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章 被下药了

第1章 被下药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嘭”的一声,头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季心禾秀眉狠狠一蹙,有些艰难的睁开眸子,视线有些模糊,却依稀可以看清自己周围的陈设。

    篱笆墙茅草顶的破旧屋子里,枯树枝拼凑着做出来的桌子椅子,都东倒西歪的倒在了地上,屋内少的可怜的破败物件儿,更是撒了一地,满屋子的破败,穷酸,还有凌乱。

    她这是在哪儿?

    可还没来得及去想太多,便突然感觉到额头处传来的火辣辣的疼痛,季心禾抬手摸了摸,摊在眼前一瞧,一手的血。

    伤口?难道是她方才执行任务被炸弹炸伤的伤口?可那炸弹杀伤力这么大,怎么可能只让头破了个口子?

    季心禾正愣神之际,便听到一声粗狂的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臭不要脸的娘们儿,你还敢撞墙自杀?老子钱都给了,难不成想让老子娶个死的回去?!”

    季心禾眸光一凌,抬头便看到了眼前的那个满脸横肉的粗狂胖子,那人一脸的凶相,气势汹汹的走过来。

    季心禾的头又是一阵刺痛,无数的记忆瞬间涌进了她的脑袋里似的,她的名字,叫季心禾,是杨罗湾的一个寻常村户的小女儿,却被后娘收了二十两银子就卖给了村里出了名的暴躁的张三,因为他家靠着养猪卖猪,家里有几个小钱,所以人人都叫他猪肉三。

    猪肉三出名的,不是他家的那点小钱,而是他已经死了三个老婆了,全是被他打死的。

    季心禾自然是不情愿,她后娘便干脆骗她喝下了一碗加了春|药的水,骗到此处,然后将猪肉三放进来,锁了门,先将生米煮成熟饭了,她日后想不嫁他都难了。

    季心禾誓死不从,一头就撞了墙,再次睁眼,便换人了·······

    季心禾呆愣了半晌,有些茫然的看着自己四周陌生的环境,所以说,她这是······穿越了?!

    就在季心禾呆愣的半晌,猪肉三便一把拎住了瘫坐在地上的季心禾的衣领子,“撕拉”一声扯开,外衫被扯烂,露出了里面已经有些发黄的里衣:“臭娘们儿,老子今儿非得办了你不可,等老子把你给娶回去了,看我怎么治你!”

    猪肉三正要接着扒她衣服的时候,季心禾却骤然一手扣住了他肥腻的手腕,那双水灵的眸子里,一改从前的怯懦畏缩,反而透着些许渗人的寒光:“滚开。”

    猪肉三浑身一僵,心底里莫名的涌现出一抹惧意,抓着她的手都不禁微微松了些许,可随即,便清醒过来一般连忙摇了摇头,面容再次狰狞了起来,他竟然会怕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臭娘们儿!真是天大的笑话!

    猪肉三抓起她就要接着撕衣服,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胆子还真是肥了嘿!你看我······”

    后面的污言秽语还没来得及骂出来,便听到“咔擦”一声脆响,是骨头错位的声音,猪肉三“啊!”的一声惨叫出来,抱住自己关节错位的手疼的跳脚。

    季心禾想要直接一脚横踢将他踹飞出去,可这身子也实在是太差劲了,都没什么力气,细胳膊细腿儿的,干脆咬咬牙,直接一脚踹在了猪肉三的下身的命根子上。

    猪肉三“嗷呜”一声哀嚎,脸都绿了,蜷着身子缩在了地上,身上的那一团团肥肉四处乱颤。

    季心禾随意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站起身来,小小的身影笼罩在猪肉三的面前,却让人不寒而栗:“早滚开不就什么事儿都没?哼!”

    随即抬脚从他身上跨过去,直接往门外走去。

    猪肉三艰难又痛苦的道:“你,你,你走了也没用,喝了那药,一会儿就得发作了,你以为你能逃的掉?你迟早还是老子的人,老子给钱了的,你老实的在这儿呆着,我一会儿,一会儿让你舒服······啊!”

    季心禾一脚踹在了他的脸上,这男人还真是够不要脸的了!

    猪肉三这下彻底晕死过去了。

    可随即,季心禾便感觉到自己浑身都似乎有些发热了。

    真该死!她还真被下药了!

    忽而听到外面传来一个尖锐的女声:“季心禾,你哪儿去了啊?!”听上去有些着急的样子,却似乎隐隐透着一抹得意。

    季心禾的记忆告诉她,这个女人,就是她的后娘丁氏。

    同时还夹杂着其他的人的声音:“心禾?心禾!你在哪儿啊!”

    季心禾心里一紧,此地不宜久留,丁氏竟然带着这么多人来寻找“失踪”的她,这会儿若是让人看到她和猪肉三孤男寡女的在这屋里,就算是没发生什么事儿,别人都要以为是发生了什么了,更何况,她还被下了药。

    可若是要走,还能往哪儿走?门被锁了,而且还有这么多人在外面堵着。

    季心禾摸了摸自己越来越红的脸,心跳都紊乱了起来,在这小屋里扫了一眼,还有一个小窗户,大概她这瘦弱的身板儿是可以钻过去的,只是被封死了,季心禾直接用椅子砸。

    一边砸着,还一边听着外面的动静。

    “心禾这都失踪了一天了,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能去哪儿呢?”丁氏“着急”的道:“咦,去这屋里找找吧!”

    只要现在将猪肉三和季心禾的丑事传开了,季心禾不论情愿不情愿,死也得死在猪肉三的墓地去了。

    丁氏心里想着,眼睛都亮了,连忙冲过去。

    村里跟来找人的几个男人道:“这屋子似乎上锁了呀,不会在里面吧。”

    “怎么不会啊,我现在就得将满村子翻遍了才是,不是你家闺女你不着急是吧!”丁氏尖着嗓子喊着。

    那几个男人脸一红,梗着脖子道:“你这说的什么话?都是乡里乡亲的,我们不着急能这会儿放下手里的活儿特意帮着你来找人吗?只是这屋子是给猎户偶尔歇脚用的,平日里没人的,况且还上了锁,咱们轻易也进不去啊。”

    “怎么进不去?没准儿我家心禾就是被关在里面了呢!”

    一个少年突然站了出来:“别吵了!我来开门。”

    季心禾听着这熟悉的声音,心里一颤,是二哥季东,她娘当初生了四个孩子,老大是个女孩儿,如今却早已嫁出去了,老二就是男孩儿,如今十八,她下面还有一个弟弟,今年才七岁,直到她八岁那年,娘就死了,她爹才又娶了丁氏续弦。

    虽然后娘刻薄了些,可几个亲兄弟姐妹待她,却是实打实的好的,这次她失踪了一整日了,大哥想必也着急的很了。

    那少年话音刚落,便直接抡起斧头往那门上的锁砸去。

    三两下的功夫,门锁便“咔擦”一声被砸落。

    丁氏带着众人一窝蜂的冲进去,却只看到一个凌乱的破旧屋子里,猪肉三死人一般的蜷着身子倒在地上,再无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