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军事 > 盛唐风华 > 第五百八十四章 雄都(二十七)

第五百八十四章 雄都(二十七)

作者:天使奥斯卡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盛唐风华最新章节!

    蹄声阵阵,如同滚雷。钢人铁马在石板路上飞驰而过,奏响充满杀戮与毁灭的乐章。十余骑高大战马,驮载着满身具装的骑士,在长安城中呼啸而过。在他们身后,乃是

    血肉、尸体以及冲天烈焰。漆黑死寂的夜晚被火光照亮,昏睡多日的城市因烈火烧灼逐渐苏醒。“痛快!真没想到,我这辈子还能在长安城里杀人放火!要是我那叔父看到,不知要气成什么模样!朱雀大街纵马,火烧长安一百单八坊!只有跟着乐郎君,才能享受这番

    痛快。哪怕马上就死,也够本了!”兴奋的宋宝已经摘下面覆,拼命吸着鼻子,享受空气中的血腥味、烟火味以及焦臭味道。他手中摆弄着一根火把,在马背上的葛囊中还插着十几根木棒,随时可以拿来引燃投掷。在马邑做游侠的时候,杀人放火的事就做了不少。不过那时候总归是小打小闹,生怕惹出事端给自己带来杀身大祸。动手行抢的目标认准了行商再不就是老百姓

    ,放火的目标也都是乡下民宅,扔下火把便逃之夭夭,不敢有丝毫停留。在城里可不敢放火烧屋,尤其是靠近衙署的房子更是连看一眼都不敢。

    若是那时有人告诉宋宝,有朝一日他会到大隋国都放火,把都城烧成白地。他肯定会一耳光丢过去,再臭骂对方一顿,问问他是不是得了失心疯,特意来消遣宋大郎。做梦都不敢想的事,今晚变成了现实。固然未曾真的火烧一百单八坊,但是眼下众人在朱雀大街纵马疾驰无人能制,一路走来点着的坊巷也有七八个,这已经足够宋宝兴

    奋乃至陷入一种癫狂状态。他以往确实会挖空心思拍马奉承讨好徐乐,希图得到对方的提携。可方才那番话的确是发自肺腑,没有半点虚假。身为侠少,骨子里或多或少都有些亡命徒的倾向,于杀人放火有着莫名向往。能在大隋国都做这些事,乃是天下所有侠少的最高荣誉。于宋宝而言,今晚乃是自己人生中最快乐的日子,纵马长安火烧京都,这等大事都做了,

    就算是死又有什么遗憾?徐乐的心情和宋宝截然不同。人非草木谁能无情,眼看着一路随自己走来的袍泽倒在万钧弩下,不可能不难过。只不过他知道,这是战争必须付出的代价,尤其主将身为

    三军之胆更不能有流露出丝毫怯懦,是以强行压制住情绪。不过要是让他如宋宝这般毫无心肝地大说大笑也是强人所难。何况放火烧城本就是不得已而为之,为了求胜做博浪一击乃是无奈之举,心中并不会觉得快意。眼看着身后火势,徐乐的眉头反倒是微微皱起。这场大火如果烧光了城中财帛粮草,晋阳兵马再想席卷天下怕是也万分艰难。到时候得到一座空城,到底是功是过,可就难说得很。现在就是在赌,赌自己和这座城池所有者的决心,谁能坚持到

    最后,谁就能成为赢家。如果大家的决心相等,结果就只能是同归于尽……韩约这时催马上来,在徐乐身边低声道:“郎君,这样烧下去不是办法,这城再大也禁不起这么放火。如果再烧下去,怕是想救都救不成了!到时候玉石俱焚,国公面前不

    好交待。”“顾不得那许多!这城总归不是咱们的,如果杨家人舍得看着城池烧成白地,我也没什么顾虑。你我如今前进无路退无死所,除了放手一搏还能做些什么!继续烧!烧了民

    间坊巷他们不心疼,我们就去烧官署!最后去烧皇宫!”

    宋宝听到皇宫二字越发兴奋,在马上一声唿哨,随后大笑道:“郎君说话就是痛快!没错,一把火烧光长安,再把那鸟皇宫烧成白地才是好汉所为!大家随我去皇宫啊!”鼓楼之上的阴弘智对于下面发生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凭借着标灯火把提供的光芒,他能够及时掌握徐乐所部的动态,并且靠着鼓号调动官兵对这一行人围追堵截。本来

    在他看来,不管来人何等神勇,区区几十人都成不了大事。乃至在几队兵马都被消灭之后,他依旧没有觉得这点人马有什么大不了。无非是城池太大,各路军队不能齐发并进,才会被这支人马各个击破。如果不是晋阳兵马攻城,

    城中驻守兵马都得上墙防卫,这点人马早就被斩尽杀绝。

    直到第一处房屋被点燃,阴弘智的脸色才陡然变得难看起来,乃至一瞬间忘了下达命令,让鼓手无所适从。骨仪的儿子骨威与阴弘智站在一处,他幼承庭训对于国都看得极重,于阴世师在城中的布置也一无所知。一见起火顿时慌乱起来,连忙叫道:“快下令让兵士扑火!若是火

    势蔓延就糟了!”

