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7章 已经有了对策

第17章 已经有了对策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小北的心都跟着提了起来,着急的道:“那可咋办啊,上次丁氏就差点儿害惨了姐姐,还让姐姐摔破了头,这次······”

    “上次是上次,咱可不是软柿子了,还能任由她拿捏不成?放心。”

    季心禾的话,莫名的让人觉得安心,连最浮躁不安的小北都跟着愣愣的安静了下来,呆愣了片刻,这才点了头:“嗯。”

    季东眸子都带着一股子惊诧。

    季心禾眨巴了下眼睛,看向了季东:“哥,你咋了?”

    “心禾,你变了很多。”

    “许是上次摔了头,让我彻底摔清醒了些吧,变了不好吗啊?”季心禾歪了歪头,似乎多了一股子俏皮的味道。

    季东却笑了笑:“没什么不好的,你能清醒一点,坚强一点,哥高兴。”

    季心禾这才笑了,忽而想起猎野猪的事儿,到底还是要跟他们说说。

    季心禾关好了门窗,确定外面没人,这才拉着季东和小北到了屋里,压低了声音道:“我差点儿忘了说,我今日上山,正好遇上了村里的猎户吴大哥在猎野猪。”

    季东瞪圆了眼睛:“你没伤着吧?”

    “没有,原本也是虚惊一场,但是我帮了点小忙,帮吴大哥把这野猪给猎到了手,吴大哥感激我,到时候这野猪说是还要分我银子呐。”季心禾道。

    “你帮了啥忙啊?”

    “我当时瞧见那野猪,也是吓傻眼了,心急之下为了保命,干脆就拉弓射箭,谁知误打误撞竟然射准了那野猪的眼睛,最后那野猪就死了,吴大哥说了,那只野猪拉到镇上去买了,算上皮毛一起,可以换个将近十两银子呐,到时候给我分红,咱们就有钱过冬了。”季心禾说的轻描淡写。

    但是听在季东和小北的耳里,却觉得心惊肉跳:“竟然让你碰上野猪,这家伙凶残无比,幸好你没事儿。”

    “老天爷庇佑,咱们还有一笔小钱了呢,原本我还担心这个冬不好过,现在看来,大概没这么难了。”季心禾看着窗外开始吹起寒风的天儿,有些感慨的道。

    季东叹了口气:“都怪哥不好,没能让你们过上好日子,还得担这份危险,那野猪······所幸你没事儿,不说也罢,不过,咱们就算拿到了银子,恐怕也得被丁氏······”

    季心禾脸一沉:“哥放心,我跟吴大哥说好了,这野猪明面儿上跟我没关系,他过后分钱给我就是,我不会让这钱落到丁氏手里的。”

    小北也握紧了拳头:“姐姐拼了命得来的血汗钱,咋也不能给!”

    小北不知道季心禾真实武力值,自然以为那猎野猪的过程是惊险无比。

    季心禾抿了抿唇,接着道:“今日我算是见识了,这家咱待不下去,等这次猪肉三的事儿过了,必须分家!”

    小北和季东也跟着点头:“对!”

    ——

    季秀兰差点儿没掀了桌子,气急败坏的要命:“这个季心禾从前真是看错了她了,还以为她多老实听话,如今看来,她真是一肚子的心机手段,竟然往我身上泼脏水,她肯定就是嫉妒我,若是我今日名声因他而毁,那志儒哥岂不是不会再要我了?这个贱人!”

    丁氏连忙拉住了季秀兰安抚:“你跟这等下贱胚子计较个什么?你日后跟她可不同,你可是未来的秀才娘子,还要当官夫人的!她一个乡野丫头,跟她置气岂不是伤了体面?”

    丁氏把自己的闺女当成千金小姐一般,却似乎忘了她原本也就是个乡野丫头,还是个拖油瓶子。

    季秀兰却还是怎么也气不过:“若非是那么多人看着,我非得撕了那丫头的嘴!”

    心里一阵委屈上来,便扑进了丁氏的怀里:“娘,旁人若是以为我跟猪肉三有了啥牵扯,志儒哥没准儿就不要我了,他可是最讨厌找弄是非的女人了,你可千万不能轻易放过季心禾那个贱丫头。”

    丁氏冷哼一声:“我怎么可能放过她去?今日算是见识到了这丫头的真面目,我也是容不得她去了,非得将她塞到猪肉三家去!”

    季秀兰一听这话,心里也畅快了些许,连忙道:“就是!让她嫁给猪肉三,让她被猪肉三打死了去!”

    丁氏冷笑着道:“不用你说,猪肉三这暴躁的性子,谁不知道?都打死了三个老婆了,还能多了季心禾这一个?再说了,他跟季心禾的梁子可大着呢,你没看到他看季心禾的眼神,像是要吃人似的,只等着季心禾嫁过去,不出一个月恐怕就折磨死了。”

    猪肉三如今能下不来床,可全都拜季心禾所赐,明面上不好说这事儿,但是猪肉三心底里可是记恨的很!

    “那娘赶紧的把这小贱人给嫁过去啊,我如今最见不得她这张脸了!”季秀兰恶狠狠的道。

    从前季心禾卑微,总是颤颤巍巍的低着头,倒是跟寻常村姑也没啥两样,可如今不知为何,通身就带上了一股子清丽的气质,反而让那张蜡黄干瘦的小脸也衬的好看了几分。

    单单这一点,就已经让季秀兰嫉恨不已,她不是不知道,高志儒今日上午来的时候,多看了季心禾一眼!

    “你且放心吧,我吃过的盐,比她吃的米还多,她说白了也就是个小丫头片子,哪里是我的对手?只管等着瞧!”丁氏阴测测的笑了。

    ——

    “你们三个小贱蹄子,躲屋里偷懒呐?!还不赶紧的滚出来干活儿?家里白养了你们几个吃白食的东西,我真是造了什么孽来你们季家受这等罪!”丁氏在屋外骂骂咧咧的,若非季心禾把屋子从里面反锁了,她恐怕得直接冲进来。

    季心禾和季东小北交换个眼色,便各自出去了,方才丁氏半天没出现,想必是和季秀兰想对策去了,至于现在突然闹腾起来了,八成就是已经想好了怎么把她塞给猪肉三了。

    季心禾出了屋子,丁氏瞧着她就越发的来气,直接指着她的鼻子大骂:“没脸的东西,头上破了点皮就把自己当祖宗了不成?还指望着我亲自伺候你呐?一整日的功夫就挖了这么点儿野菜。”

    今日猪肉三来闹,丁氏憋了一肚子的火气,这会儿自然逮着点儿由头就得撒火,可她独独算错的是,如今的季心禾,已经不是从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