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38章 要么拿银子要么蹲大牢

第38章 要么拿银子要么蹲大牢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大夫却是从容淡定的摸了摸胡子:“你恐怕是不知道,我为了救回他一命,费了多少珍惜药材,单单那一小块为他吊命的百年人参,就已经不是这个数了,另外还有许多辅助用的珍稀药材,我都算是施舍了,连出诊费我也给你们免了,这区区十两银子,我都是亏了的,不过是抱着救死扶伤的心思,所以才愿意舍这份利,你不知恩图报,竟然还说我瞎说八道?合着你是大夫?”

    里正都沉了脸,瞪了一眼丁氏:“你要丢人别在这里丢!”

    这个时代的大夫地位还是很高的,尤其是民间,里正好歹也是一村之长,怎么能够忍受丁氏在外面这么给杨罗湾丢人现眼?

    丁氏一肚子火气憋在心里,真是牙都痒痒了,原本想着靠季东的死来捞一笔钱,可没想到,这崽子死没死成就算了,竟然还反倒赔了十两银子!

    如今这十两银子,对于丁氏来说,可真是雪上加霜啊!

    丁氏狠狠瞪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季东,这才咬着牙道:“又不是我让你救的!这钱你可别想找我要!”

    里正怒瞪着丁氏,可丁氏如今明显是脸皮厚到死猪不怕开水烫了,为了这十两银子,她是豁出去了,反正她不认!

    里正瞪着季大山道:“你就不管管?!”

    季大山一脸的慌张,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季东,又看了看一脸警告的丁氏,无奈的道:“我们家确实没钱了······”

    季心禾却早料到了这些一般,只是抹了把眼泪,道:“没事儿,这钱不能找家里要,是那丁辉伤的我哥哥,医药钱自然该他家出,我找他家要去。”

    丁氏尖声道:“要个屁!你敢!”

    丁辉是她亲弟弟,找他要钱,就是找她娘家要钱,丁氏怎么可能乐意?更何况,丁辉这次是因为丁氏的求助才掺和到这种事儿里来的,这钱就算让丁家赔,丁家也一定会让丁氏来出钱,丁氏可不会当这个出力又出钱的冤大头。

    所以兜兜转转到最后,还是得她自己出钱!

    丁氏怎么可能会乐意?

    季心禾却淡定的很,擦干了脸上的泪水,便对里正道:“里正,我哥的病不能不给治,大夫救死扶伤,我也不能昧着良心拖着这笔钱,所以,还请里正向官府递交帖子告状,将丁辉告上公堂,让丁家给一个交代。”

    丁氏气的半死,冲上来就要抓季心禾的头发:“你个臭丫头片子,你能耐了是不是?都说了不许,你竟然还敢去高官府!你信不信我打死你去!”

    季心禾轻巧躲过,随即便听里正厉喝一声:“丁氏你若是胆敢再在我的面前无礼,我直接将你赶出杨罗湾去你信不信!”

    丁氏一听这话就怂了,连忙讪讪的缩着脖子站在了一边,大气儿都不敢出一口了。

    她方才情绪失控的厉害,险些忘了里正这个土皇帝的身份,招惹了谁,都不能招惹他。

    里正这才沉声对着季心禾道:“你放心,你哥伤成这样,我自然得给你们讨一个公道回来,否则,外人该传咱们杨罗湾的人都好欺负了!”

    季心禾感激的道:“多谢里正。”

    丁氏脸都白了,里正的意思,是真的要告到官府去?

    丁辉是丁家最宝贝的小儿子,丁家怎么可能舍得让他去蹲大牢去?且不说这是她亲弟弟她也舍不得,若是丁家那边知道了这事儿,还不得将她给大卸八块去?

    季心禾冷眼看着丁氏:“娘,我要求不高,你且去跟那丁家说清楚,要么十两银子的医药钱拿出来,要么,我就直接告官府,明日之前,拿不出银子送还给钟大夫,就让丁辉那个混账等着蹲大牢吧!”

    丁氏几乎要咬碎了牙,死死的瞪着面前这趾高气昂的季心禾,恨不能在她身上戳个洞,可最后也只有愤愤的跺了跺脚,飞快的跑了出去,显然是要去找丁家商量了。

    季心禾这才凉飕飕的看向了季大山:“爹你还在这儿呐?娘可都走了,你还不赶紧追上去,不然到时候娘说不准又得生气了。”

    季大山知道季心禾这话多半是嘲讽的意思,可也只是一脸的讪讪的,看着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的季东,到底有些不忍心:“东子他,现在咋样了?”

    好歹是自己的亲儿子。

    季心禾却冷笑一声:“爹现在关心是不是太晚了?先前答应让我哥去矿上送死的时候可爽快的很呐。”

    季大山老脸一红,心里不禁一阵凉薄,不知何时,他的子女已经恨他至此了。

    ——

    这晚上季心禾没有回村里,在这边“照顾”即将“瘫痪”的季东。

    钟大夫还有些不放心的道:“我今儿白日里瞧着那丁氏吝啬的很,想必是十个铜板儿都不愿意出的人,这时候让她拿出十两银子来,会不会太难呐?”

    “放心吧,她不出也自会有人出,丁辉那小子可是个宝贝疙瘩,丁家就算砸锅卖铁也得将这钱拿出来,”季心禾轻哼一声。

    “所以这钱,你觉得应该是丁家会给?”

    “管他谁给的?反正是银子就是了,咱都说好了的,五五分。”季心禾狡黠的笑了。

    季心禾知道的是,丁家和丁氏必然会因为这十两银子而掐一架,到底谁掐赢她是不好猜,但是丁氏从此却是八成要跟娘家决裂的了。

    这下好了,丁氏跟娘家闹翻,后路也断了,也不知道为了季秀兰要赔的三十两银子该怎么筹哦~

    一想到这里,季心禾嘴角便不禁跟着微微扬起了一抹弧度。

    “咱家从前也是村里小富的人家了,可也没想到如今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季东不禁有些落寞,王氏去世的时候,他已经十岁了,所以,还是享受过好日子的,那时候村里不少小孩儿总羡慕他有零食吃,可不曾想王氏去世这七八年的功夫,季家便落败至此了,这次单单为了季秀兰的三十两银子,恐怕就要将家底子真的掏空了。

    季心禾却笑了:“咱娘在世的时候,季家的风光,也只能靠咱们重振了,咱得赶紧跟那一堆烂摊子划清界限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