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艾泽拉斯圣光轨迹 > 爱与家庭-老弗丁的故事

爱与家庭-老弗丁的故事

作者:驿路羁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艾泽拉斯圣光轨迹最新章节!

    火焰总是能给人带来温暖。

    在这个充满了险恶的鬼地方,能有一间遮风挡雨的小屋子,有一面燃烧着火焰的壁炉,还有一杯热茶,简直就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现在这三样我都有了,我觉得我应该幸福。

    虽然这东西并不属于我。

    “咳咳…现在很少能见到陌生人了,在这个鬼地方。”

    坐在我对面的老人笑眯眯给我杯子里添上了茶水,这个举动让我有点暖心,尤其是在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独处之后,这种人和人之间的关心让人无法拒绝。

    而这个老人也是个健谈的人,看得出来,他也许曾经是个真正的大人物,这一点从他的气度就能看得出来,普通的老人可不会任由一个带着武器的潜行者走入自己的小屋里。

    介于老人友善的态度,我决定听完他的故事。

    任何一个老人都有说不完的故事,你我都知道这一点。

    所以我接话了,

    “是啊,东瘟疫之地可不是个好的隐居地,老先生,你为什么不去阿拉希高地,或者是希尔斯布莱德丘陵?那里还有人类的定居点,你这样的人应该生活在那里,这里对你来说太危险了。”

    “危险?不,这里不危险!”

    老人笑着看了我一眼,指了指自己放在墙角的武器,我顺着他的指头看了过去,啧啧啧,好家伙,在那铁锹和鹤嘴锄之间,竟然还藏着一把战锤。

    可不是那种用石头制作的破烂家伙,那是真正的钢铁战锤,从花纹来看,那应该是洛丹伦王国还存在的时候,由军队出产的制式战锤,上面还刻着洛丹伦王国的徽记,一般来说,能挥舞这样的重武器,最少说明眼前这个老人能正面干掉3头食尸鬼。

    这个战斗力…怪不得他能在这里活下来,只要他不冒险冲进亡灵堆里,他就能在这里住到老死为止。

    我和这个老人聊得很开心,直到半个小时之后,我觉得时间差不多了,该走了。

    毕竟我可是有任务的,要把那封该死的信送到圣光之愿礼拜堂,那个在这黑暗的时期,还坚守在最危险的前线的最后一座堡垒里,交给一个叫尼古拉斯的家伙。

    我可不想在夜晚赶路,那时候,整个瘟疫之地的亡灵,都会把我当成一块会行走的肉,狠狠扑上来咬我一口。

    不过就在我即将告辞的时候,这个老人却突然问,

    “你要去圣光之愿礼拜堂,对吗?”

    “嗯,是的…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我下意识的问到,然后内心期待着他不需要我帮忙。

    不过老人思考了一下,还是开口了,

    “如果你要去圣光之愿礼拜堂,我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在祖尔玛莎,就是在圣光之愿礼拜堂东北边的地方,我曾在那里和那些烂苔巨魔打过一仗,那是我作为军人的最后一战,我记得有一面战旗遗失在了那里,你能帮我带回来吗?就当是一个老人对过去的缅怀吧。”

    看着这个老人假装不在意,实际上却有一丝哀求的神情,我本来打算拒绝的话最终没能说出口,但潜行者探究秘密的本能,还是让我忍不住开口问到,

    “可以是可以,但我能知道原因吗?”

    不等他说话,我伸出一根指头在眼前晃了晃,“不要骗我说是老人对于回忆的缅怀,您要是再年轻个10岁,我都不一定能打过您,那些烂苔巨魔更不行了,所以,告诉我真正的原因,然后我帮你拿回那面旗帜。”

    老人犹豫了一下,我能看到他脸上的挣扎和痛苦,我甚至想收回之前的话,但就在我开口之前,老人做了个“请坐”的手势。

    “好吧,如果你有时间,就来听一听一个老头子过去的故事吧。”

    我坐在了椅子上,本能告诉我,这将是一个精彩的故事,对于暗夜精灵来说,没有什么是比收集故事更好的事情了,我会将这些故事记录起来,拿回黑海岸,去和我的族人们分享,在漫长的时光当中,这些故事最终会成为我们历史的一部分,并且伴随着世界树的长青,永远的流传下去。

    “我叫提里奥,提里奥·弗丁,我曾经是一名圣骑士。”

    老人陷入了回忆当中,那种回忆的神色,我曾经在很多老人脸上看到过,但即便如此,我依然被这个故事的开头震惊了。

    果然是个精彩的故事,我就知道,但我没想到我居然会在这个鬼地方的一间房子里,遇到这个活生生的传奇人物。

    即便是在暗夜精灵的社会里,提里奥·弗丁这个名字也有很多人知道,这得益于我们在另一块大陆的灰谷,和那些野蛮的兽人发生的战斗,我们知道那些兽人的首领们的故事,其中包括一个叫崔伊格的兽人智者,而且我敢相信,老弗丁的故事绝对和崔伊格有关系。

    因为崔伊格不止一次,给那些兽人士兵们讲过同样的故事。

    “我出生在洛丹伦,壁炉谷,那是个美丽的地方,一个曾经和平的小镇子,我在那里长大,后来我去了暴风王国学习,成为了一名牧师,我的导师名叫阿隆索斯·法奥,是圣光教会的大主教。”

    “我知道,法奥冕下,一手建立了白银之手骑士团的大人物!”

    我插了一句嘴,老人看了我一眼,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

    “是啊,导师是真正的智者,我跟随他在北郡修道院学习了好几年,然后我们等到了一个噩耗,兽人入侵了,你知道吗?那些绿皮的兽人,他们毁掉了整个暴风王国,甚至连导师和乌瑞恩的皇室,都被迫带着国民迁徙到了洛丹伦,也是在我的故乡,导师给予了我和我的同伴,乌瑟尔,加文拉德,达索汉和图拉扬,给了我们五个成为圣骑士的机会,我们成功了。”

    “圣光在我们身体里涌动,我们还兼具了战士的体魄,在这样的力量下,更多的圣骑士出现,然后在兽人围攻洛丹伦的时候,我们打败了那些兽人,那就是战争,残酷的战争,我们最终取得了胜利,但我们也失去了我们伟大的统帅,洛萨,在燃烧平原,我见证了一位英雄的落幕。”

    “我本以为我会恨那些兽人,但当我以贵族的身份回到家乡,在我的封地,壁炉谷,我家乡的小路上,我12岁的儿子问我“父亲,所有兽人都是坏人吗?”,我又想起了那些用生命保护他们的孩子的兽人母亲,想到了那些躲入深山也不愿意参战的霜狼兽人,还有我们缴获的那些兽人的历史文献,所以我告诉他。”

    老人讲到这里的时候,他忍不住挺起了胸膛,那股属于战士的气息又回到了他身上,我甚至能猜到他当时对他儿子做回答的时候,那种骄傲的神情。

    “我告诉我的儿子“种族并不能说明荣耀,对于和自己不同的存在,人们不应该轻率的做出判断”。”

    老弗丁停了停,然后摇了摇头,脸上满是落寞,

    “我曾以为那是我的人生格言,但我没想到,在战争结束之后,我会真正面对来自命运的考验,战后的那一段时间,是我人生里最幸福的日子,看着我的儿子一天天长大,我觉得这就是我的责任,引导他走上真正的正确的一条路,我也是那么做的,直到崔伊格出现在我面前。”

    我忍不住喝了口水,在壁炉的火焰的跳动中,我知道,故事最精彩的部分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