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历史军事 > 战国之平手物语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扩军

第一百一十四章 扩军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战国之平手物语最新章节!

    第四次对四国用兵,与前三次不同,主要是剿灭地方上的顽固势力,而不是与大军正面作战,所以也没有必要亲自挂帅出征了。

    这段时间,除了日常政务之外,平手家高层的主要注意力,都放在了是否扩军的议题上面。

    随着势力范围进一步扩大,可预见的各项收入想必也都会提高,于是山内一丰、香西长信等旗本将领提议,把旗本常备军的规模扩大到一万左右,同时装备更多的“片甲车”与“百裂炮”乃至“国崩”。然后安宅信康、淡轮新兵卫等人也小心翼翼地请求,希望水军部队也能得到一定的支援。

    这当然需要大量的一次性投资。

    无论是人员招募,还是装备采买,兵舍修建,都是成千上万的支出,更不用说筑港和造船了,那是个吞金的无底洞。

    坐拥和泉商埠,控制半个濑户内海的平手家相对来说属于不缺钱的大名,但经济条件也是有个限度的。

    “玉越屋”“春田屋”和“三鹿屋”的御用商人,虽然与平手家关系极为亲密了,毕竟还是有一点独立性,他们自认为近几年已经付出了足够的献金,更倾向于将手头的可用资源投入到各地新店的扩张工作上面去。

    包括伊奈忠次、长束正家、增田长盛等一帮奉行文官,也都认为扩军不急于一时,商人的请求是合理的。

    用春田屋秀一的话说是:“最近一段时间,邻近各国不断有传统商屋因战争、寒灾以及粮价波动而破产,正是全面出击,占领市场的最佳时机。”

    由于幕府控制力有限,织田政权又分崩离析,大部分近畿地区实际上并未被纳入秩序当中,而是处于动荡状况。在一定程度上,贸易是可以自由竞争的。

    于是平手家的御商们就不满足于只在平手家控制范围内活动了,还想到周边没有强力大名存在的混乱地区分一杯羹。

    当然,这也不是坏事,而是积极进取,富有事业心的体现。

    商业霸权的扩散,对于平手汎秀的权势与地位亦是十分有利的。

    举例来说,玉越屋与三鹿屋垄断了土佐国过半的贸易额,控制了土佐人民的衣食住行,于是长宗我部元亲就只能乖乖听令,甘为臣属。

    更不用提,通过各处分店,推广以“兵粮卷”作为信用货币,代替金银贵金属的套路。掌握了发行钞票的能力,就等于源源不绝的铸币税收入。

    年轻的新锐文官长束正家终究不太有经验,半公开地场合讲了一句“金银之力更胜刀剑百倍”之类的话。

    结果让旗本军的备大将、番头们十分恼火。有人暗地放出风去,说什么“哪天长束殿走夜路的时候,我们再来私下讨论一下,到底是金银还是刀剑更厉害。”

    自从去年年底,成功阻止武田西进,归来之后,不少兵将们就开始日渐骄横——“就连鼎鼎大名的甲斐赤备,也没在咱们手里讨得便宜,那我们平手家旗本,也能称得上是天下一等强军了吧?”——这种想法不可避免的产生了。

    只能从乐观一面来讲,这个情绪,总比打了败仗悲观自卑要好。

    在扩军问题上,军方与奉行的态度完全迥异,初步呈现出“武斗派”与“文治派”的端倪,幸而在刻意压制和引导下未产生矛盾激化。

    经过一番讨论,听取各方意见之后,平手汎秀同意奉行们的见解,承诺今年不要求御用商人提供额外献金,允许他们将利润投入到新店的扩张上面。

    但是,同时平手汎秀又向界町的津田宗及、红屋宗阳、伊达常佑、高三隆德四人,一共借贷了总计七万五千贯的贷款,利息几近于无,并且不设还款期限。

    唯一条件是:贷款尚未偿还期间,将在平手家势力范围内,授予这些商人一系列几乎等同于御商或者仅次于御商的经营特权。

    获利最多的显然是津田宗及的天王寺屋,作为牵头人他不仅取得了大部分免许,还拥有将部分权益出售转让的资格,包括兵粮卷的代理发行之权。其次红屋宗阳的胭脂屋,他出钱最多,一个人占了三万五千贯,也获得相当多的特权,只是不允许转让给他人。伊达常佑的油屋专注于全境木材方面的贸易许可,高三隆德的药种问屋,则把力量集中在赞岐地区。

