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军事 > 盛唐风华 > 第五百二十九章 龙腾(六)

第五百二十九章 龙腾(六)

作者:天使奥斯卡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盛唐风华最新章节!

    铁骑滚滚,其势如同身后那奔腾咆哮的黄河之水,向着张家部曲席卷而来。马上射士摘弓搭箭,羽箭抛射而出,肆意收割性命。这些射士显然都是弓马娴熟的健儿,箭射得又快又准,只听阵阵惨叫声不绝于耳,不断有步兵中箭倒地而亡。虽然几次征调精锐,但是京兆郡鹰扬兵中终究还是有精锐存

    在,眼前这百余骑只从身手看,便知乃是百战老卒,论战力绝不在河东六府鹰扬之下。之前守卫河岸的弱卒不过是故意放出的饵兵,真正的精锐此时才登场。虽然这些骑兵人数不多,但是张家部曲所处乃是一片空地,四周既无遮护也无任何屏障,以步兵直面铁骑冲锋本就艰难,更何况这支铁骑的首领乃是素有无敌之名的鱼俱

    罗。浮桥被焚援军断绝,本已让这些部曲军心涣散。再见到鱼俱罗和他的白狼旗,便更加提不起胆量厮杀。张士贵自举旗以来,其部下精锐部曲皆以骑战当先。靠着弓马娴熟往来奔驰,让隋朝的鹰扬兵占不到便宜,被大隋官府以“忽峍盗”称之。今日随张士德夺取渡口的,便是

    这些精锐马军。只是舟船地方有限,为了能多渡些兵马过河,便弃了坐骑以骑改步。战场上攻打渡口这等事也不算稀罕,步兵先行夺了渡口,再用船只载坐骑过来,便可上马厮杀。只是为了快速搭建浮桥方便大军通行,便顾不上载马过河。何况守军之前

    表现得不堪一击,就是张士德自己也不认为有载马的必要,只要大军一到就能轻松击破这小小军寨,有没有脚力都算不得什么。如今鱼俱罗率领铁骑冲阵,这些临时充当步兵的马军平日固然也训练过步军厮杀之法,可是终究不能和正式步兵相比。之前追随张士贵打得又都是必胜之战,未曾经过这

    种绝境之下的苦战,被铁骑一冲便抵挡不住。几排箭射过去,骑兵便不再拉弓,而是举起了长矛冲锋。守军虽然也举起了矛,但是稀稀落落不成规模,组不成长矛阵吓不住人。鱼俱罗的本领也在此时显现出来,手中

    马槊或挑或刺或扫或砸,这些张家部曲几乎没有抗手之力,只听惨叫声不断,前排士兵被打得东倒西歪。单看这份手段就可知,这位大隋的无敌将果然名不虚传,别看年事已高,威风依旧不减!主将如此骁勇,其部下也有精神,伴随着阵阵呐喊,这支骑兵将张家前排防线撞

    得七零八落,冲入步兵阵中的骑士丢下长矛抽出直刀,朝着身旁步兵肆意砍杀。素有勇名的张家子弟此时已然丧失了斗志,军法已经约束不住兵将,不少人丢下兵器向河边跑去,边跑边解去身上铠甲。有些士兵更是丢下武器跪倒在地,双手高举过头求饶乞活;还有些彻底被吓破了胆,举着兵器茫然不知所措,既不交手也不投降,只等着被对手收割性命。就算有些胆色过人者敢于朝敌手递出兵器,也被骑兵随手挡开

    ,接着就有几口直刀劈过来,将这胆大之人砍翻在地。进不能进,退也无处可逃,这处兵家必争的渡口此刻竟然成了张家部曲的绝地。眼看隋军铁骑如同滚汤泼雪一般,将自己的队伍杀得七零八落,张士德气急败坏举着刀盾

    向前猛冲。一名隋军骑兵挥直刀劈来,张士德弃了右手直刀,向下哈腰闪身,避开这名骑兵的一刀。随后一把抓住骑兵的手臂,用力向下一扯!

    虽然骑兵可以在马上借力,却不敌张士德神勇,只觉得身体瞬间失去平衡,头下脚上重重掼于地面!

    不等这名骑兵起身,张士德已经挥起左手旁盘朝着士兵的后脑接连猛砸几下,眼看红白相间的血浆脑浆落在盾牌上,才起身朝着那匹马跑过去。战马没了主人自顾向前,但是速度还不算快。张士德脚下加力,几步间已经来到马侧方右手抓缰绳,双足点地腾空而起,人已经落于马背之上。手中旁牌向对面用力甩出

    ,正砸在对面一个举着长矛向自己冲来的骑兵面门。随后伸手一抄,将这名骑兵挂在马上的长矛握在手中。

    有了战马长兵,张士德的本领便恢复了八分。纵然今日难逃一死,也得让他们看看自家的本事!

