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0章 定情信物

第20章 定情信物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季心禾转头看了一眼,冷哼一声,当她不知道她们的算盘?估摸着这王二丫现在是紧赶着跑回村里去喊人去了。

    而此时······

    突然一个身影从背后窜出来,似乎就是要扑过来将她一把抱住,可季心禾前世可是杀手的料,这点动静她还能不提早发现真是白混了这些年。

    就在那个身影扑过来之前,季心禾一个敏锐的转身,擦着他的身子躲过,若是从前,她习惯躲开的瞬间同时掌握主动权,也就是顺带着一脚横踢扫过去,可今日,她却只是躲开,反而一张清冷的小脸上,扬起了些许嗔笑的味道。

    “张三哥何必这么着急?还当我不知道你?”

    季心禾现在的模样其实不那么出众,她从小营养不良,所以身材干瘦了些,脸色也是带着些许蜡黄,但是五官却还是生的精致,尤其是那一双水灵灵的眸子,从前总是怯懦的垂着头倒是不觉得,如今一旦有了鲜活的神色,便灵动了起来,即使在这暗夜之中,似乎也能照亮点点星光一般。

    猪肉三一时间竟愣住了,不知是因为季心禾突然反转的态度,还是因为她此时的笑颜太过炫目。

    季心禾心里冷嗤一声,面上却依然笑的娇俏,银铃般的声音清脆的响起:“人家日后早晚得嫁给你的,你何必非要着这个急?我那后娘拼命想把我塞给你,殊不知我心底里其实是愿意嫁的,张三哥身材魁梧,最有男人的味道,而且家里也算是小富,总好过我在季家整日里被人当奴婢似的使唤,还吃不到一点儿好东西。”

    猪肉三眸中闪过一抹惊喜,他素日里都只见过别的女人怕他,躲着他,却头一次听到女人这么夸他!再加上被季心禾这耀目的一笑给刺激的不行,顿时连怀疑的心思都没了,全当季心禾说的是真的,欢喜的靠近了几步:“心禾,你真这么想?”

    季心禾不动声色的退后了几步,轻哼一声:“我自是这么想,可你呢?回回都对我这么粗鲁,让人好生害怕。”

    “我,我,我以后肯定不会了!”猪肉三被季心禾那笑容晃的,心都躁了,浑然忘了自己此时真正目的是什么,被季心禾掌握了主动权。

    季心禾眨了眨眼:“是吗?既然如此,我们家也不必还你钱了,只等着我嫁过去好了,不过,你可别反悔。”

    猪肉三顿时又是一阵惊喜,没想到竟然还有女人对他痴情至此!

    “我怎么可能反悔?不然我对天发誓!”

    季心禾便娇笑一声,从袖中拿出了一只簪子来,递给了猪肉三:“这个算是我的定情信物,你呢?既然你诚心要娶我,可不许随便拿东西敷衍了我去。”

    猪肉三接过那簪子,哈哈大笑了起来,十分豪爽的就从怀里摸出了一个小金锁:“这个可是我的保命玩意儿,轻易不给人的,我猪肉三既然说了要娶,就一定会娶!你且放心!”

    季心禾将那小金锁拿到了手里,这才浅浅笑了:“我就知道张三哥对我是真心的,我的信物也贵重的很,张三哥可要好好收着啊。”

    “那是自然!”

    季心禾依然笑的眉眼弯弯,心里想着王二丫这会儿估摸着也快喊了人来了,那眉眼里的笑容便渐渐加深了几分,猪肉三看的都有些痴了,从前咋没发现这丫头这么好看?猪肉三忍不住靠近,伸出了那肥腻腻的爪子:“心禾,来我摸摸。”

    “好啊。”季心禾笑容依然明媚。

    可就在猪肉三靠近的那一瞬间,季心禾脸上的笑颜便骤然消逝,随即抬起一脚踹出去,猪肉三便“嗷呜”一嗓子嚎出来,直接掉入了河里。

    他们本来就站在河边,猪肉三自然是“噗通”一下子摔进去。

    季心禾冷笑一声:“敢骗我?”

    随即转身便走。

    猪肉三在河里扑腾着,嗷呜的叫着:“救命啊,救命啊!”猪肉三这等懒汉,下地多走两步都嫌累,又何尝学过游泳?

    王二丫刚刚带了一堆人过来,可谁知,远远的就听到猪肉三喊救命,当即也是吓了一跳。

    众人一听这声音,也立马匆匆赶过去救人。

    王二丫顿时傻眼了,只是骗季心禾的手段,这会儿怎么还真有人落水了?

    只是此时的场景,全然不是安排的那般,季心禾的人呢?

    ——

    此时的季家却是难得的一片安宁,季秀兰和丁氏紧张兮兮的在屋里等着消息,成败都在此一举了。

    “娘,这次不会又出什么岔子吧?”

    “季心禾那小贱人都已经跟着去了,为了她弟弟她肯定比谁都着急,到时候她前脚被猪肉三捉住,后脚就能被村民们给抓奸了去,到时候,她跟猪肉三两个大晚上私会的事情就是板上钉钉,她非嫁不可!”丁氏冷哼一声。

    “可是,万一季心禾咬死了说自己是被猪肉三强迫的呐?这妮子自从摔了头,比从前精明多了。”季秀兰隐隐有些不放心。

    “怕什么?二丫到时候咬死不认她,那就是她自己跑去的,三更半夜,好端端的一个姑娘自己吃饱了撑的跑到那等荒僻的地方?说自己是无辜的,谁信呐!当我是吃素的!只要这次的事儿一出,那可就是季心禾自己不要脸跟猪肉三私会,咱们可是撇的干干净净的,还有什么可怕的?”丁氏这次,显然也精明了许多,一边磕着瓜子儿,一边看好戏似的等着消息。

    季东和小北前后回来了,没有瞧见季心禾,不免也有些着急,可偏偏上房那边的人说不知道她去哪儿了,两人只好在院子门口等着。

    忽而一个身影跑近了,小北一眼就认出来了,连忙冲上去:“姐!你去哪儿了?我跟哥哥好担心你!”

    季心禾比了个嘘的手势,来不及问小北到底怎么回事儿,便直接往他手里塞了个小金锁,压低声音耳语了几句,小北立即明白了,也不多问,机灵的跑了进去。

    季秀兰正好从屋里出来准备去茅房,小北跑进来便正好撞到了她身上,捏在手上的小金锁也跟着“掉”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