围,它似乎对于那些武装到牙齿的钢铁卫队不屑一顾,最终将冰冷的目光停留在了为首的休伦身上,总督立刻感觉到了一丝压力,那是一种几乎被看穿的感觉,在这个古怪的螳螂妖面前,他似乎保证不了任何秘密。

    螳螂妖一直是艾泽拉斯联邦相当神秘的种族,在旧时代就以独行和不合群作为特点,在进入星际时代之后,除了大型战争,它们几乎不和联邦军团打交道,而据说这个好战的种族到目前为止,已经吞噬了超过7个和它们极其类似的虫族文明。

    据说在那位神秘而可怕的主宰的主持下,这些螳螂妖已经产生了新的进化方向,它们内部流行着一种特殊的“幽能”魔法,在虚空迁跃上甚至比联邦的科技更加发达,不过这些虫族在占据了三个连在一起的大星区之后,就停止了扩张的举动,而是派出尖兵在整个星域搜索一些特殊环境的星球。

    休伦在一份秘密文件上看到过,据说这是为了保证虫族赖以生存的凯帕圣树的繁衍,他们似乎和联邦高层达成了某种秘密协定,虽然看上去两者毫无关系,甚至偶尔会爆发一些摩擦,但休伦和格力斯都知道,暮光之锤的虫族和联邦政府的联系,要比普通人认为的紧密很多。

    他们不是朋友,但却是以利益共同者的形态站在一起的,而且据说那位主宰在旧时代的时候,还和传奇英灵们有过一些“故事”,理论上说,他们其实是一代人,彼此之间的恩怨情仇,可比现在的后辈想象的要复杂的多。

    对于这种已经无法被时间控制的存在们来说,彼此之间的联系,可是要超越所谓的利益的,就连联邦本身虽然看上去是在议会的控制之下,但休伦毫不怀疑,一旦议会触怒了那些在英灵殿沉睡的传奇英灵们,他们顷刻间就会失去一切。

    “呵呵...你是休伦?我从你身上嗅到了米奈希尔的味道!”

    螳螂妖发出了一声诡异的轻笑,他的声音直接在众人脑海中响起,“你们用武器对着我,你们知道在虫人社会里,这代表什么?又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吗?”

    这种能量显化的姿态显然不是一般的虫人能够达到的,从这名高大的,背负着厚重而精致的琥珀重剑的螳螂妖身体上悬挂的那些特殊意味的纹章上,休伦很快觉察到了它的身份。

    而面对这种隐隐的威胁,他不卑不亢的回答到,

    “很荣幸见到您,传说中的12英杰之一,虚空掠风者克尔鲁克先生!但我此刻站在这里,代表的不是我个人,而是艾泽拉斯联邦的意志,还是说,您带来了关于主宰要和我们决裂的消息?”

    掠风者的气势为之一停,他立刻意识到,打嘴仗他可不是眼前这人类的对手,他的双臂垂下,轻轻一挥,一道极致的呼啸风暴在两方更远处的大地上爆开,将那经久不息的沙尘风暴吹向两侧,就像是在土黄色的天空中为众人开出了一条道路。

    “好了,小崽子们,你我都知道这一次我们要找的是谁,但我要说,他在你们眼里和在我眼里的感官是不一样的!”

    克尔鲁克没有因为休伦的强硬而恼怒,他转过身,大步走向那清开的道路之中,他的声音依旧在众人脑海里跳跃,

    “时间对于你们是最恶毒的毒药,但对于我来说,那只是无聊的流动之物,世界管理者的身影还停留在我的记忆里,恍如昨天一般,出生在这个时代的你们,永远无法理解他对于我们那个时代的人的意义,是的,我是虫族,我没有你们那种软弱的感情。”

    掠风者的左爪放在空中,似乎是在感触那空气流动的气息,他的声音变得低沉,

    “但拯救就是拯救,他对于那个世界做到的一切,这种崇高的牺牲值得我们永远铭记,他不只是你们的英雄,就连那些狡诈的艾瑞达都会铭记他的恩情,将他的雕塑竖立在他们能达到的每一个世界的地面上,所以,不要把这当成一场旅行。”

    “把它当成一场朝圣吧!这也是我在主宰的命令下赶来这里的原因,如果不是和托克虫族的战争达到了最关键时刻,主宰绝对会亲自前来,但现在,他希望用这种方式,来表达他对于老朋友苏醒的喜悦。”

    掠风者大步向前,休伦迟疑了一下,然后挥了挥手,

    “跟上吧!”

    格力斯在休伦耳边低声说,“你相信克尔鲁克的话吗?”

    休伦看着前方那个扭曲的,拥有虫子身体,但似乎更像是人类灵魂的存在,他点了点头,

    “我相信,虽然虫人不是个很好的同行者,但现在,我们需要它们的力量,而且说句实在话,克尔鲁克如果抱有敌意,你觉得我们这些人能挡住它吗?那可是能用纯粹的力量撕开星舰的存在...它早已经超越了我们所认知的力量本身。”

    “但虫子们在普鲁克星区的行为可不怎么友善...”

    “得了吧,格力斯,在上层眼里,这里发生的一切冲突和摩擦,不过是小孩子的游戏罢了,你真的相信普鲁克星区的意义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重要吗?”

    休伦挥了挥手,百无聊赖的说,“人类,虫人势力,还有那些讨厌的艾瑞达人,那个星区不是每天都在上演这种剧目,无非就是为了资源,动态的平衡。”

    最后,休伦用一句话结束了两个人之间的交流,

    “这就是星际时代的和平,没有人愿意打破这一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