    可就在他刚刚握紧长矛的同时,鱼俱罗那一身盔甲已经出现在视线之中,而且距离自己越来越近。显然就在张士德杀人夺马的同时,鱼俱罗也注意到了他的存在。张士德的亲兵在鱼俱罗面前如同土鸡瓦犬,根本当不得随手一击。眼看自己的兵马如同波分浪裂一般分开来,那一身明盔亮甲的老将离自己已经越来越近,张士德深吸一

    口气,心中兴奋的情绪反倒是远大于紧张。今日虽然兵败,但只要能阵斩这重瞳老儿,这一战便能算作平手。不管他年少时何等骁勇无敌,如今都是个老汉,自己却如日中天,体力与身体都在巅峰,纵然这老货本

    领再大又怕他何来?杀了他,或者拼个同归于尽,便不算亏本!

    张士德催动坐骑向着鱼俱罗冲去,手中长矛紧握,马头堪堪相撞时手中长矛朝着鱼俱罗咽喉用力刺去,口内大喝一声:“老贼纳命来!”

    鱼俱罗面对张士德的长矛根本不屑一顾,也不曾招架躲闪,只在长矛刺出的刹那,陡然间一声大吼:“受死!”一声怒喝如同平地惊雷,战场上混乱的金鼓声、兵士惨叫声、喊杀声、黄河那如同牛喘般的水声,竟然都被这一声怒喝所压下。饶是张士德久经战阵,被这一声大喝也吓

    得微微一愣,手中长矛虽然依旧向前刺出可是速度不自觉又所迟缓。这瞬息间的迟缓于战阵上便是生死立判!鱼俱罗单手持马槊向前一捅,借助马力轻松刺穿了张士德的小腹,随后马槊用力一搅再向前一递,槊锋便自张士德背后刺出。鱼

    俱罗单臂发力,将尸体高高挑起,随手向着张家部曲阵中甩过去,一声冷哼:“无名小卒!平白污了老夫宝槊!”张家第一斗将,在鱼俱罗马前却未走一合便已丧命。随着张士德的死,这些部曲最后的斗志也消失无踪。不是四散溃逃,便是跪地投降乞活。隋军骑兵便如同屠夫一般,

    肆意驰骋宰杀着毫无反抗之力的对手。鱼俱罗出发前已经下了命令,不要俘虏!不留活口!鱼俱罗与他那被逼自尽的兄弟鱼赞一样都不是心慈手软之人,身为武将对于人命看得更是极为淡漠。他要用这些人的性命给李家一个警告,更是向长安城内的阴世师表明

    态度。自己把李家兵马斩尽杀绝,便是表示与李家势不两立,誓死为大隋朝效忠。希望阴世师能明白自己的想法,不要再处处提防。他自己不曾参与到斩杀之中,而是催马来到岸边,看着那依旧熊熊燃烧的浮桥,视线透过火焰与浓烟落向对岸:李家小儿,现在总该知道鱼无敌的厉害了吧?聪明的赶快

    收兵,再不然就去问问你老子。若是以为老夫兵少可欺,这些人就是前车之鉴!浓烈的黑烟遮蔽了视线,让张士贵看不清河岸的情形,但是只靠猜也知道结果如何。他绝望地站在帅台上,两眼望天一语不发。乃至李建成来到他身边都未曾发觉,直到

    有人小声咳嗽,才把他从浑浑噩噩中惊醒。

    一见李建成,张士贵二话不说便解下头上兜鍪,双手高举过头:“末将无能,未能攻克蒲津渡反倒损兵折将挫伤世子兵威,情愿受军法惩处。”李建成接过张士贵手中兜鍪,亲自为他重又戴在头上:“张将军说得哪里话来?胜负兵家常事,更何况我们的对手乃是鱼无敌,又怎会这么容易取胜?张家今日的折损某看

    在眼里,待等夺下蒲津攻占长安,自会有所弥补。”作为从小被当作家主培养的世子,李建成很清楚现在正是用人之时。使功不如使过,与其处置了张士贵,还不如用好言安抚。正好借这个机会,揄扬李家仁厚名声。至于

    对岸那个鱼无敌……他看着水面上那条火龙,牙齿咬得咯咯作响:“鱼俱罗不识时务抗拒天兵,根本就是自寻死路!我倒要看看,他就算浑身是铁又能打多少钉!传令下去,我军工匠分作三批

    昼夜不停修补船只,以为攻打渡口之用。全军人马也分作三股,轮番攻打渡口!就算累也累死这个老匹夫!不管是谁能取来鱼俱罗的人头,赏千金,官晋三级!”眼见李建成咬牙切齿的模样,军将都知道这位素来宽厚的世子今天终于发了狠,不惜以命换命,也要靠人头把蒲津渡堆下来。虽然谁都不想死在这小渡口,可是世子既然有令也只能遵从。眼下烈火熊熊,河东兵马固然杀不过去,守军也杀不过来。晋阳兵马趁此时机开始整顿队列预备舟船,军将开始调动手下人马,准备用自己的性命为唐国公以及士子把渡口填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