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5.金字塔

5.金字塔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总督的观点是正确的。

    在普鲁克星区,方圆数百万光年的广阔区域里,联邦政府控制的区域在2分之一左右,剩下的一部分由虫族的尖兵控制,还有一部分则落入了那些狂热的艾瑞达人的手里。

    联邦需要的是资源,虫人需要的是凯帕圣树的生长环境,而艾瑞达人,这些在2000年前从破碎的阿古斯逃得一命的家伙们,他们那扭曲的身体里包含着一部分恶魔的血脉,他们追求的,更多的是单纯的势力控制和霸权。

    这大概是源于失去家园,被迫逃生之后的种族屈辱,以及那种天生混乱的思维造成的一种文明本质,在当年艾瑞达随着艾泽拉斯舰队回到德拉诺之后,他们就被安置在了纳格兰草原和地狱火半岛,最初的数量不过12W人,堪称袖珍种族。

    在初代君王奈斯特·欧瑞斯大帝的手腕和英明领导下,新艾瑞达帝国几乎是第一批冲入星空的势力,奈斯特深刻的认识到了艾瑞达人的不足,所以他选择和先知维伦统帅的德莱尼人联合,最终组成了双子王国的存在模式。

    德莱尼人和善,宽容而且注重智慧,艾瑞达人阴狠,鲁莽但强于力量,双方组成了一种互补的形态,最终成功的将阿古斯的文明重新在一颗距离艾泽拉斯并不远的星球上复苏,然后在1700年的时间里,将其影响力扩张到了多达18个大星区当中。

    “艾瑞达人对于领土的贪欲是联邦所有种族中最让人难以理解的,而他们对于胜利的渴望,更多的是出自血脉中的最深层意志,在初代君王奈斯特·欧瑞斯遇刺身亡之后,他的子嗣还无法控制这狂野的帝国,那种危险的渴求正在逐渐影响这个文明的未来,但只要先知维伦还存在一天,他们就会是我们最值得信赖的盟友!”

    这是在200年前,奈斯特大帝在多尔摩斯星区战场遇刺身亡之后,由当时的联邦议长欧文-普罗德摩尔在联盟会议上说出的话,这200年的发展也证明了早已经逝世的欧文先生的精准目光。

    维伦牢牢控制着新艾瑞达帝国,他谨慎的用他古老的智慧指印着人民的发展,奈斯特的儿子也在先知和隐藏于幕后的艾瑞达双子的教导下快速成长,可以预见,这个帝国在未来数千年里,都将维持这种蛮横而快速的发展。

    虽然对于高层来说,新艾瑞达帝国是联邦开疆拓土的一把利刃,但对于联邦内的其他文明来讲,和这样热衷于力量和征服的文明相处,就有些难受了。

    艾瑞达人不难打交道,只要你能满足他们合理或者不合理的要求。

    但实际上这是不可能的,他们的胃口太大了,作为普鲁克大星区的总督,艾瑞达在星区建立的势力,绝对是让休伦最头疼的事情之一。

    几乎每天都有人类驻军和艾瑞达军队发生冲突和摩擦的消息,有时候甚至会爆发流血冲突,休伦必须得把握住那种相处的力度,不能太过软弱,也不能太过强硬,前者会让那些家伙小看,后者会刺激到那些精神不怎么正常的家伙。

    不过如果有战争发生,他们却又会成为休伦最值得信任的战友,这些狂热的战士会将对荣耀和胜利的追求执行到底,总之,这是个很麻烦,却又不能缺少的种族。

    “嗡”

    星舰迁跃的震动出现在了起源之星的星域当中,破空而来的是27艘特殊的星舰,它们像极了传闻中第一舰队的“光荣旗舰”风暴要塞号,都是由巨大的水晶组成了战舰的舰体,而用复杂而奇特的合金结构,来支撑星舰的其他部分,看上去就像是一颗颗漂浮在星空当中的璀璨宝石。

