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3章 分明是栽赃!

第23章 分明是栽赃!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若是猪肉三没有落水,若是季心禾没有跑掉,王二丫其实根本不用费现在这么多事儿,只要带着人过去抓奸现场就成了,偏偏事情的走向从一开始就变了,以致于王二丫现在不得不面对这场对峙。

    但是王二丫心里清楚,只要自己咬死了是季心禾,猪肉三到时候清醒过来也必然会给自己撑腰,到时候这脏水还是得泼到季心禾的身上去!

    想到这里,王二丫底气也跟着足了许多,腰杆儿都挺直了:“咱村就这么大一点儿,年轻的姑娘更是没几个,我虽然远远的看不大清楚脸,但是却就是记得这女的穿着黄裙子,我一瞧你就认出来了!你别想装,肯定是你察觉了村民们来的动静,就自己跑回家里去装睡,这会儿想让你哥哥和弟弟来帮你打包票有什么用?大家要是不信,一会儿等猪肉三清醒了,让猪肉三来说,是不是她!”

    王二丫这理直气壮的架势,倒是引来村民们的一阵唏嘘,一时倒是不知该信谁才好了。

    季心禾冷笑一声:“我为人清清白白,可偏生就是有人要往我身上泼脏水,可黑就是黑,白就是白,我相信世间有公道可言,自然也不怕你们污蔑!若是真不信,只管问一问猪肉三去!只是王二丫你最好问心无愧,我与你无冤无仇,也不知你为何要这般污蔑我!”

    季心禾字句铿锵,单薄的身子似乎能迸射出巨大的能量。

    里正都不禁多看了她一眼,这村里的孩子们也算是在他眼皮子低下长大的了,却从未想到一向怯懦胆小的季心禾,也能有这等盛气凌人的时候。

    王二丫心虚的不敢看季心禾的眼睛,却还是梗着脖子道:“那就去问问猪肉三便是!”

    里正这才沉声道:“猪肉三那边如何了?”

    猪肉三这会儿正在李朗中那边,因为被水淹的气息奄奄的,还差点儿冻成冰棍,李朗中还在费心抢救呢。

    “哎,我这就去问。”

    应声的是里正的小儿子,金宝,如今也有十六了,刚刚长大的小子,年轻又有活力,这种跑腿的事儿里正向来都喜欢让自己小儿子去做。

    金宝应了一声,便赶忙跑了。

    王二丫有些得意的看了季心禾一眼,似乎已经在等着看季心禾的好戏了,她竟然还想让人去问猪肉三,猪肉三可是跟他们一伙儿的!

    这妮子果然还是傻的可以!

    这次的事情虽然有些脱离掌控,可最后的结果想必还是好的,只要事成,她棋盘已久的银镯子可就到手了,那镯子掂量着,估摸着能值五六钱银子呢!若是能戴上,在这杨罗湾里,可没哪家的姑娘戴的起这金贵玩意儿!

    想到这里,王二丫都有些飘飘然了。

    小北有些紧张的捏着季心禾的手,季心禾却淡然的很,捏了捏他的手心,安抚他。

    村民们也是一阵低低的议论声,显然都在等待着结果出来。

    没一会儿的功夫,便见金宝跑了过来,气喘吁吁的:“猪肉三刚刚醒了!”

    村民们顿时炸锅了一般,里正立即沉声问:“他落水之前可的确是跟女人在一起?”

    “对,他说是的。”

    王二丫迫不及待的问道:“是不是季心禾!?他是不是说了季心禾!”

    金宝转头看向了季心禾,眸中染上了些许复杂,随即才迟疑的点了头:“猪肉三是这样说。”

    “哈!”王二丫这才松了口气似的笑了出来,看向季心禾的眼神都多了一抹刻薄和尖锐:“你还敢狡辩什么?!我就说我没看错,猪肉三都亲口承认了你们的奸情,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随即转头便对着里正道:“这事儿里正可得秉公处置!”

    不给季心禾半句说话的机会,生怕她反咬似的。

    里正却沉着眸子看向金宝:“你说,猪肉三还说了什么?具体些。”

    “猪肉三刚刚清醒过来,气儿都没喘上来,就在喊着说,季心禾跟他有私情,还说,还说是季心禾勾引他来着·····”

    金宝话音刚落,季东便怒吼一声:“胡说八道!我妹妹怎么没眼力见也看不上猪肉三那种人?更不会做这等不知羞耻的实权,大晚上的来勾引男人,肯定是污蔑!”

    王二丫却得意的冷哼一声:“谁知道呐?猪肉三家可是有点儿小钱呢,季家穷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村里谁不知道啊?之前还装清高不愿意嫁呢,没想到晚上还不是舔着脸去勾引!”

    村民们一阵嗡嗡嗡的议论声,看着季心禾的眼神都满是嫌弃,对着她指指点点了起来。

    “从小看着这丫头长大的,没想到竟然这般不检点,咱们杨罗湾咋能出这么不知羞耻的女孩子?这败坏了咱村的名声,日后咱村的闺女都没法子嫁人了!人家还以为咱村的闺女都这副德行呢!”

    季东气急,就想争执,季心禾却拉住了他,大声道:“我倒是想不到,今日到底是谁想要污蔑我,竟然谋划的这样清明,可是,无凭无据,这黑锅就别想栽在我的头上来!”

    王二丫挑衅的道:“无凭无据?我就是人证!猪肉三这个当事人都指认你了,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季心禾冷笑一声:“是么?所谓的人证,说白了也就只有你和猪肉三两个人而已,还有谁看到了?!现场只有猪肉三一人落水,我也不在场,也许你们两个串通好了,要来污蔑我,这等手段也是厉害,我好端端的在家睡个大觉,躺着都能被两个狼狈为奸的人给栽赃!”

    这话一出,众人都不禁跟着愣了愣,仔细回想一下,此事所谓的有凭有据,罪证确凿,其实也真的就只有王二丫和猪肉三两个人指控罢了,现场都没抓到季心禾,若是按着季心禾的意思深思一下,也的确有些蹊跷。

    王二丫的脸色白了几分,声音都尖锐了几分:“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

    季心禾却不跟她纠缠,直接对着里正道:“若是猪肉三说今晚上见过我了,那便让他说出我今晚到底是什么打扮,我就不信,我好端端的在家睡觉,这脏水还能泼到我身上来!凭啥他说啥就是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