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19章 不按常理出牌

第19章 不按常理出牌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那我去跟我爹娘说一声。”

    季心禾就算此时心里着急,却也心思剔透,若是弟弟真的落水,那么既然有人前来报信儿,必然也有人早早的在一边施救了,而不一定那么急着非要自己前去。

    可若是小北并没有落水,那么自己贸贸然的冲过去,没准儿就正中了别人的诡计。

    所以季心禾心里念头一动,便要往回跑。

    王二丫脸色稍稍一变,倒是暗惊这季心禾怎么不按套路来,这种惊险时刻了竟然还顾得上去跟自己冷漠的爹娘说一声?

    王二丫连忙拉住了季心禾,神色有些僵硬的道:“要来不及了,你还是先去吧,我再去叫季大叔便是。”

    到底是乡下丫头,没太多的城府,心里藏着事儿面上便也跟着不自然,此时这一句话便露了馅,让季心禾原本还有些不敢确定的心慌也消散了几分。

    季心禾眸中闪过一抹冷色,看来小北落水是假,有人按捺不住要对她下手了才是真。

    如此想来,季心禾反而从容了些许,从王二丫的手里抽出了自己的手:“二丫你这话可说岔了,我一个小丫头片子,哪儿能有力气把我弟弟给捞起来?这事儿到底还是得让大人们来才好,我这就去找我爹娘去。”

    季心禾说着,便径直转身跑进了院子里。

    王二丫急了,再想拦着却已经来不及,只能咬着唇在外面等着了。

    季心禾一进院子里,便真的往上房去,今日这事儿多半就是丁氏给她下的套,让丁氏跟她一起去,简直避灾神器啊。

    可谁知,还没来得及叩门,便见季秀兰从里面出来了,蹙着眉嫌恶的看着她:“大晚上的跟啥呢?上这里来讨嫌。”

    这话说的,好像这儿是她的屋子似的。

    季心禾却不跟她计较,做出一副着急的样子:“小北落水了,我找爹去救人呐。”

    季秀兰冷哼一声:“爹娘都睡了,这么点儿事儿,你还非得惊动的全村都知道不成?自己赶紧去瞅瞅就是,什么事儿都非得拉着旁人,真当自己金贵小姐呐?”

    季心禾冷笑一声:“这么点儿小事儿?”

    季秀兰却高傲的扬了扬头,那表情却似乎就是在说,你们这等下贱胚子,死了活着不就是小事儿吗?

    季心禾瞧着这架势,八成季秀兰就是丁氏安排出来挡着的,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季心禾进去,也必然要逼着季心禾一个人前去,季心禾心里暗自冷笑,倒是也不强行闯了,反而心里念头一动,计从心起,忽而放软了身段儿。

    “既然如此,那就让爹娘好生歇着吧,我自己去就是了。”季心禾道。

    季秀兰原本还以为季心禾要好生折腾一会儿呢,她更是早就做好了十足的应对准备,可没想到,她竟然突然之间就好说话了起来,一时间有些愣愣的。

    季心禾气急败坏的瞪了季秀兰一眼,似乎很是愤懑,临走前还不忘狠狠的撞了季秀兰一下,这才飞快的跑了,似乎真的是很着急小北的事儿。

    季秀兰被撞的一个踉跄,气的咬牙,正想骂几句,可一想到季心禾今日之后的命运,便冷哼一声,硬生生忍下,捏着帕子气急败坏:“我只等着看你嫁给猪肉三后的好日子!”

    季心禾捏了捏方才手心里的那支牡丹金簪,暗自抿唇,动作迅速的将其收入了自己的袖中。

    方才她撞了一下季秀兰,季秀兰踉跄之下险些摔下去,她眼疾手快的顺走了季秀兰头上戴着招摇过市的这支小金簪。

    这簪子是新的,想必是这次丁氏拿着私自卖了季心禾的那二十两银子去给自己宝贝闺女置办的首饰之一。

    这簪子分量倒是重,瞧上去大概得值得上一两银子,呵,花着她的卖命钱,她们母女两个倒是用的阔绰!

    季心禾唇角的那一抹冷笑在出了院子的瞬间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焦急的面容。

    王二丫还在门口等着呢,瞧着季心禾出来便连忙迎上来:“心禾。”

    季心禾抬起手抹了抹脸上根本不存在的泪痕:“二丫,我爹娘睡下了,你快带我去找我弟弟吧。”

    王二丫原本紧张的神色反而松了松,似乎落下了个大石头似的,连连点头:“好,咱这就去吧。”

    说罢,便在前面飞快的跑了起来,季心禾也连忙跟上。

    这杨罗湾也不算太大,没走太久,两人便匆匆赶到了村东头的碧水河一带,村里的人大多居住在村西头那边,反而村东头大多是田埂,因为挨着河水,土地也肥沃一些。

    若是白日里,村民们来这边下地干活儿,倒是瞧着也热闹,可此时大晚上的,这时候过来,却空寂的很。

    王二丫瞧着季心禾已经跟着自己过来了,心想任务也完成了,正想扯个由头全身而退,可季心禾却突然抓住了她的胳膊,有些害怕的道:“二丫,这儿好黑啊,我害怕。”

    王二丫连忙安抚她:“在村里呢,有啥好怕的,你快些去河边看看你弟弟在不在?”

    一边说着,便要掰开她的手的意思。

    季心禾却并没有要撒手的意思,反而拽的更紧了:“二丫不然你陪着我一起吧。”

    王二丫脸上多了一抹惊慌,连忙道:“这,这怎么成?啊不是,我,我,我的意思是,你弟弟这会儿落水了还不知道情况如何呢,你赶紧过去瞧瞧呀!”

    王二丫怎么都想不到,这素日里最傻的丫头,今日怎么像是转了性子一般,什么事儿都不能轻易的牵着她的鼻子走了,反而总是事事让人捉摸不透。

    季心禾听说季小北落了水,不应该吓疯了似的飞快跑过去?怎么就还平白多了这些毛病出来?

    季心禾只好道:“那二丫,你可在这儿等着我。”

    王二丫这回应的倒是痛快,反正自己一会儿走了,这蠢货还不是不知道,傻子才在这儿等着呢:“好好好,你快去吧。”

    季心禾这才往河边上去了,王二丫片刻都不想多呆,立马转身就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