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40章 明儿就能好

第40章 明儿就能好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季心禾只好转向季大山求:“爹,你可不能这么狠心呐,这不是让我哥等死了吗?”

    季大山为难的不知该说什么好:“我,我,我这······”

    一来,是家里的确没钱,二来,也是他的确算不得是家里能做主的人,关键是他自己根本就不会做主,这些年来被丁氏控制,已经成了一种近乎奴性的习惯。

    丁氏尖着嗓子道:“求你爹也没用!这家早该分了!几个整日里吃白饭的小兔崽子,还想在家赖到几时去?非得将这个家给拖垮了才舒坦的吗?”

    季心禾气恼的道:“既然如此,让我跟我哥一起分出去好了,我哥总得有个人照顾,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一个人病死过去!”

    小北也连忙跟着道:“我也要,我也要!”

    丁氏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都滚,都滚!”

    小北才七岁,干不了重活儿,主要还得吃家里的白粮,季心禾这丫头如今又如此的狡诈,留在家里事事不省心,这次正好一并赶出去最好!

    最重要的当然还是季东,他瘫了就瘫了,日后白吃白喝不干活儿还得浪费家里的银子给他看病?想得美!必须赶出去!

    “季大山你还愣着干啥?还不赶紧去请村里的几个族老过来做见证分家?”丁氏生怕中途又出什么乱子,立即道。

    季大山犹豫着道:“这,这,这不急吧······”

    丁氏瞪圆了眼睛气的死死的拧着季大山的耳朵:“那你是先养着那小崽子是不是?一个月四五两银子你是打算卖房卖地去乞讨养着他吗?瘫了一个儿子,你还想让我们家小宝也跟着吃苦受罪?”

    “当然不是·····”季大山连忙摆手。

    丁氏掐着嗓子道:“我今儿就把话说的放在这儿!有他没我,有我没他,你若是执意要留着你那瘫痪的宝贝儿子,你就干脆休了我,我丁氏过不起那讨饭的日子!”

    季大山抬眼看向季心禾和小北,却见这两孩子一脸的冷漠,没有丝毫真的要他留下他们的情绪,季大山心里一凉,看来孩子们也不稀罕留下。

    季大山到底还是点了头:“好。”

    族老们被请来,商量分家的事儿。

    虽说丁氏是巴不得将季东兄妹几个直接赶出去了事,但是这事儿首先族老们的那一关就过不去的。

    季东一瘫痪就分家本来就不地道,若是赶出去让他们自生自灭,传出去旁人得以为杨罗湾的人都多刻薄。

    丁氏生怕族老们先提出对季东他们过好的分家安排来,抢先开口道:“既然是分家,自然也得分的公正些,可咱家也的确没啥银钱了,家里虽说还有那么几亩地,但是东子瘫痪了想必也种不了,那两个小的更是不可能伺候的好那田地庄稼的事儿的,所以不妨等着年底收成的时候,直接分一半粮食给他们,至于房子,他们现在原本就占着的那一个房子,那就分给他们,咱家东西少,就这么分一分也就算了。”

    季心禾心里冷笑一声,丁氏这算盘打的真响亮,地也不给他们,说什么年底分一半粮食,丁氏估摸着年底是一粒米都不会给的,只不过现在说出来应付族老们罢了,至于房子,他们兄妹几个住的茅草屋子跟丁氏他们住的上房能比呢?丁氏竟然还有脸说出公正二字来!

    小北皱着小脸正要说话,季心禾便开口道:“我没意见,请族老们作证,立据分家吧。”

    依着丁氏的性子,她此时是半点利也不会多让的,与其此时跟她争这么点儿长短,还不如早早的将分家的事儿给落实了,不然拖下去,也是不妙,万一丁氏哪天脑子突然好用了,醒过神来了呢?而且季家如今的情况这么糟糕,猪肉三那边欠的债也没还,不跟季家断干净,季心禾是怎么也不安心。

    丁氏有些惊诧的看了季心禾一眼,怎么也想不到这丫头这次竟然这么好说话,前些日子眼瞧着脑子精明了些,最近怎么反而又糊涂回去了似的?

    可季心禾乐意,丁氏自然是更乐意了,忙不迭的让族老们作见证写分家字据。

    族老们心里虽说觉得有些不公平,可季心禾和季小北都没意见,那他们也不好说什么了,便将这分家流程给办下来了。

    拿到了那一纸文书,双方按了手印儿,季心禾心里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唇角不由的勾起一抹笑来。

    丁氏心里也是一阵得意,神色都轻松了不少,总算解决了这个拖油瓶。

    季心禾拿着那分家的字据给季东看,欢喜的嘴都合不拢:“哥你瞧,咱分家了!以后咱就单过,跟他们没关系!”

    季东虽说不识字,但是心里也是高兴,一个劲儿的点头:“哥以后肯定让你们过好日子!”

    可随即神色却又有些犹豫了:“可是,咱对外说我都要瘫痪了,我可能也不能出去走动赚钱做活儿,这可怎么是好?”

    季心禾狡黠的眨了眨眼:“哥就是太老实了,咱都分家了,哥的瘫痪啥时候好也是随便了,哥若是乐意,咱明儿就能好。”

    ——

    次日一早。

    季心禾是被一通的叫骂声给吵吵醒的,那动静几乎能传的大半个村子都知道。

    小北揉着眼睛进了季心禾的房间,睡眼惺忪却又急切的样子:“姐,张家的人又来找丁氏闹了。”

    季心禾打了个哈欠,揉了揉小北的头:“别怕,他找他们的,管咱啥事儿?”

    昨儿分家的那一刻起,季心禾的心就跟着踏实了一半儿,再说了,张家的人来闹也不是头一次了,季心禾还是挺习惯的,反正也不是找她闹。

    可季心禾话音刚落,便听到外面传来一声极其凄厉的声音,吓的季心禾浑身一阵哆嗦,睡意全无,季心禾和小北对视一眼,便翻身下床:“咱出去看看。”

    到了院子里,入目便是一片狼藉,却见小小的院子里,挤的不老少人,猪肉三带着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冲到了那边上房里,没一会儿的功夫便冲出来,手里还抱着一个带着锁的小匣子。

    季心禾认得,那是丁氏的宝贝匣子,装着丁氏的全部家当。

    丁氏一边鬼哭狼嚎一边痛骂的追出来,要抢回小匣子,却被猪肉三一把掀开,闹的不可开交。

    小北瞧着这场面有些害怕,往季心禾身后躲了躲,小声的道:“难怪姐昨儿这么急着分家,果然还是早分早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