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8章 是她的,就该夺回来!

第8章 是她的,就该夺回来!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丁氏心里一阵得意,随即便哭嚎的更厉害了:“都怪我当初瞎了眼啊,分明知道后娘不好当,可还是非得嫁过来,如今倒好,我累死累活拉拔着他们长大,他们却只记得亲娘,把我当个外人呐,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季大山气的抬起巴掌就要往小北和季心禾身上招呼,巴掌高高的扬起,恼火的道:“还不快给你们娘道歉!”

    小北吓的连忙缩到了季心禾的怀里,季心禾却半点不怕,反而扬起头迎上了季大山的目光:“爹,娘刚刚冤枉小北是贼呢,嚷的恨不得满村的人都知道,可小北的鸡蛋分明是狗蛋给的,我说让狗蛋来作证,给小北清白,娘就哭天抢地的不许呢。”

    季大山愣了愣,一来是没想到这其中有这么一层事实,二来,也是被季心禾的淡然处世给愣到了,不知为何,他在这个女儿的眼里,似乎看不到丝毫对他这个父亲的敬畏,就算他扬起了巴掌,可她却还是那么不屑一顾一般。

    丁氏连忙要插嘴,季心禾便接着道:“爹当我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季家的名声着想?若是不能证明小北不是贼,给小北洗清污名,那爹以后走出去,也得被人戳脊梁骨,说生了个贼儿子,肯定上梁不正下梁歪。”

    这话一出,季大山的脸色果然就有些不好了。

    季心禾心里冷笑一声,渣爹对儿子女儿的名声死活不那么在乎,可到了自己的身上,可就不一样了。

    季大山轻咳了一声,才对着丁氏道:“你也是,既然冤枉的孩子,怎么也得给个澄清的机会,不然以后湾里人该怎么看我们季家的人?”

    丁氏呆愣了片刻,似乎有些不可置信,季大山竟然头一次为了这几个小贱种说话!

    丁氏狠狠的瞪着季大山,空气都似乎凝固了,季大山有些闪躲的避开她的目光,似乎怕极了一般。

    良久,丁氏才爆发出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哭嚎声:“哎哟我不活了,我是造了什么孽啊,嫁给你这种窝囊废活生生受气,家里穷的叮当响,还拉着我受罪,这些年我忙里忙外给你养孩子,还从鬼门关走了一遭给你生了个儿子,我操持操持家里,我累了大半辈子没埋怨你一句,你如今还开始嫌弃我了?!季大山你个没良心,你干脆休了我去,看看还有哪个女人愿意嫁给你这样的窝囊废!”

    丁氏一边哭嚎着,一边大力的推搡着季大山,季大山脸都涨的通红,连忙道:“我,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个没出息的东西,在外面半点事儿也做不成,整日里除了伺候家里那几亩田你还会什么?我就是瞎了眼才跟了你,在外面你怂的跟个什么似的,如今回家了倒是想起拿我立威风了,老天当真是没眼,当我来遭这个罪!”

    原本季家常常有丁氏的尖酸骂词,村里人也大都听习惯了,可丁氏这次声音格外的大,哭嚎的声音又渗人的很,很快院子外面就有不少走过的村民们围上来看。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被数落的一无是处,季大山的脸真是羞红一片,可面对丁氏,他却半点脾气也不敢有,只是连声哄着:“好了好了,当心让人听见。”

    “让人听见咋了?!你季大山有胆子做没胆子说了是不是?哎哟我真是造了什么孽哦,竟然跟着你受着这种罪!我不活了啊!”丁氏几乎是半分不饶,甚至步步紧逼,丁氏一向如此,揪着季大山的软穴了就开始不撒手了,一定要死磕到底,不达目的不罢休!

    季大山总算被逼死了,大吼一声:“季心禾,季北!还不快给你们娘道歉!”

    小北缩在季心禾的怀里,莫名的感到安全感,面对季大山的怒火,他心里虽然害怕,却倔强的不为所动。

    丁氏有些得意的看向了季心禾和小北,似乎就看好戏似的等着。

    “今儿你们两若是还胡闹,我今儿就把你们给赶出去,算我白生养了你们!”季大山怒吼着道。

    “爹既然都这么说了,那就这么办吧,”季心禾拨了拨指甲,十分随意的道,似乎这一点丝毫要挟不到她。

    “你!”季大山瞪圆了眼睛,眸中都是不可思议,他性子怯懦,在外面没出息,在媳妇儿面前也直不起腰来,一直以来,这些孩子就是他立威的对象,可现如今没想到的是,连自己的闺女都已经瞧不起他了。

    季东不知何时从外面回来了,脸色也阴沉的厉害:“爹若是执意不想要我们几个孩子,我带着弟弟妹妹出去过好了。”

    季东原本就不是绵软的性子,更何况他是兄长,一直都把保护弟弟妹妹当做自己的重担,如今怎么能够忍受弟弟妹妹受这等委屈?

    “好啊,好啊!你们这一个二个的,全都要翻天了是吧?!长大了,翅膀硬了,就不得了了!”季大山还愣着没反应过来,丁氏就已经尖声叫了起来:“这是养了一群什么样儿的白眼狼?当爹娘的都没说话,你们倒是想起分家来了,不贤不孝,这种事儿也就你们做的出来!”

    丁氏哪里肯放过季东这么个劳动力?她心里算盘足着呢!这些年若非是季东能干,她早就将这三个小的赶出去了,哪里还能任由季家白养着几个吃白食的?如今眼瞧着季心禾长大了可以卖钱了,季北这个小的也能开始干活儿了,咋能白养了这些年?要放人,她自然是不肯的。

    “你!”季东正要争执,却被季心禾拉住了,轻轻摇了摇头,他们是为人儿女的身份,分家肯定不能由他们来提,否则会被人唾骂,而且丁氏也不会轻易放人,得不偿失。

    况且,她凭什么把娘挣下来的家产留给丁氏和那个渣爹,他们让出去?是她的,就全部要夺回来!该滚出去人,可不是她!

    季心禾眸中闪过一抹精光,随即身子一晃,便倒了下去,季东和小北眼疾手快的接住了她,着急的道:“心禾,心禾你怎么了?”

    季心禾虚弱的喘着气儿,眼眶都跟着红了:“原是我不好,不过伤了头,就想着吃鸡蛋补身子,家里的鸡蛋哪里是我能吃的?娘每日里操持家里,每天吃一个那是应该,我瘦胳膊瘦腿儿的,这些年都白白让家里养活着,我哪里有资格吃那金贵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