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6章 各自算盘

第36章 各自算盘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吴四惊道道:“她让东子去那种地方?!那得多危险啊,咱正正经经的庄稼汉,如今地里的收成也不算太差,哪儿就沦落到去赚那种钱了?”

    “秀兰姐跟猪肉三的婚事,我娘不乐意,但是好歹提前收了二十两银子得还回去,张家狮子大开口要三十两,我们家如今也拿不出这么多银子来,就让我哥去了。”季心禾道。

    “简直欺负人啊!这后娘可真是·······”吴四骂到嘴边,还是忍住了,当着一小姑娘的面儿也不好说。

    季心禾便道:“我也不怎么放心,所以找吴四哥来问问那边具体的情况是咋样的?”

    “这事儿在外面传的倒是挺凶,但是去的人倒是少,反而多半是外地落难流落到此的一个流民,愿意拿命去搏一搏,这事儿就是凶险啊,且不说那矿下有多少变数,万一塌方,那可就是活埋啊,反正啊,就是很危险的事儿,你还是多去劝劝你爹,让你哥回来吧,这钱不好挣!”

    季心禾听着心里也是一紧,接着道:“怪不得工钱这么多,可这么轻易就会送命的活儿,谁干啊?”

    “咋没人干?送命也得赚钱啊,而且,你若是真的送命了,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按着契约,得获赔二十两银子呐。”

    季心禾眸光微闪,脑子里突然一个念头跳出来,渗的她后背一身冷汗。

    “你咋了?脸色这么难看,也不说话是咋地?”吴四瞧着季心禾突然没反应了,还怕她是吓着了,连忙问她。

    季心禾突然站起身来:“那吴四哥,我就先走了。”

    吴四愣了愣,随即才点头:“额?哦,好。”

    季心禾拉起小北便走了,一路上脸色是越来越阴沉,她现在似乎有点明白丁氏打的算盘了。

    就算一天一百个大钱赚的很,但是能短期内拿到大钱的办法恐怕也只有那一条路了。

    幸好她早有准备,否则,真不知道丁氏得嚣张成什么样儿!

    “姐,你咋了?”小北有些讪讪地道,看着季心禾现在这脸色,着实吓人的很。

    “没事。”季心禾心里思量着,面色也沉静了下来。

    天色快黑的时候,季东总算回来了。

    季心禾就一直在门口等着,瞧着季东回来了便飞快的迎上去:“哥你可算回来了,咋样了?你没下矿吧?”

    季东笑道:“哪儿能啊,都说了今儿不开工的,你担心啥,就报了个名。”

    季心禾舒了口气:“那就好,回来这么晚,我都要以为你出事儿了。”

    “路上太远了,我走着来回,自然慢了些。”

    “都说了让哥去镇上了就雇一辆车去,咱手上也有钱的。”

    “这钱得留着给你和小北买吃的用的,哪儿能这么花?我走两步也没事儿。”妹子这么惊险赚来的钱,他是半点不舍得动用的,只等着这次事成之后分了家,就给弟弟妹妹买些衣食住行的东西,还得准备这次过冬的粮食。

    季心禾也是知道季东的性子,便也不多说了,连忙问:“报上了?”

    “嗯,报上了,说是明儿一早就去上工去。”

    “明儿咱按着计划来就是。”季心禾随即不放心的道:“我跟你一起去。”

    季东却摇了摇头:“不成,我今儿去那边报名,全是男人,而且大多都是外地来的流民,蛮横的很,看到姑娘家都出言不逊的调戏,现在女孩子家经过那一片都绕道走,你去那种地方不好,明儿我还是自己去吧。”

    原本季东也是打算让心禾一起去的,但是今儿去见识了一番,才知道女孩子在那儿多不安全,自家妹子还没出嫁,去那种地方最容易招惹是非,上次猪肉三的事儿,就是例子。

    “可是······”季心禾有些不放心。

    “哥的能力你还能不知道?放心吧,哥也不是那么好拿捏的主儿,这次的事儿你都计划好了,我也不会掉以轻心的。”季东捏着拳头道。

    季心禾瞧着季东这般坚决的态度,再多说也没用,只好应了声:“好吧。”

    “嗯,那我先去跟爹娘说一声,我选上了的事儿。”

    丁氏得知了季东选上了的事儿,心里的石头落下了一半。

    “正好我家里一个兄弟也要去那儿上工,说起来都是亲戚,互相照应也是好的,明儿你跟他一块儿吧。”

    季东有些吃惊,丁家如今也穷途末路到了这种地步,竟然要让儿子去这种要命的地方上工了?

    不过季东自然也不好问,便只是应下了。

    回来跟季心禾说了这事儿,季心禾脸色便是阴沉了下来,突然冷笑一声:“看来丁氏的算盘也不小啊。”

    “什么意思?”季东也有些紧张了。

    “今儿我去找吴四哥,问他这矿上的事儿,他说若是死了人,赔偿二十两银子,你说,丁氏是不是盯上的这笔钱!”

    季东瞪圆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的道:“不至于吧?”

    都是乡下人,骨子里也都是纯善人,再怎么也不能拿人性命当儿戏,可丁氏这般······

    “我原本也还只是怀疑,可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信了,她家兄弟在家被当成祖宗一般供着,哪里舍得然他出来干这种活儿计?想必是他要害你,到时候你若是真的在矿上出了什么事儿,这赔偿的银子,丁氏可不就到手了!”季心禾冷声道:“丁氏这种歹毒之人,什么事儿做不出来的?”

    季东后背窜起一阵寒意,有些森森然:“真是恶毒。”

    “所以,咱们还是得先下手为强!”季心禾沉声道。

    ——

    次日,从季东离开家开始,季心禾就开始惴惴不安的等着,因为她不能去,只能在家等消息。

    丁氏也等的焦心,猪肉三那边已经催了好久了,甚至放话出来说,三十两银子赔不出来,就直接来家里抢人了,丁氏可不得心急吗?

    直到傍晚的时候,才突然见里正家的小儿子匆匆跑来,还没进季家家门便喊了起来:“不好了,不好了,你家东子在矿上出事儿了!”

    季心禾心紧了一紧,随即便见丁氏冲了出去:“咋了咋了?人还活着没有?!”

    金宝古怪的看了丁氏一眼:“什么活着死了的?说的什么话?你家东子在矿上被人给打伤了,这会儿送医馆去了。”

    季心禾心顿时落地了,故意拔高了音量问:“谁打的呀?!”

    “听人说是他一个亲戚呐,也不知道是谁,反正这事儿闹的挺大,你们赶紧的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