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5章 峰回路转十八弯

第25章 峰回路转十八弯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猪肉三这话一出,几乎全场一片哗然。

    村民们顿时目瞪口呆,虽说事情总有峰回路转,可也没有这般十八弯的转法儿吧!

    王二丫立马跟着尖声叫了起来,似乎此时都跟着疯狂了:“季心禾你还想怎么说?!你不要脸的连定情信物都给了,大家看看呐,我没撒谎,我没撒谎!”

    今日的事情若是一旦认定成为王二丫撒谎诬陷季心禾的话,从此名声就真的臭了,日后恐怕嫁都嫁不出去。对于女孩子家,尤其是还未出嫁的小姑娘来说,名声就是命!

    谁家愿意娶一个阴险歹毒的女人当媳妇儿呢?

    所以王二丫此时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原本想要凭借三言两语的瞎话便换来一个银镯子的好梦此时已经算是彻底告终了,反而接下来要赔进去的名声可不是一个小小的银镯子能够衡量的了的,毕竟这名声,就是她一辈子的大事。

    所以王二丫一旦抓住任何机会,她都会毫不客气的反咬回去,因为这样才能够给自己打一个翻身仗,才不至于赔进去自己的名声。

    季心禾抬眼看向王二丫那疯狂的近乎有些狰狞的面容,分明还是十三四岁的花季年纪,却已经掺杂进了各种污浊,不堪入目。

    季心禾凉凉的扯了扯嘴角,扬起了一抹嘲讽的笑,王二丫原本因为猪肉三的话而怒目指着季心禾指控她,可此时却因为她唇角的笑意越发的心里没底,不禁慌乱了起来,她突然开始后悔了,她很后悔,不该贪图那一点小利,去招惹原以为愚蠢又软弱的季心禾,以至于让自己落得这么个境地。

    此时季心禾的笑容,仿佛就是在看一个最后做垂死挣扎的跳梁小丑,让王二丫感到绝望·······

    里正面色又沉了一些,看向了季心禾,没有说话,却显然是在让她给出一个说法来。

    季心禾抬脚往猪肉三那边走过去,面上早已经收起了对王二丫的嘲讽之色,反而明亮的眸子里染上了些许天真和好奇,她眨巴着眼睛看着细细的看着猪肉三手上的簪子:“这是我给你的?”

    村民们都不禁屏息以待,季心禾这话的意思,是否认了?

    猪肉三又开始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他脸上此时青紫一片,不知道是冻的,还是气的,咬着牙道:“自然是你亲手给我的,你难不成想装不认识?好啊,今儿就让大家伙儿做个见证看看,这是不是你的东西!”

    季心禾看着那金光闪闪的簪子,笑了:“你就算要拿个定情信物来糊弄大家,也应该弄个便宜物件儿,这金簪子,起码得几钱银子呐,若是它是我的,我应该第一时间把它拿去卖了还钱,然后买一点好的吃食回来,也不至于让我哥哥和弟弟整日里和我一起吃糠咽菜的。”

    猪肉三脸色一变,顿时瞪大了眼睛,厉声道:“你别给我打马虎眼儿,我说这是你的,就是你的!”

    季心禾冷哼一声:“是么?我也不怕你污蔑我,你既然要找别人做见证,就让别人说说看,这簪子我到底有没有!我身正不怕影子斜!”

    季东立即道:“简直是污蔑!我们兄妹几个日子过的多拮据,村里人大概都知道的,我妹妹素日里没有一样首饰,头上那木簪子还是当娘咱娘在世的时候留下来的,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更别提这么值钱的金簪子,猪肉三你就算要污蔑她,也得拿出点儿像样的东西来吧,真不知道你到底是黑了什么心,竟然要这么死抓着我妹妹不放!”

    村民们也是跟着一阵议论。

    “就是啊,心禾丫头日子不好过,瞧瞧这兄妹几个都穿的啥啊,我家狗蛋跟小北玩儿的好,小北长这么大都没吃过鸡蛋呐,哪儿还有这个闲钱买金簪子?也太不像话了。”

    “我瞧着老季家也不是这么穷的人家啊,怎么孩子们至于养成这幅样子?”

    在乡下,鸡蛋虽然也是金贵物件,但是孩子们三五时的吃上一次也不算难事,家里就算穷的,过年也能让孩子们吃上一次的。

    这话出口,便没人应声了,大家心底里都知道,季大山的那德行,就像现在,自己女儿沾染上了这等事情,寻常人家的爹娘早就该着急的寻来了,可独独季家那边是半点儿动静都没有,活生生像是睡死了似的。

    大家只是心底里可怜这几个孩子,可毕竟是别人家的家事,面上还是不能说太多。

    倒是有人忍不住偷偷的议论。

    “娶了媳妇儿忘了孩子呗,谁知道啊。”一个妇人小声的道:“他倒是心疼他媳妇儿的很,我就没瞧见丁氏下地干过活儿。”

    那妇人一边说着,又扫了一眼猪肉三手上的那金簪子,便忍不住道:“说起来,这簪子我瞧着倒是眼熟的很,像是······”

    小北立即喊了出来:“这不是我姐姐的簪子,是秀兰姐的!她今儿白日里还戴着炫耀来着,这是秀兰姐的!凭啥你来污蔑我姐姐!”

    那妇人顿时也想起来了,也跟着道:“哎对!我就说瞧着怎么眼熟呢,就是秀兰丫头戴过的!”

    一语惊奇千层浪。

    峰回路转十八弯,这一下子又是一道弯!

    季心禾微不可查的勾了勾唇,火,终于烧过去了。

    猪肉三顿时有些懵了,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什,什么?”

    季心禾冷笑一声,眸中尽显锋芒:“张三你还好意思问什么?!你处处诬陷我,想要逼我进入死胡同,甚至不惜连你跟季秀兰的定情信物都能拿来往我身上栽赃了,你真当我季心禾是这般好拿捏的吗!?”

    猪肉三生生怔在了那里,他完全想不到的是,这小小的身板儿,竟然有这么大的能量,这么大的气魄,那双清冷又凌厉的眸子里,全然不见从前怯懦愚蠢的影子,让人不由自主的······敬畏。

    倒是季心禾这番话,算是将季秀兰的帽子给扣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