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军事 > 盛唐风华 > 第五百八十二章 雄都(二十五)

第五百八十二章 雄都(二十五)

作者:天使奥斯卡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盛唐风华最新章节!

    城头厮杀的情形,徐乐一行人是看不到的。比起自城墙上倾泻而下的弩矢,城门处平放的那些万钧弩车对于玄甲骑威胁更大。如果城门守军也像城头守军一样,把弩车分

    作几批次第发射,玄甲军将的伤亡必然远超过现在,三十人未必能剩下几个。好在再好的器械也要人来用,这些操作弩车的鹰扬兵缺乏战阵经验,又被徐乐和他部下那一腔孤勇吓破了胆,并未严格遵循阴弘德之前下达的军令,而是一股脑把所有弩

    箭都射出来。玄甲骑也正是靠着敌人的这个小小失误,获得了一线生机。在第二轮弩箭装填完成之前,他们必须逃出弩箭射程,否则就是活靶。包括徐乐在内,所有人此时唯一的念头就是抓紧时间冲出死地,顾不上关心其他。直到众人从眼前

    街巷冲出拐入横巷,才长出了一口气,勒住缰绳听着远方动静。

    通过随风而来的战鼓声以及喊杀声判断,战斗依旧在继续。攻守双方战技有差但斗志相近,这场战斗一时三刻之间多半分不出胜负。韩家兄弟在方才的弩箭攒射中并未受伤,只是担心徐乐的安全。见他平安无事,两兄弟都把悬着的心放下。韩约问道:“郎君,我们方才何不拼死一搏,与李二郎的人马里

    应外合?如今我们处境倒是安全,却是离城门越来越远,这夺门之事又该怎么做?”“玄甲骑袍泽皆不畏死,可也不能让大家真的去送死。阴贼今晚早有准备,长安各门皆为龙潭虎穴,纵然用成千上万条性命,也未必能攻开城池。我们的性命不可随意挥霍

    在这种地方,要破城池还得另想办法!”

    宋宝这时也从万钧弩的震慑中恢复了神智,听徐乐说话立刻接过话头:“不知郎君有何妙计夺城?”“算不得妙计,不过是情势所迫,不得已而为之。”徐乐说到这里略微停顿了片刻,伸手揭开脸上面覆,看向面前坊巷。今晚乌云笼罩月色晦暗,虽然街口都有灯火照明,但依旧看不清景物,只能看到房屋轮廓。何况城中无人走动,便没有活力可言。黑黝黝的坊巷建筑毫无美感,并无可观之处。然则徐乐偏偏看得入神,仿佛眼前不是普通

    街巷,而是名山秀水人间仙境。直到远方传来那旋律独特的鼓点以及步兵奔跑之声,徐乐才重新将面覆戴好,提起马槊自言自语:

    “唐国公曾经向长安父老许诺,要带他们夺回家园,此番怕是要食言了。”徐乐身后众人并没明白自家主将话里的意思,也猜不出徐乐的想法。众人对自家将主信如神明,相信不管面临何等危局,只要有徐乐在,都能带大家转危为安。哪怕是在

    当下这种处境面前,对于徐乐的信任也没有半点动摇。可是眼看徐乐也不传令也不肯说出自己心中想法,只是提兵器准备厮杀,心里难免有些忐忑。夺取城门里应外合的谋略一败涂地,李家军队只能靠硬碰硬的手段强攻城池。哪怕看不到城头交战情形,只看城防武备就能猜到,李世民此番攻城肯定是败多胜少。自己这些人武艺高强来去如风,长安城又足够大,在当下足以自保无恙。可是一旦攻城部队被打退,阴世师把几万守城兵马调度起来,以全城的武备力量兜剿自己这十几个人

    ,大家纵然肋生双翅也难以走脱。这时候主将还想着眼前厮杀没有长远打算,大家的性命怕是难以长久。京兆鹰扬步卒已经出现在众人视线中,徐乐一马当先冲锋在前,其他人也只好列摆墙阵,随后朝着步兵冲过去。虽说刚刚被万钧神弩杀伤了近一半人马,但是眼前不足百人的步兵还不足以阻碍这支铁骑。玄甲众将把遇伏怒气以及袍泽被难的哀伤,全部发泄在面前这群倒霉蛋头上。伴随着战马咆哮、直刀挥砍,铁骑从这队步兵身上碾过去

    ,留下一地的死尸伤患。

    徐乐并未让部下回头兜杀把这些步兵斩尽杀绝,而是朝身后众人吩咐道:“举火!烧屋!”韩约一愣。他是老徐敢一手栽培出来专门给孙儿做帮手的,不但一身本领专为和徐乐配合,就连平日行事也早已养成唯徐乐马首是瞻的习惯,只要乐郎君下令,不管是挡

    刀挡剑还是上山下海他都会下意识地执行。可总归是徐家闾百姓出身,固然在神武做过侠少,也是打抱不平外加做些见不得光的生意而已,杀人放火这种事很少做。

    徐家祖孙也不是依靠勇力祸害地方的人,不会给部下下这种命令。因此听到徐乐的话,韩约有些诧异,破天荒开口询问:“烧哪里的房子?”

