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9章 逼死我们算了?

第9章 逼死我们算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这话一出,丁氏的脸一下子就白了,原本在门外围观的村民们,也嗡嗡的议论了起来。

    “你个小崽子,谁每天一个鸡蛋啊?我啥时候每天一个鸡蛋了,我还不都为了你们这帮没心肝的小畜生!”丁氏瞪圆了眼睛,不断的给季大山使眼色。

    季大山也是在乎脸面的人,立马虎着脸道:“不许瞎说八道,再瞎说当心我把你们都给赶出去!”

    季心禾连忙害怕的往季东怀里缩了缩:“我错了还不成,爹你别赶我出去,马上就要入冬了,我出去岂不是要冻死了去?我以后再也不吃鸡蛋了,什么好吃的都给后娘吃,给秀兰姐姐吃,我和哥哥小北饿着也没事儿,小北,你可记得姐姐的话了?以后千万不能不听话了,就算是从狗蛋那里得来的鸡蛋,也得给娘吃,肉也不许吃。”

    小北一听季心禾这话,心里委屈的眼睛都红了:“小北从没吃过鸡蛋,也没吃过肉,看着后娘和秀兰姐吃的馋的时候,最多咽咽口水,小北很乖对不对?”

    “小北最乖了,过的辛苦点,总好过被赶出去,在大冷天里冻死的好。”季心禾泪珠子滚下来,哭的小肩膀一抽一抽的。

    小北“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姐,娘亲要是活着就好了。”

    “对啊,娘亲要是活着,肯定不污蔑小北是贼,也不会在姐姐伤成这样的时候连个鸡蛋都不给。”

    终于有人看不下去了:“老季,你这对孩子们未免也太狠心了些吧,孩子伤成这样了,咋的吃个鸡蛋都不成了?你媳妇儿一天一个鸡蛋,分一个给孩子能咋地?还污蔑人孩子是贼,你说你这心这么黑,就不怕你死去的媳妇儿夜里找你报复啊!”

    “就是,瞧瞧这几个孩子瘦的可怜样儿,你当心遭天谴呐!”

    丁氏尖声叫了起来:“别听这小丫头片子胡说八道,都啥跟啥啊?他们随口乱说的还能信呐!”

    季东咬着牙道:“心禾看郎中开药的钱,你都不给,还是我找李朗中借着,等着日后去镇上做苦力赚钱还的。”

    村民们又是一阵议论。

    丁氏眼睛都瞪圆了:“家里银钱一时周转不开,让你先跟李朗中借着而已,哪儿能真让你去做苦力啊?”

    季心禾又抹了把眼泪:“哥,是咱们不好,错怪了娘了,还以为娘是故意不给钱,现在看来,只是家里没钱啊,都是我傻,我还一直以为咱家很有钱的。”

    若是从前,季东肯定以为季心禾又犯傻了,得把她骂一顿骂醒,可他此时却总觉得季心禾变了,便鬼虎神差的顺着季心禾的话问下去:“为啥觉得咱家有钱啊?”

    “娘屋里的首饰盒子里,有好金簪子,银簪子,还有个翠绿的镯子,看上去挺值钱的。”

    人群里一片哗然,许是李朗中这会儿也正好在这儿凑热闹,都忍不住站出来骂人:“大山媳妇儿你未免太过分,不过七十个铜板儿的医药钱,你还让东子找我欠着,我当是你们家如今真的银钱紧缺,周转不过来,所以答应了,没想到,你还真是厚的起这个脸啊!”

    丁氏脸上真是青一阵白一阵的,死死的瞪了季大山一眼。

    季大山这才冲着季心禾大吼一声:“你闹够了没有?非得把我们老季家的脸丢光了是不是?!”

    季心禾心里冷笑一声,老季家的脸面管他屁事!

    可季心禾却还是“吓的”哭的更厉害了:“爹,我错了,是我错了,你别打我,上次您因为我吃了一块秀兰姐姐的栗子糕,打了我一顿,让我三天没下床呐,我以后肯定不会再让爹生气了,爹别打我了!”

    村民们真是愤怒的不行:“老季你可不要丧了良心!这几个孩子可都是你亲生的!”

    季东握紧了拳头,显然也是忍耐不住了,突然站起身来,正对着季大山。

    季大山吓的一个踉跄,连连后退了好几步,他性子原本就怯懦,平日里也只敢在几个儿女面前耍耍威风,季东从来没有忤逆他的,可这会儿却突然爆发了似的,露出了这么渗人的表情,的确让他吓了一跳,心里甚至有了畏惧。

    “爹娘不待见我们,那还不如早早的把我们分出去吧,我带着弟弟妹妹单过,也好过让弟弟妹妹继续受欺负。”季东咬牙切齿的道。

    “这怎么行!哪儿有小孩子家家的说分家的道理?这事儿我们老季家一定干不出来!”丁氏尖声叫了起来,显然舍不得这么几个刚刚可以赚钱的小家伙,季东和季北两个劳力就不说了,关键季心禾,猪肉三的银子她都收了,这事儿还没完呢,若是让季心禾分出去了,那她还怎么把季心禾塞给猪肉三?

    季心禾现在是看出来了,季大山总喜欢用把他们赶出去做威胁,但是其实丁氏是怎么也舍不得把他们赶出去的,既然她怕,那么不就是她可以拿来做筹码的机会?

    季心禾冲着季东眨了眨眼,季东便领会了,直接道:“我们在家被骂吃白食的,看病不给钱,鸡蛋也舍不得给一个,现在我们说要分出去,娘又不乐意,娘是不是想逼死我们算了?”

    丁氏狠狠的噎住了,可季东兄妹几个却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似乎看好戏似的。

    季大山也是没主意的,只能看向丁氏。

    所有人都将目光移到了丁氏的身上。

    季心禾干脆加把火,直接冲着村民们道:“大叔大婶们,劳你们帮帮忙,请里正来给我们做个公证,我爹娘想赶我们出去,正好我们也有这个意思,就干脆让我们分出去吧。”

    丁氏连忙阻拦道:“分啥分?都是一家子人,我还能让你们几个小的出去喝西北风啊?!李朗中的钱我马上就拿钱补上,至于一个小小鸡蛋,你想吃娘给你就是!小孩子家家的动不动就闹脾气,这性子怎么使得了?”

    眼下猪肉三的事情最要紧,怎么也不能让季心禾跑了!

    “心禾病下了,一个鸡蛋可不够。”季东道。

    小北也跟着道:“对,要一天一个!而且每日还要吃肉。”干脆狮子大开口。

    丁氏心疼的要命,却还是咬牙切齿的应下:“那是自然是应该的。”

    心里却在恶狠狠的道,先让你好过几天,改明儿就再次使个手段,非得让你跟了猪肉三去!今日亏的钱,明日全得赚回来!

    季心禾这才咧开嘴笑了:“我就知道娘最好了,刚刚我也就跟娘闹脾气呢,这要真分家,我可舍不得爹娘啊。”

    今日给你机会分,你不分,等来日,可就是比这惨数倍的境况了。

    季心禾心里冷笑着,面上笑盈盈,却也跟着染上了几分森森然的味道。

    丁氏瞧着,莫名的觉得心惊肉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