    除了最常见的紫色之外,还有赤红色的,淡绿色的,黄色的,琥珀色的,从远处看去,就像是最美丽的宝石王宫,但任何敢小看这些宝石星舰的对手,都会付出惨烈的代价。

    艾瑞达人没有丢掉他们与生俱来的珠宝加工的天分,在联邦提供的星舰资料的基础上,开发出了这种独特的星舰结构,攻击性,防御性都要比联邦战舰更强,还能组成特殊的联合攻击方阵,但缺点是制作周期相当慢,无法形成大规模的星舰海。

    但是在两者配合的时候,却能组成1+1=11的强横效果。

    “拉基什将军,我们已经抵达起源之星!”

    一名穿着星舰制服的秘书官朝坐在旗舰“艾瑞达之锤”号指挥椅上的长官汇报到,“人类和虫族比我们来的更早,他们已经登陆了!”

    “那还等什么?我们也登陆!”

    拉基什...也就是维伦的儿子,这艾瑞达人还保有恶魔化的躯体,但是在父子相认之后,他在维伦的亲手引导下,重新归于圣光的怀抱,他暗红色的皮肤之上,绘刻着密密麻麻的圣纹,在行走之间,就会有厚重的圣光逸散而出。

    在数千年的征战中,拉基什已经成为了新艾瑞达帝国的一线将军,他在昨天还在多尔摩斯星域战场痛宰那些恶魔,但来自他父亲的一封调令,就让他带着麾下最强大的突击舰队,赶来了普鲁克星区,14个小时走完了普通舰队需要走半个月的路程。

    当然,这种以牺牲星舰稳定性的多次迁跃是值得的,作为长生种,拉基什可是亲眼见过狄克最辉煌的时代,他很清楚的知道这个名字对于联邦来说意味着什么。

    拉基什提着自己的指挥刀,从指挥椅上战旗,副官立刻为他拿来了特质的作战用盔甲,新艾瑞达文明的盔甲采用的是复古设计,看上去就和2000年前的盔甲没有区别,但实际上内部已经被先进的科技改变了太多。

    但不管怎么说,新艾瑞达文明的军服,在整个联邦境内,都是非常流行的,而他们宣扬的热血,胜利和荣耀,也是最能吸引年轻人的。

    拉基什伸手拿过血红色的头盔,将其扣在了脑袋上,他头顶上左边的恶魔长角是残缺的,这是新艾瑞达帝国的标志,2000年前的那一场大撤退改变了太多东西,但不管如今的艾瑞达帝国是如何的强大,统治阶层都从未忘记过奈斯特·欧瑞斯的宣言。

    “他们已经自由了,他们不再会以谁的仆从的身份活下去。”

    这残缺的长角,就是艾瑞达自由的证明!

    “纳尔克,你在这里坚守停泊锚地!”

    在走入传送光柱的前一刻,一身戎装的拉基什对自己的副官说,“注意和人类舰队保持通讯,我听说这个星区最近有恶魔出没,要打起12分的精神!”

    “遵命,将军!”

    纳尔克快速回应,然后问了一句,“将军,您不需要再多带一些人吗?人类和虫子都在那里,只带50人,一旦有意外发生的话...”

    “不用担心,纳尔克。”

    拉基什的脚步停顿了一下,“不会有人在这一次探索里对同伴拿起武器的,那将是对真正伟大者的亵渎,我们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恶魔...我有预感,这一次不会那么平静的,在我们回来之前,所有舰队的武器系统都保持开启状态!”

    “遵命!”

