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29章 竟然是官府的人

第29章 竟然是官府的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娘何尝不知道?你且放心,娘不论如何都会给你做主的!”丁氏一边安抚着闺女,一边恶狠狠的骂道:“都是季心禾这个小贱人,都是她!”

    “就是她!肯定是她诬陷我,不然也没别人了,我的簪子肯定是她偷的,那猪肉三的小金锁,也肯定是她故意让小北送到我眼前来的,可恨我竟然着了她的道儿······”季秀兰越想越心塞,最后干脆呜呜咽咽的捂在被子里哭了起来。

    丁氏面色一寒:“这丫头现在怎么突然变了个人似的,这么精了,我真是疏忽大意了。”

    “幸好志儒哥昨儿一早就已经去了镇上的私塾了,大概也还不知道这事儿,可是,可是他总得知道的啊!”

    “娘定不能让你嫁给猪肉三啊,我的秀兰是要当官夫人的,怎么能跟那种粗人在一起?娘是决计不会把你推到火坑里去的,i这事儿,我,我,我得找张家商量商量······”丁氏现在脑子里都是一团浆糊,且不说张家乐不乐意,就算张家那边解决了,赔了那二十两银子了事,但季秀兰的名声咋整?高志儒那边知道了这事儿又该咋整?!

    一想到这些,丁氏真的闹心的连骂季心禾的功夫都没了。

    季心禾利落的将一摞猪草都剁干净了,将猪给喂了,这才拍了拍手,对着小北道:“小北,一会儿我得去村里吴四家一趟,你跟我一块儿吧。”

    小北眼睛一亮,压低了声音道:“是上次猎的野猪分钱了吗?”

    “吴四哥也是个利落人,昨儿就把那野猪给处理干净拉镇上卖了,说好了三七分,咱今儿拿银子去。”季心禾笑了。

    “真的吗?咱真的要有银子了!”小北随即蹙眉道:“可是丁氏一会儿瞧见咱都不在了,估摸着又得发脾气呐。”

    “咱怕她?!再说了,她现在顾着自己闺女都来不及,哪儿有功夫管咱啊?”季心禾轻哼一声,直接牵着小北便出门儿去了。

    “可惜大哥下地去了,不然让大哥跟咱一块儿去就好了,”小北嘟囔着道。

    季心禾想想这被当牛使唤的季东,心里又是一阵不爽快,沉声道:“咱得找个机会分家了,不然总这么过下去也不是法子,大哥被人当牛使唤,咱这两小的还得时刻提防着被人卖了,连赚点银子都不敢痛快的花。”

    “我也想分家!小北早就想分家了!”小北立马道。

    “只是此事,还得从长计议才是,”季心禾抿着唇,有些深思。

    吴四已经等在了家里,瞧见季心禾和小北来了便连忙迎出来:“我正说你们呢,你们就来了,快进来。”

    季心禾笑了笑:“吴四哥久等了,那野猪卖的如何?”

    吴四哈哈大笑了起来:“卖的自然还是很不错的,喏,这就是全部的银子了,你瞧瞧看,一共十两银子七钱,皮毛卖了五两银子,野猪肉还有那野猪身上其他的东西一并卖给了镇上的酒楼,按斤卖,五两七钱银子,这单据都在这儿呢。”

    季心禾看了看,便道:“吴四哥是个爽快人,我自然信任你的。”

    “都是乡里乡亲的,有啥不信任的?倒是昨儿晚上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我还以为小姑娘受惊过度大概今日不会出门儿了呢,果然能猎的了野猪的丫头就是不一般。”吴四笑道。

    小北凑上来道:“我姐姐厉害着呢!”

    季心禾捏了捏他的小脸,便将桌上的银子分出了三两七钱给了吴四:“这是咱事先说好的,多出来的七钱银子也一并给吴四哥吧,吴四哥这次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感激都来不及。”

    吴四连忙推辞:“这怎么行······”

    “吴四哥可得收着,不然我心里总也不踏实,吴四哥可记得,这事儿要给我保密的,我可是有把柄落在吴四哥身上的人呐,总得给点恩惠让吴四哥帮忙守口如瓶。”季心禾狡黠的笑了笑。

    吴四哈哈大笑了起来:“你这妮子可真是能说会道,罢了,我收下就是了!”

    季心禾手心里握着那细碎的七两银子,这心里真是欢喜的不得了,送到小北的跟前道:“小北瞧,这是咱的钱了!”

    小北两眼放光,连连点头:“对!是咱的!是咱的银子!”

    正说着,便突然听到外面传来喊叫声:“里正有吩咐,全村人到村口集合!”

    小北脸色一变:“不会又出啥事儿了吧?”

    昨儿夜里的事儿也的确让他心有余悸的很。

    季心禾心里也是一紧,面上却还是沉静的很:“咱先去看看。”

    吴四也是一愣,连忙喊了自家婆娘一起往村口赶去了。

    到了村口,村民们已经三三五五的都来齐了,季心禾和小北借着体型优势倒是很轻松的就挤到了前面,倒不是那么喜欢凑热闹,而是怕是因为昨夜的事儿出了什么变故。

    季心禾抬眼便看到两个穿着官府的官差,腰间佩着亮晃晃的大刀,心里一跳,竟然是官府的人?

    季心禾来到这个时代也有些日子了,可从未见过“大世面”,村里人吵吵闹闹算不得什么,可谁都知道,谁若是招惹了官府,那才是遭了八辈子的秧。

    这还是她头一次见到官差呐。

    “这是咋了?”季心禾忍不住问旁边的一个大伯。

    那大伯却面色严肃的道:“嘘!你可别瞎说话,官老爷都来了,咱可得谨慎着些,没见着里正都小心伺候着的?”

    季心禾一头雾水,有些茫然的看向了那两个官差。

    那两官差一脸的冷色,忽而大声道:“全都听令!”

    村民们乌压压的跪下了,连带着里正都跪下了,季心禾自然没这胆子鹤立鸡群,连忙拉着小北一起跪下。

    “今,先皇驾崩,新帝登基,大赦天下,圣恩浩荡,特此宣告!”那官差朗声道。

    季心禾心里微微一松,原来是为了这事儿,不论先皇新帝都跟他们这穷乡僻壤的小乡村没啥关系,所以消息也闭塞,但是这圣上登基的大事必须传达到每一个大寒朝的子民知道,所以特意派了官差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