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9.那里的光明,是否一如往昔?

9.那里的光明,是否一如往昔?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休伦·唐·米奈希尔,阿巴德·米奈希尔陛下的独子,狄克铎·唐·米奈希尔陛下的孙子,卡莉雅·米奈希尔陛下的曾孙,狄克真正的血脉继承者,也是在他失踪之后,艾泽拉斯星域留存的唯一血脉。

    他也是艾泽拉斯少有的,在出生时就具有了可以自由进入奥杜尔圣殿资格的人之一,他血管里的血早已经成为艾泽拉斯的象征之一,在最上级圈子中,休伦这一系也被称为“最靠近神的人”。

    不过米奈希尔的发展却多少有些让艾泽拉斯星灵艾露恩失望,身负狄克的血脉,却在3代中,连一个传奇之人都未曾出现,更别提如同他们的先祖一样踏入泰坦之路。

    他们太看重俗世的权势了,但考虑到休伦血脉的另一半,这也是无可非厚的事情。

    此刻,在普鲁克星区的边缘,起源之星的大金字塔里,休伦朝着那颗悬浮在这神秘空间中心的灵魂石伸出了手,它显得一片漆黑如墨,在外表上甚至没有一丝光芒,看上去充满了一种神秘的感官。

    他的指尖接触到了那水晶的表面,有一丝微凉,就像是直入心底的感触,但很快,似乎是察觉到了外物的靠近,这水晶微微震动,一点灼热又从那微凉中浮现,在休伦的指尖缠绕。

    “嗡嗡”

    被他背负在身后的盒子里传来了一阵轻响,提沙拉彻感觉到了那沉睡灵魂的苏醒,这创世神兵似乎在为主人而鸣,在数千年之后,它漫长的等待终于有了回报。

    掠风者的复眼里也有了一抹激动,休伦深呼吸,似乎是想要将躁动的灵魂抚平,但下一刻,一抹璀璨至极的银色光芒从那水晶中显现,将在场的所有人,都吞入了那光芒当中。

    并不炽烈,也不灼热,更没有伤害,有的只是一种清风拂面般的温和,就像是一双温暖的手将众人拥抱了一样,在那耀眼的银色光芒消散之后,映入众人眼帘的,是一片被风吹拂的草原。

    天空碧蓝,清风温和,阳光洋洋洒洒又并不霸道,入眼之处,都是随风摇摆的青草,而在空气中,则是一股难以想象的清新,在从环境那么焦躁的起源之地进入这个和善的世界里,这让所有人都有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而在众人眼前不远处的地方,一颗茂盛的树矗立在草原当中,那树很低矮,在树下摆着一副桌子,和7副椅子,一位身穿白袍的男性正背对着他们,坐在那椅子上,似乎是在品味这难得的平静。

    “那是他吗?”

    兽人向前走了两步,又扭头看向在这里唯一见过狄克的克尔鲁克和拉基什,这两个从2000年前的时代走过来的悍将点了点头,然后大步向前。

    “管理者,我们跨越了时间的瀚海,终于…再次见到你了。”

    拉基什在距离狄克5米远的地方单膝跪地,而克尔鲁克则做了一个螳螂妖的礼节,这种问候换来的,是狄克的起身,他转过身,看着曾经打过交道的人,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温和的笑容。

    “啊,你们来了。”

    圣骑士耸了耸肩,“你们来的可比我想象的早得多,区区2000年,艾泽拉斯竟然就已经发展到了这个程度…克尔鲁克,克尔苏加德还好吗?”

    这个陌生的名字让在场的人有些摸不着头脑,尤其是对凯尔曼和巴斯隆来说,他们这些出生在星际时代的人,只是知道虫人的首领叫“主宰”,是个神秘的存在,甚至连休伦和格力斯这样的血脉贵族,也只是知道主宰曾经是人类,他的名字,在艾泽拉斯联邦已经成为了一个禁忌一样的存在。

    而面对狄克的询问,克尔鲁克恭敬的俯身回答到,

    “主宰的情况很好,如果不是和卡拉克希的战争让他无暇分身,他恐怕会亲自来迎接您的归来。”

    “迎接我?”