    拉基什带着自己全副武装的卫队踏入了传送光柱当中,在微弱的传送眩晕里,他的双脚接触到了地面,但随之而来的就是厚重的沙尘,几乎遮掩了他眼前的一切。

    “这见鬼的地方!一股死亡的味道。”

    拉基什骂了一句,伸手打开了头盔里的净化装置,很快,不算特别清新,但最少可以保证呼吸的空气进入了鼻孔当中,将军伸手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仪器,然后带着卫队在狂野的,能见度几乎不到3米的风暴沙尘中向着前方快速前进。

    而在另一边,虫人和人类的队伍,也站在了起源之星那永不停息的沙尘风暴之外,这道贯穿天地,席卷了数万吨尘土而形成的沙尘龙卷几乎就是起源之地的标志性景观,甚至在整个普鲁克星区都很出名,但却没有人敢进入看看那沙尘中心的景象。

    实际上,也没有人能进去。

    这沙尘龙卷并不如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根据致远星土著文明的说法,任何进入其中的生物,都会被视为向神灵挑衅,会遭到无可想象的神罚,这个说法太过迷信。

    但包括上一次来自至高母星的探险者协会的成员,使用最先进的仪器都没能弄清楚其中包含着什么,根据他们传回母星的报告来看,这层风暴当中,或多或少的都蕴藏着一丝凡人无法理解的力量。

    他们将其称为“神力波动”,但实际上,那种能量应该被称为泰坦能量。

    在如今的至高母星上,在旅行圣地奥丹姆的城市最下方的秘密基地里,还存有超巨量的泰坦能量。实际上,休伦本人也是在得到了两种力量的具体对比之后,才下定决心带着舰队前来起源之星的。

    休伦估计,凯尔曼上校是起源之星有史以来第一个真正踏入了这沙尘风暴中的生灵,而他的踏入其中,没准就是那位存在即将苏醒的证明。

    掠风者克尔鲁克面对那如海面上的大龙卷一样的沙尘风暴,它的复眼里闪过了一丝特殊的怀念,他伸出手,从身边的黑袍侍从手里接过了一个木盒子,其中放着一面古老的勋章,英杰扭头看了休伦一眼,他的声音在休伦内心中响起。

    “你准备好了吗?”

    休伦从贴身的口袋里取出了一条银色的坠饰,而格力斯则举起了自己的左手,那上面是是一串黑色的手环。

    这些物品看上去平淡无奇,实际上都是经过奥杜尔的能量冲刷形成的一种特殊的辨识物品,比如在各个星区都有一些联邦议会直属的秘密机构,就是要通过这些辨识物品才能进入其中。

    他们向前走出一步,那阻拦了无数生灵数千年的沙尘风暴发出了从未出现过的狂野吼声,就像是在警告这些进入者,但在他们手持这些辨识物品前进的那时候,这风暴终于不再阻拦,那龙卷沙尘依旧在盘旋,但是在他们大步走入其中之后,那盘旋的龙卷周围,却出现了三个空洞。

    诡异的,空白的,不存在任何阻挡,却又没有影响整个大风暴完整的空洞,就像是三条进入金字塔当中的通道,上校和上校急忙跟上,他们行走在那空洞当中,还会抬头看向周围左右。

    但入目之处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沙尘风暴的壁垒,也不是那种流动的沙土,更像是一道特殊的光晕,在沙尘中笼罩着前行的道路,那光芒之外是特殊的银色和七彩色的幻影之光,还有赤红色的火焰偶尔出现,就像是在最奇幻的想象中才会出现的景色。

    就像是通到另一个世界一样。

    “果然,他还认识我们...他还能记住家乡的气息和味道,他在欢迎我们!”

    休伦的心灵涌动着那种特殊的感知,就像是感觉到了一双温暖的手在他的心灵上拂过,尽管他知道,那是2000年前的先祖之人,他知道他和他仅有的联系就在于血脉,但是当真正距离那存在越来越近的时候,他的一切成熟和得体都被那种最深沉的喜悦击溃。

    在这一刻,休伦感觉到了一种使命!难以形容的感觉。

    如果他出生,成长,所经历的一切都有既定的命运,那么一定就是为了这一刻!

    他即将以米奈希尔的名义,为艾泽拉斯迎回最古传说之人。

    那人中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