    阴弘智并未下令,反倒是吩咐鼓手道:“传令,剿贼!”

    “先灭火!”“剿贼!”阴弘智语声一厉,鼓手不敢违抗,只能按着将主的命令击鼓调兵。骨威名字里虽然有威字,本人却是个白面书生,在这种场合自然奈何不得阴弘智。只好顿足骂

    道:“狗贼!你放任贼兵放火焚城是何居心?”“骨兄慎言!”阴弘智面沉似水,切齿怒斥,打断了骨威的指责:“这是沙场不是朝堂,不是你有一副好心肠就能指手画脚的!睁眼看看,那么多贼兵在,不剿了他们,又怎

    么灭火?何况这火……也未必就是坏事。”

    “你这是何意?”

    “逆贼攻城,所贪图者不外乎子女财帛而已。如今城中已无百姓,如果钱粮再被烧尽,城池于逆贼亦无用处,他们说不定就会退兵。”

    “你这是强词夺理!”骨威气得嘴唇颤抖,用手指着阴弘智道:“代王千岁也在城中,倘若有个三长两短,谁人能够担待?你们把千岁安危置于何地?心中可还有君上?”阴弘智却已经不再理他,专心致志顺着火势看过去,心也提到了喉咙。阴世师之所以派他坐镇望楼,不光是因为阴弘智乃是自家子弟忠诚可靠,更重要的是以韬略论,阴

    弘智在阴家这一辈里不做第二人想。只不过临机指挥应变上稍逊,不适合坐镇城头指挥防卫,只能在望楼这边统筹全局。他方才的言语并非是敷衍搪塞,而是心中真实想法。在他心中始终有个想法,这座城池早就应该烧掉。叔父是把烧城看作最后手段,自己则是把烧城当作破敌之策。以一

    座城换李家灭亡,怎么看都是合算的买卖。只不过大兴毕竟不是其他城池可比,自己又人微言轻,说了也没人听。如今由李家人动手,倒是省了自己不少手脚。可是骨威这书生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代王以及不少文武重臣住在城中,他们的住处当然没放火罐、柴草。可是按着来人这么个烧法,他们的房子早晚也要遭殃。这

    些人能否顶得住压力,才是胜负关键。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他们烧到官邸、宫殿之前就把来人一网打尽,只不过……京兆鹰扬兵实在是太不中用了。火越来越旺,阴弘智的眉头也越锁越紧。他一开始把心思放在守城上,对这几十个骑兵并没有太在意。现在看下来才发现,这一小队骑兵的战力之强,实乃生平未见。哪

    怕是纯粹由军将组成的队伍,在绝对人数差距面前一样难以抵挡。

    李家到底从哪找来的这支天兵天将,前后打掉了自己数百人自己却依旧势头不减。有这等强军在手,也难怪能把鱼俱罗斩于马下。必须把这支人马留在城内,哪怕是拼掉再多人命也值得!一瞬间阴弘智心中已有决断,宁可从阴弘德那边调动兵力,也得把这支骑兵扑灭。可是不等他下令,忽然听得身

    后鼓声散乱不成点数。他回头望去,却见鼓手与自己一样,也都紧盯着城中火势,乃至忘了自己本分,把鼓打得乱七八糟。

    阴弘智勃然变色:“尔等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击鼓?延误军机仔细人头!”

    “将军……那火……”

    “慌什么!火势离这里还远得很,烧不到你们头上!就算烧过来也不必担心,下面值守兵卒自会应付,不会让望楼受损!”

    “可是那火分明是朝着宫室去的!千岁,千岁可是还在宫里!”

    几个鼓手七嘴八舌地说道,有人大声附和:“没错,千岁还在宫里,不能让火烧过去,得想个办法!”

    “小人的家!那是小人的房子!”人群里传出一个鼓手的哀嚎,他是长安本地人,在城中也有住处,这把火恰好把他的房舍也卷入其中。阴弘智心知,这就是本地兵马的弊端。其守城时倒是比客兵卖力,可是一旦家园受害,便忍不住分心他顾,不能很好的执行军令。于这等情形他也早有准备,伸手抄起身

    旁直刀,二话不说便朝着鼓手砍过去。刀光闪烁,鲜血迸溅。眨眼间已经有几名鼓手尸首两分。而阴弘智身边亲兵见将主动手更不怠慢,立刻举着刀朝那些鼓手砍过去。片刻之后,满地狼藉,除了阴弘智和他

    手下亲兵,望楼上便只剩了骨威一人。

    望着正在缓缓收刀的阴弘智,骨威目瞪口呆,喃喃自语道:“你……这是草菅人命!”“传下一批鼓手!”阴弘智不理会骨威,直接朝身边亲兵下令。区区几个鼓手,性命不足挂齿。可是城中几万鹰扬兵里,本地人也有数千。就算是其中一半鼓噪,阴弘德那里只怕也不易招架。何况城中那些官员还有代王……他们的胆量未必比这些鼓手大,偏又身居高位,不可能像杀这些鼓手一样砍掉他们的人头。能不能对付他们,就看叔父的手段。这有形之火好对付,那些人的无形之火,不知怎样神通才能扑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