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2章 肯定是你!

第22章 肯定是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外面突然传来闹哄哄的人群声。

    季心禾眸光微沉,便要开门出去。

    季东连忙拉住了她:“还是我去吧。”

    到底舍不得让妹妹身处险境。

    季心禾却摇了摇头:“我得亲自去,不然我可不放心,哥陪着我一起便好。”

    季东觉得,自从季心禾清醒了之后,她就变的有主见了很多,每次面对她这般沉着的样子,自己也跟着安心很多,季东点了点头:“好。”

    季心禾跑到了外面,便见这原本已经进入了夜色的寂静的村庄已经沸腾了起来,大半的灯火都点上了。

    “大婶儿,这是咋了?咋突然之间这么闹呢?”季心禾一出去便连忙抓住了一个大婶儿问。

    那大婶儿连忙道:“听说猪肉三掉河里了,这会儿村里人刚刚救起来呐。”

    “就这么点儿事儿,至于这么大动静吗?”

    “哎哟,你不知道,这其中啊,还另有缘故!”那婶儿说话都不禁压低了声音。

    “啥缘故啊?”季心禾故作懵懂。

    那婶儿便神神道道的道:“听说,先前是有人看到有人在碧水河边偷情,然后告了里正,里正带着人去抓奸来着,可谁知,竟然就只看到猪肉三在河里扑腾呢。”

    “是吗?那没有旁人了吗?”

    “没呢,可是有人一口咬定当时看到的是两个人,现在里正正在查呢,好些人都围在里正的院子里去了,毕竟这偷情的事儿,可是大事儿!”

    杨罗湾向来是个风评极佳的村子,见不得这样的丑事,今日既然发现了,那是怎么也不能轻易放过了去的,怪不得这大晚上的还能闹的如此轰动。

    “是谁一口咬定看到的?”季心禾眨巴了一下眼睛。

    “王二丫。”

    季心禾眸光一冷,却也是转瞬即逝,随即扬起了笑脸:“是么?”

    “哎,跟你说这些也说不清,还不如自己去瞅瞅,我这正打算去呢!”这婶子也是个八卦的,脚步不停便飞快的往里正家去了。

    季东的面色已经阴沉的很了,转头看向了上房的方向,却见那边竟然半点动静都没有。

    丁氏这种人,可是最喜欢凑热闹的,这会儿倒是知道安静如鸡了。

    季心禾冷笑一声:“哥别看了,她们这次学的可精了,巴望着置身事外呢,咱只管等着瞧,走到最后,倒是要看看,这火到底往谁身上烧!”

    季东到底不放心,便道:“那咱们赶紧去里正家看看去!”

    现在里正既然在查这件事,那么他们自然也不能坐以待毙,由着王二丫和猪肉三到时候胡说八道。

    季心禾却道:“我换个衣裳先吧。”

    季东一脸疑惑的看着季心禾,却见这丫头已经跑回了屋里去了。

    季东带着弟弟妹妹们来到里正家的时候,里正家里已经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还有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举着火把,在院子里照亮,将这漆黑的天色都点亮了些许。

    里正站在最上首的位置,面色严肃,沉声道:“你说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这话问的,正是王二丫。

    王二丫到底是个小丫头片子,就算早有准备,瞧着这么大的阵势,却还是不免有些紧张,可想想季秀兰承诺给她的那个银镯子的,到底还是咬了咬牙道:“我的确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个女人,跟猪肉三站在河边······卿卿我我的,我,我,我当时吓到了,这才到村里来喊人的。”

    “谁?”

    里正这话一出,不知多少村民们都竖着耳朵仔细的听了起来,猪肉三掉到河里呛了水,秋天尤其是夜晚的河水,几乎冰凉彻骨,猪肉三这一掉下去,肚里呛了一堆水不说,更别提还受了这么大的冻,救上来的时候就昏迷过去了,这会儿还在请李朗中帮忙瞧着呢,根本还没清醒。

    猪肉三没清醒,大家要知道真相,自然也就只能从王二丫这个“目击者”下手了。

    季东正好拉着季心禾和小北挤到了人群的前面,要看看情况。

    王二丫一眼便看到季心禾,十分干脆的抬手就指了季心禾,鼓足了气:“是她!是季心禾!”

    季心禾面上却没有惊慌的样子,看着王二丫的眼神淡淡的,反而闪现出一抹凌厉来。

    王二丫被季心禾瞧着,心里腾升出一抹心虚,更是心里暗暗惊诧季心禾这副毫不惊慌也不跳脚的样子,隐隐的觉得事情似乎从猪肉三落水的那一刻起,就开始不对劲了,但是眼下她骑虎难下,自然没有回头路可走的,咬着牙也得挺下去!

    突然所有人的目光都顺着王二丫手指的方向,落到了季心禾的身上,那些目光带着各种色彩,怀疑,鄙夷,嫌恶,正是讥讽。

    季心禾全然没看到一半,抬手揉了揉眼睛,似乎有些迷蒙的道:“什么?”

    季东气恼的道:“瞎说什么?我妹子今儿早早的就睡下了,根本没出过门儿,到现在听到吵闹才过来瞧上一瞧,没想到竟然被黑了心的人泼脏水,简直瞎说八道!污了我妹子的清白,我不放过你去!”

    季心禾又揉了揉眼睛,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我,我,我也不晓得,我刚刚才醒呢。”

    王二丫不由的瞪大了眼睛,季心禾这是哪一出?她分明方才还跟着她跑出去“找她弟弟”,她怎么能这会儿突然说自己根本没出过门儿?

    里正瞧着季心禾的样子不像说话,便狐疑的看向了王二丫:“你是不是看错了?”

    季心禾这才道:“指不定是看错了吧,这黑灯瞎火的,河边上更是黑漆漆的一片,你说你隔着这么老远瞅见一男一女,你竟然还能看清楚那女的的脸不成?”

    这话一出,众人立马质疑了起来,的确啊,这么黑,这么远,怎么看清的脸?

    王二丫心里一慌,立即道:“才不是!我,我,我虽然没看清脸,但是咱们从小一个湾里长大,湾里的女孩子我全认识,那个身影,分明就是你!这鹅黄色的裙子,这么显眼,肯定就是你!”

    王二丫一眼扫到了季心禾鹅黄色的裙子上,立即就像是抓住了什么把柄似的,飞快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