    “见房就烧,遇屋即焚。若是老天相助,我们今晚不需夺门,也能让长安易主!”宋宝这种事做的多了,倒是没有什么妨碍。阴世师在所有坊巷路口都立有标灯、火把以及火盆,因此寻找火种并不困难。他单手提着马槊,另一手高举着火把问道:“若是

    老天不肯帮忙又该怎样?”徐乐也寻了根火把在手打马向前,头也不回地说道:“那我们就与这座城池同归于尽!有这么一座雄都陪葬,大家也算不虚此生!大家放开手脚,随我大闹一场吧!”说话

    间将手中火把朝着身侧屋顶用力掷去!在看到万钧神弩那一刻,徐乐就知道,今晚原本的计划注定失败。阴世师的诡诈与狠辣都远超自己想象,他早以发现密道所在,故意不加以破坏,就是为了让晋阳兵马攻

    城,再靠着那些万钧神弩给攻城方造成杀伤。如今李家背负着整个长安百姓这么个大包袱,在长安城下再撞得头破血流损兵折将,士气必然降到谷底。十几万大军用不了多久就会散去,乃至李家父子的性命,也多半因此送掉。他既然准备以城池为饵诱杀李家兵马,准备必然充足。除去万钧神弩外,肯定还有其他守城器械。纵然京兆鹰扬不算善战,可是占据地利且早有准备之下,依

    旧不是急切间就能战胜的对手。就算是玄甲骑全数进城,也一样没法夺取城门。身为上将与普通军汉的区别不单纯在于武艺,更重要的是头脑以及反应速度。阿爷在世时就说过,不管一个人武艺何等了得又或者气力如何惊人,总归还是血肉之躯。上

    了战场随时可能丧命,这也是身为武人应有的觉悟,怕死就别做军汉。身为一军之主身上担负着部下的身家性命,就更容不得半点马虎。士兵可以畏惧、怯懦又或者心慌意乱,主将却必须时刻保持清醒。哪怕自己身负重伤命悬一线,又或者至亲至爱之人死在面前,也必须保持心清如水。这是身为主将职责

    所在,也是衡量主将是否算得上出色的标准之一。当年玄甲骑兵为李家立下赫赫战功,固然是因为徐敢武艺高强,也和主将临机决断果决睿智密不可分。有这么个祖父言传身教,又设下种种关卡考教,徐乐自然也有这份本事。再者自从他带着十几骑离家贸易到现在,经过的生死难关不知多少。固然万钧神弩是第一次见,

    可是以往那些遭遇,也未见得就比这些巨弩来得轻松。因此他并没被如此多的巨弩所震慑,更不曾被贴面飞过的弩箭吓破胆。乃至在巨弩从面前飞过时,他脑海里想的也不是这些弩箭,而是在大宅中所见的那些火罐以及城内

    的种种异常。所有坊巷路口都有的火把、灯笼,固然可以说是为了照明,但也可以说是现成的火源。再有那些被刻意破坏的水缸,以及宅院里人为堆积的柴草。这些东西加在一起,就

    很容易让人产生联想。一座宅院里的火罐再多,杀伤也有限,如果单纯在那一处放火,火罐纯属鸡肋,并没有多少意义。但若是城中大多数房间都有火罐,再有人刻意放火焚烧,这天下第一雄

    城就变成了一座熔炉,进了城的人固然难以逃脱,整个城池也会化为白地。

    徐乐甚至已经猜到了阴世师的盘算,驱民出城以万钧弩为守御,都是尽最大力量守住城池。可他也想到了,即便如此城池还是存在失守可能,这些火罐就是最后的手段。一旦李家大军杀入城中,他就会命令部下放火,把整个都城付之一炬。反正乱军之中无从分辨,到底是李渊放火还是阴世师放火,又有谁说得清楚?到时候晋阳兵马死伤惨重,得到的仅是一座充满断壁残垣的废墟,财货粮草一无所得,军心士气必然瓦解。于天下而言,李渊更要承担上一个火焚都城烧死代王的骂名,怎么看都是有亏无赚

    的买卖。这种事非狂人不可为,如果不是之前阴世师驱逐百姓,又故意留着地道诱杀,徐乐还不会这么想。可是这些事做出来,阴世师干什么都不奇怪。徐乐无意指责阴世师的手

    段,只是想着自己该如何将计就计。他所用的手段,实际也算不上光明正大,若是有其他办法可想,徐乐也不愿这么做。可是如今形势所迫,他也没有办法可想,只能破釜沉舟兵行险着。日后不管是国公责

    怪,还是长安百姓的抱怨,都由自己一力承担就是。

    一支支火把如同流星一般落在屋顶上,紧接着火头便冒了起来。玄甲骑众人马不停蹄一路疾驰,一边向前跑一边把火把朝两边的房屋上面丢。虽然此时的房屋大多是木制结构,可是只扔一个火把上去,也没那么容易点燃。正常情况下,这种都城的房屋都会做防火处置,没那么容易烧起来。包括韩约在内,大家

    对自己的火把能造成多大影响,心里并没有把握。可是就在众人即将冲出眼前这条街道进入十字街的时候,猛然间身后传来几声雷鸣般的炸响!韩小六处于队伍最后,听到声响回头看去,却见身后火光冲天烈焰腾空,伴随着火焰,一声声炸响次第响起。韩小六看得目瞪口呆半晌无语,心中暗道:这莫非就是乐郎君所说的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