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5章 必须死

第35章 必须死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那是!那开矿的都是大富大贵的大老爷们,哪儿在乎这么小小的几十两银子,二十两三十两人家指不定都不在乎呢,到时候我肯定能要到钱!”丁氏阴险的笑了起来,面目都跟着狰狞了起来。

    “可是,季东万一死不了呢?”季秀兰有些忧心忡忡的。

    “死不了?!哼!我让他死的了,他就必须死的了!”丁氏阴阳怪气的道。

    ——

    “大哥,我陪你一块儿去,”季心禾跟上了季东的步子。

    “这么远,得走一个多时辰呢,你还是在家吧。”季东道。

    季家那点子家底早已经渐渐被丁氏败光了,如今家里也没有牛车啥的代步工具,要去哪儿只能靠走的。

    “不成,我不放心,还是跟你一起去一趟。”

    季东笑道:“有啥不放心的?今儿只是去招工的地方报个名,选不选的上还是一说呢,再说了,要开工最早也得等明天了,别担心,你在家还得照顾小北呢,他年纪小,万一一个人在家受欺负咋办?”

    季心禾这才稍稍放了心:“那你自己去小心点,下矿危险的很,千万别下矿,今日最多就去报个名,明日要下矿的时候,我跟你一起去,咱按着计划来就是。”

    “哎,知道了,放心吧。”季东笑了笑,从前都是他这个当大哥的操心这个安排那个,如今却俨然是妹妹当家了一般,什么事情都是妹妹的主意,不过他倒是觉得没什么,反而瞧着自己妹妹如今聪明又独立了,让他也放心了不少。

    送走了季东,季心禾心里其实也不是很踏实,丁氏让季东去矿上这事儿,肯定不那么简单。

    就算矿上赚钱,那短期内三十两银子肯定是赚不到的,这个节骨眼儿上,丁氏肯定一心想着给季秀兰筹钱,怎么会在乎那一天一百多文钱的工钱?张家催的那样紧,她也能不着急?

    答案显然不是的。

    丁氏这等阴险的人,必然是另有算盘!

    原本下矿的事情就已经够危险了,眼下看来是更凶险异常,她自然不得不谨慎对待,就算她早已经有了自己的盘算,也是更不敢让季东轻易下矿去的。

    尤其是她现在还不知道丁氏到底是打的什么算盘。

    “姐,吃饭了。”

    季心禾正想着,便见小北端了两个碗进来,一碗一个粗面馍馍,还有一点儿没有一点儿油水的青菜汤。

    这粗面馍馍太硬了,不就着汤吃下去,真能噎死个人。

    季心禾看着眼前的吃食,倒是不陌生了,她自从清醒过来之后,这些日子几乎都是吃的这个。

    “姐,快吃啊,不然一会儿没力气了。”小北瞧着她发愣,便道。

    季心禾扯了扯嘴角,想起方才去上房的时候,还闻到了残留的肉香味儿,看看眼前的吃食,心里真会一阵膈应,不分家,他们有银子都不能随便花。

    季心禾拿起了一个馍馍,看着小北大口吃着,倒似乎是吃惯了的样子,季心禾也是一阵心疼。

    “等分家了,姐就给你买肉吃。”

    小北眼睛亮晶晶的:“真的?能吃上跟上房一样的肉馅儿包子吗?”上次丁氏生养的小儿子天宝拿着一个肉包子在小北面前晃悠着炫耀,可真的把小北馋坏了。

    “当然是真的,我们小北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怎么能吃这么差?只等着这次的事儿成了,别说肉包子,姐啥都给你买!咱小北也过的不会比别人差!”季心禾语气都不由的重了几分。

    正想着,便大口的吃了一口馍馍,牙巴骨都要嚼软了:“吃完了,咱去吴四哥家一趟。”

    季心禾说到底还是不放心丁氏的算盘到底打的是什么,所以还是得找人多了解一下的好,吴四常常跟外头的生意人接触,这事儿问他最合适不过。

    小北点了点头:“家里的活儿咋办?”

    “啥咋办?丁氏都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咱还给她干活儿不成?”季心禾冷哼一声。

    等吃过了饭,季心禾快速的洗了碗,便直接带着小北去吴四家去了。

    不过丁氏如今也真没功夫管他们这两小的,一心都扑在季东的卖命钱神身上呢,倒是也没引发什么乱子来。

    “哎,心禾咋来了?”吴四正好在家呢,瞧着她来了倒是一阵高兴,这妮子从前瞅着默默无闻的,如今越发的讨人喜欢,尤其是上次她竟然一人之力猎了野猪,而且上次跟她说起外面那些大事儿的时候,她倒是还能给出一些评价来,这不由的让吴四更加刮目相看,对她也热情不少。

    “我在家闲着,正好来找吴四哥问些事儿。”季心禾笑道。

    “啥事儿尽管问,只要我知道的。”吴四将季心禾和小北给请到了屋里坐着。

    随后吴四媳妇儿便端了两碗糖水出来,递给了季心禾和小北,笑道:“喝着解解渴。”

    庄户人家招待贵客,最多也就拿出糖水来了,茶叶这等精贵东西自然是买不起的。

    小北有些怯生生的,看着手里的这碗“金贵”糖水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却还是抬眼看向了季心禾,似乎看她要不要自己喝。

    季心禾瞧着真是觉得他懂事的惹人怜,摸了摸他的头:“喝吧,这是人家的一点儿心意。”

    小北这才欢喜的应下,两小手捧着碗,小口小口的喝着,感受着嘴里甜滋滋的味道,脸上的笑容都甜了几分。

    吴四媳妇儿瞧着小北这乖巧的样子,忍不住笑道:“真是个懂事的孩子,我家那小子整日里调皮捣蛋的,真是管都管不住。”

    季心禾笑了笑:“嫂子说笑了。”

    随即转头看向吴四道:“不知吴四哥知不知道,最近邻镇上开始挖铁矿的事儿?”

    “这事儿在咱这一片传的挺凶的,我自然也耳闻了些许,说是邻镇上突然发现了一座铁矿,然后就有人来开挖了,现在正在招工呢,只是这种活儿,是个人都知道要玩命的,就算工钱不少,也少有人去,真要去的,也是穷途末路了的人了,咋的?你问这个做啥啊?”吴四道。

    季心禾倒是不隐瞒:“我娘让我哥去呐。”丁氏自己做出来的丑事,凭啥要她帮忙瞒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