    这笔借款的成功签订,意味着平手汎秀与界町商人开始走上互惠互利的新阶段,同时也是对御商们不大不小的敲打提醒。

    除了兵粮卷、竞拍会以及新式火器相关事务依旧为三家御商垄断之外,其他的各项特权,将来都不再是独家占有的了。

    另一方面武将们的诉求也是小部分支持,大部分驳回。

    旗本兵没有扩大到原来想象的那么多,但也额外新设了五支备队,总体兵额上涨至六千五百,如果算上各级将领的私兵则是九千左右。

    投产的片甲车、百裂炮各四十具,以及国崩两门,远远低于预期,依然是单独保存,只在作战期间,临时分配给少数精锐部队使用。

    在备大将、番头、队目这几个层级上,平手汎秀进行了适当平调的人事处理,力求在不过分影响组织度的前提下,尽量打乱山头。并且提拔了一些大和、河内领地中,相对值得信任的国人子弟被补充进旗本,担任中下级军官,或者安排到近习众序列。

    令人有些意外的是,并不起眼的水军,倒是得到大力扶植,但并不是简单的扩充,而是将半职业的“海贼众”全部打散整编,少壮者成为脱产军人,老弱者收缴武具回家捕鱼。状态良好的船只,给予一定补偿后上交,加固改造为军船,不好的送回去当渔船,或者就地拆毁,搬进军港的材料仓库。

    七万五千贯里面,七成花费到了这里。最终得出一支由八艘南蛮炮舰,二十艘安宅船,六十艘关船,二千三百名水夫,三百五十名岸上人员组成部队,姑且分为三个分队和一个奉行所,船大将由安宅信康、生津贞常、汤川直春三人担任,奉行所由平手季胤、淡轮新兵卫临时维持。

    三个分队,分别于和泉、淡路、阿波三地,在旧有港口的基础上,建造专业性军港,作为驻扎基地。水军奉行所则位于岸和田城附近,总辖人事、后勤、装备等诸般庶务,职权大略等同于不常设的“军奉行”。

    有心人可以看出来,水军的整编,不仅是为了便于日后作战,更是要规范濑户内海一代的海上秩序,实际等同于“海贼禁绝令”的效果。

    当然,只能管到自家一隅,濑户内海西部仍处于毛利家村上水军称霸,而村上水军依然是典型的半水军半海贼,保持着风过留痕雁过拔毛的“优良作风”。

    鉴于现在还不适合与毛利家翻脸,暂时只能坐视。

    ……

    这段时间河田长亲在四国的行动依然十分顺利。经过连续三个月的不断清剿围堵,被列为“乱党头目”的十四个豪族国人里面,已经有八人伏诛。全军取得“斩首四百三十级,俘敌七百”的战绩,估计实际被波及的百姓大约有两万左右。

    显然,地方上的不安情绪也是越来越强烈了,尽管被平手汎秀强势压住,仍在暗地里持续蔓延发酵。

    到五月初七这天终于酿成大型冲突。

    平手军一个小队三十名士兵在阿波国美马郡小名村购买给养时,因价格没有谈拢,被认为是“贱价强买”,引发众怒,遭到附近数个村庄众多暴民的联合袭击,队目、组头都殁于其间,甲胄、铁炮和其他武具全被暴民夺走,仅有一人装死逃出,将此事上报。

    正巧,这个不幸丧身的队目是拜乡家嘉的堂兄。拜乡家嘉得知此事,怒发冲冠,带了一千名杀气腾腾的兵丁,在目标周边烧杀抢掠,还放了火,几乎是把六个村庄夷为平地。

    谁知,这六个村庄当中,有个村庄的全体百姓,已经一齐皈依了一向宗的信仰,尊崇石山本愿寺。还有另外一个村庄,正在接受高野山根来寺的布道,很有皈依真言宗的趋势。

    这个篓子就捅得有点大了。

    事后,河田长亲作为平手军的代理总大将,采集了各项线索证据后,对拜乡家嘉写了一个处理报告,概括起来大意是说“虽有恶行,情有可原,小惩大诫,戴罪立功”。

    说得更明白的话……

    罚酒三杯,下不为例。

    如此轻拿轻放,当地百姓显然是不能满意的。

    百姓不满意也就算了,反正他们也没能力搞事情。

    然而一向宗和真言宗也十分不满意。

    没过几天,石山本愿寺与高野山根来寺的使者就到了平手汎秀面前,要求给个说法,还个公道。

    平手汎秀先是借“军务繁忙”和“犬女有恙”之类的借口挡了几天,但见对方冠冕堂皇,据理力争,实在挡不过去,不得不见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