    狄克哑然失笑,“我倒是觉得,我现在这个状态,还是避免和他见面的好,那家伙说不定会拿我做什么诡异的实验之类的。”

    这个玩笑就不是克尔鲁克可以评价的了,他理智的后退了一步,狄克又将目光放在了拉基什身上,

    “那么,我猜,我的老友维伦也还没有被时光送走吧?”

    拉基什点了点头,

    “父亲在听说您的消息之后,也曾打算亲自前来,但他的身体情况不容乐观,德莱尼人的长寿也是有尽头的,但能在进入英灵殿之前,再看到老朋友,我想父亲也会了却最后一个遗憾了。”

    “嗯,我也很想念他,在偶尔浮现起的旧日之梦里,我曾不止一次梦到和那些老朋友一起征战的岁月,啊,千年的等待终于到了尽头,这是件好事。”

    狄克笑盈盈的越过拉基什,他的目光在剩下的众人中扫了一眼,上校和少校的灵魂立刻变得虚弱而无力,以他们的存在力量,甚至连这泰坦之灵的注视都无法承受,好在狄克及时移开了目光,最终停留在了休伦和格力斯的身上。

    “你…你应该是加尔鲁什的孩子,对吧?”

    狄克对格力斯说,后者想说些什么,但面对眼前的人,他最终只是点了点头,以兽人特有的声音回答道,

    “是的,狄克大人,我是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的曾孙,格力斯·地狱咆哮,普鲁克星区的舰队指挥官!很荣幸见到您,这一天将是我生命中最荣耀的一天!”

    “不不不,地狱咆哮的荣耀永远存在于战场之上,血与火之间,而不是面见一个已经该被时间淘汰的老头子。”

    狄克伸手拍了拍格力斯的肩膀,“你会是个好战士的,我相信,格罗姆和加尔鲁什会以你为荣的!”

    这个评价让格力斯喜上眉梢,尽管血脉贵族的荣耀并不需要其他人的认可,但眼前的存在实在太过特殊,这个评价也因此显得含金量十足。

    最终,狄克的目光落在了休伦身上。

    他的眼神变得越加柔和,休伦的特殊瞒不过一位泰坦之灵的目光,他一眼就看出了眼前这年轻人和他的联系,那种隐隐的存在于血脉当中的回应,哪怕已经失去了实体,但是那种刻入骨髓的传承却做不得假。

    “孩子,告诉我,你叫什么?卡莉雅她…她还好吗?”

    休伦原本正在因为面见祖先的缘故而惴惴不安,狄克审视的目光也让他更加紧张,而知道这个问题出现之后,年轻人的身体才停止了颤抖,和狄克一样,他也感觉到了眼前这个从未见过的伟大存在,和他之间的联系。

    他抬起头,看着狄克。

    他有一头黑色的头发,并不英俊甚至有些普通的长相,穿着普通的白袍,丝毫不见高贵和儒雅,但唯独那双眼睛,在直视那双眼睛的时候,休伦感觉到了两个漩涡一样的存在,要将他的精力和注意力完全吸纳到其中。

    在那漩涡的惊鸿一瞥里,他似乎看到了整个宇宙和无尽星空,但在回过神的时候,却又发现似乎什么都没有看到,以前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境一样。

    他微微低下脑袋,用一种晚辈的口气,和一种掩饰不住的冷漠回答到,

    “我叫休伦,休伦·唐·米奈希尔,我的老祖母在1341年前已经逝去了,她等了你足足2000年,即便是在死后,也要成为英灵,在冰冷的奥杜尔圣殿里等待你的归来,你辜负了她2000年!我父亲曾告诉过我,即便是在死亡的时候,她依然满怀希望的看着天空的群星,她每一天晚上都会在希望和失望之间度过,整整2000年!”

