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8章 成了季秀兰的卖身银子

第28章 成了季秀兰的卖身银子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猪肉三是个脸皮厚也不怕人说三道四的,直接大喝一声:“我娶了就是!”

    这个时代,独独只对女人苛刻而已,男人再臭名远扬,也没多大实质上的影响,更何况猪肉三脸皮厚,根本不在意这些,就算被冠上了偷情的名头被人背后戳脊梁骨他也敢在村里大摇大摆。反正能娶到媳妇儿就成了!

    季秀兰却直接两眼一翻,晕死过去,丁氏抓狂的跳脚了:“嫁给屁!我闺女肯定是被诬陷的,你们这帮不要脸的东西,敢来祸害我的闺女,我跟你们拼了不可!”

    丁氏张牙舞爪的要发疯,里正沈着脸道:“季大山你还不赶紧管管你媳妇儿?!非得让我拿村规出来镇压不可的吗?”

    里正就是里正,在杨罗湾,就是土皇帝一般的人,得罪了他,日子哪里能好过?

    季大山连忙去拉住了丁氏:“快别闹了,里正都要发脾气了,这事儿原本就是咱不占理。”

    丁氏气急败坏的吼道:“你就知道拦着我,你闺女都要被人给卖了你不知道?!你却就知道拉着我,你倒是说句人话啊!”

    季大山左右为难的站在那里,讪讪的道:“我,我,我说啥啊?”

    季心禾轻笑一声:“娘这话说的就难听了,秀兰姐跟猪肉三没准儿是真心相爱的呐,咋的就成了被卖了?倒是娘此前借了猪肉三二十两银子还没还呐,这次正好抵了猪肉三的银子算了,就当是彩礼钱了,这么说来,就算要卖,那也是娘你自个儿卖的呀,除了娘,谁敢收这个钱呐?”

    丁氏一口牙都几乎要咬碎了,死死的瞪着季心禾,哆嗦着身子道:“是你,是你,肯定是你!”

    季心禾微微笑着,眸中却藏着森森然的凉意:“是我呀,娘不认得我了?”

    丁氏看着她那凉薄的笑意,不觉得浑身一个颤栗,心里升起了一抹畏惧,喘了几口大气,硬生生没憋出一句话来。

    里正重重的冷哼一声:“夜也已经深了,今日之事到此为止,事情既然已经水落石出,我便也不再过多的追究什么了,为了杨罗湾的名誉着想,今日之事不许再提,都散了吧!”

    里正都发话了,众人自然紧跟着散去了。

    季大山连忙凑上来道:“先把秀兰送回去再说吧······”

    丁氏咬着牙,真想再把他臭骂一顿,可到头来还是给憋住了,先把晕过去的秀兰带回去要紧。

    丁氏转头死死的瞪了季心禾一眼:“还不回去!”

    显然就是要回去算账的意思了。

    季心禾却半点也不怕她,扬起笑容来:“哎,马上就回!”

    丁氏狠狠吃了个瘪,窝着一肚子的火气扶着季秀兰回去,先回家去!回家再教训这几个小崽子!

    小北飞快的扑进了季心禾的怀里:“姐,你可吓死我了,幸好你没事儿!”

    季心禾摸了摸小北的头:“不怕,有姐呢,走吧,咱回家去。”

    小北有些心有余悸的道:“回去了丁氏肯定不让咱们好过。”

    季东直接沉着脸道:“她不让咱好过,我还没打算让她好过呢!”

    季心禾倒是很欣慰,哥哥和弟弟至少不愚孝,该反抗的时候也懂得反抗,能做到这一点,她就没啥怕的了,难不成她还怕打不过丁氏不成?

    “走,回家!”季东道。

    季心禾却顿了顿脚步,转头看向了另一边,王二丫脸色发白的站在原地,不知是腿软还是什么,浑身都还有些哆嗦。

    季心禾扬起唇角笑了笑:“二丫也早些回去吧,今儿可多亏了你帮我作证,才给我洗脱了污名,我还没好好儿谢谢你呐。”

    是个人都能听出季心禾语气里的讥讽,王二丫一时间脸色更白了:“我,我,我·······”

    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来,今日她陷害季心禾,的确是事实,可季心禾没害到,反倒把自己差点儿搭进去,最后若非反咬季秀兰一口,今日最倒霉的人,可真就是她了。

    王二丫想想都觉得心有余悸,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脖子。

    季心禾却凉凉的笑了一声:“二丫你这脸色咋能这么差呢?所以说,这人最好还是少做亏心事,不然,最后倒霉的还不一定是谁呢。”

    王二丫颤颤巍巍的点头,心里慌的不得了。

    季心禾这才冷哼一声,跟着季东小北一起回家去了。

    夜色终于寂静了下来,这个安宁的小村庄再次进入了梦乡,可这份安宁不能属于季家的。

    丁氏回去之后便是一通大哭大闹,可偏生这家里除了季大山之外没有一个人吃她那套,又还得照顾季秀兰,又还得忧心忧虑的考虑季秀兰和猪肉三的那档子事儿,丁氏真是愁的白发都多了几根。

    反而季心禾,却难得的睡了个好觉。

    次日一早,季心禾也是照常早早的起床来干活儿了,她适应的倒是也快,乡村生活很快就进入状态了。

    “姐,你说,丁氏会真的让秀兰姐嫁给猪肉三去吗?”小北眨巴着眼睛问。

    季心禾一边剁猪草,一边道:“谁知道呐?咱娘可是把秀兰姐当千金小姐养的,就巴望着她日后攀龙附凤呢,前些日子好容易才巴上了个高志儒,如今却要嫁给杨罗湾最不堪的男人,丁氏估摸着才是最不甘心的吧。”

    “那还能咋办啊?咱家欠了猪肉三二十两银子不说,秀兰姐跟猪肉三私情的事儿也传遍了村子了,不嫁给他,还能嫁给谁?”小北虽然一脸的懵懂,可语气里到底还是掩不住的幸灾乐祸。

    季心禾捏了捏小北的小脸,笑道:“这事儿咋的也轮不到咱来愁啊。”

    丁氏当初把收下猪肉三的那二十两银子当成了季心禾的卖身钱,所以得意忘形的估摸着都花的七七八八了,如今转眼就成了季秀兰的卖身钱,啧啧,丁氏大概心疼的要心口痛了吧。

    季心禾轻哼一声,心情更加舒畅了几分,哼起了小曲儿。

    此时丁氏那边才真的是愁云满满,季秀兰趴在床上哭的呜呜咽咽:“娘你难不成真让我嫁给猪肉三那种人?!我日后可是要当官夫人的,志儒哥都答应要娶我了,猪肉三那种混账怎么能配的上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