    始终是有怨气的,尤其是目睹了最亲近的人的悲伤,那种近乎绝望的等待,在回忆起卡莉雅女王悲情的一生的时候,休伦忘记了狄克的身份,忘记了两人之间的差距,忘记了一切,他的双眼泛红,盯着狄克,

    “还有吉安娜,莉亚德琳,希尔瓦娜斯,还有安薇娜…我的长辈们在那冰冷的群山之巅苦苦守望…你让他们失望了!”

    “你让她们整整失望了2000年!”

    “好了,休伦…别说了。”

    格力斯看着狄克变得越加悲伤的面孔,有些心惊胆战的拉扯着好友的手臂,其实在他看来,那几位主母的等待其实未曾不是一种幸运,他见过很多得到了亲人死讯的人,在接到消息的那一刻就被彻底击溃了。

    休伦为他的长辈打抱不平,但他没有想过,没准那种带着希望的等待,对于主母们来说,其实也是一种幸福。

    “孩子,我…我确实对不起她们…我…我其实困守在这里的每一天也都在思念着我的爱人们,但我就如同囚徒一般…”

    狄克自嘲着回答说,“我无法移动哪怕一丝一毫,我的意志也只能笼罩在这座金字塔里,那些凡人,我尽可能的教会他们知识,那是我用尽最后力量的最后尝试,但他们最终让我失望了,他们迈入星海之后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转身来杀死我,试图夺取我的一切,并不是每个文明都能成为艾泽拉斯…我在愤怒之中曾想要毁灭一切,只差那么一丝就会坠入黑暗,但我最终坚持了下来,我知道,你们会来的。”

    狄克张开双臂,将手足无措的格力斯和休伦轻轻抱入怀中,

    “谢谢你们,孩子们…你们果然来了,在我即将绝望的时候。”

    “您…您不是已经苏醒了吗?”

    格力斯在狄克放开他们之后,惊讶的左右看了看,问到,“您甚至可以制作出笼罩大金字塔之外的梦境。”

    “哦,这个问题问的很好…格力斯,那你什么时候会做梦呢?”

    狄克笑着看向兽人,他摇了摇头,

    “泰坦之灵的存在是你们无法想象的,我只能告诉你们,我并没有苏醒,而且现在的我,是有史以来最虚弱的状态,如果不是提沙拉彻的庇护,我很可能在那些叛逆凡人的反攻中,成为第一个被凡人杀死的泰坦。”

    “只有回到艾泽拉斯,经过泰坦能量的灌注,我才能真正苏醒过来,你们看到的,只是我的一丝意识而已。”

    圣骑士后退了两步,他看着格力斯和休伦,在两个人的情绪微微平复之后,狄克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那么…休伦,格力斯,告诉我,现在的艾泽拉斯,是不是和曾经一样勇敢,正直,不屈?”

    “是的!陛下!”

    格力斯大声回应道,“在您为艾泽拉斯带来了新的曙光之后,我们的文明已经踏入星海,2000年的征战里,我们从未辜负您为我们赢得的无限未来,我们从未屈服于任何对手!”

    “艾泽拉斯战旗飘扬之处,皆为我们的领土!”

    “很好!”

    狄克释然的松了口气,他转向休伦,他的血脉继承者已经从那种愤怒中平复,正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那么,告诉我,休伦,故乡的光明,是否一如往昔?”

    “是的,艾泽拉斯依然如同曾经一样美丽,而且它的存在,也因为您的意志,而变得更加辉煌而伟大,那个世界在期待您的归来,老祖父…我们在期待您的归来!”

    看着休伦最终平和而微微湿润的眼睛,狄克的笑容越来越盛,

    “好!那就让我们回家…让我回家吧…”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