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43章 熟悉的宁人心惊

第43章 熟悉的宁人心惊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要说这位穆丞相,那可真的只能用传奇二字来形容!”说书先生故作神秘的道。

    大堂很快便有人忍不住喊了起来:“为啥啊!?”

    说书先生摸了摸胡子,这才接着道:“这位穆相从布衣百姓,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仅仅只用了八年时间!十六岁中探花郎,官至五品光禄寺少卿,而后一路平步青云,到正三品左副都御使,而后辅佐六皇子登上帝位,六皇子亲封丞相之位!时至今日,他也才不过二十有四,乃是我们大乾朝开国以来最为年轻的丞相!”

    季心禾微微一愣,没想到此人还真是有点本事。

    大堂之下的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这位如今权震天下的穆相,从前竟然只是一介小小布衣百姓?

    “当初众皇子夺嫡之争多激烈?四皇子三皇子叛乱,举兵造反,将当今圣上围困在紫玉门,也是这位穆相以一人之力挡千军万马,护住了当今的周全!可谓是骁勇无敌啊!”说书先生真是越说越兴奋,口水沫子都喷的到处都是。

    堂下一片哗然,小北的嘴巴都张的大大的,眸中尽是敬仰之色。

    季心禾却觉得这说书先生胡扯一通,一人之力挡千军万马,吹的太过了吧?更何况,她也算是读过历史的人,向来成王败寇,今日胜的若是三皇子四皇子一方,那造反的人必然就是六皇子和穆相了,可今日胜出的是六皇子一方,三皇子四皇子自然而然就成了反贼。

    所以这说书先生的话,最多信一半。

    “而且,这位穆相在京中最为盛名的,便是他天人之姿的容貌!传说,他那模样,竟是比女人还美!”

    “嘭”的一声,传来一声茶杯破碎的清脆声。

    说书先生不禁顿了顿,顺着方才发出声音的方向望过去,却见二楼雅间的窗户虚掩着,遮住了里面大半的景象,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儿,只隐约看到一个人影坐在窗边,看不清容颜。

    按理说也只是一声茶杯碎掉的声音,没准儿就是哪位客人不小心打翻了,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儿,可偏生说书先生听着这声音却莫名的心里一惊,总觉得慌慌的,便停顿了片刻。

    堂下的人忍不住喊了起来:“到底长啥样啊?你倒是说啊!”

    说书先生这才回过神来,心有余悸的抬头看了一眼那雅间的窗户,见里面没有动静,这才清了清嗓子接着道:“话说这位穆相的容颜,那几乎是只能用惊为天人一词来形容的!但凡见过他容颜的人,无一不为之倾心,听说先皇的小女儿,也就是如今的安玉公主,更是一路追逐,痴心苦等了他好些年,熬到现在都年十八了,还未招驸马!”

    此时堂下众人听的入迷又激情,楼上雅间之中,却是另一番景象。

    穆侯楚拿过一个帕子擦了擦自己手上的水渍,修长的手指如同一件工艺品一般宁人遐想,没有丝毫表情的面容却如同覆上了一层寒霜一般的冷冽,随手将帕子扔在了桌前碎掉的茶杯瓷片上,转头冷眸扫到了站在一边几乎要瑟瑟发抖的几个随从身上。

    “是谁传的?”

    凌风白了脸色“噗通”一声跪下:“安玉公主那事儿,京中人人皆知,传出来自然也是迟早的事儿······”

    “我问你这个了吗?”穆侯楚眸光阴沉的几乎似乎要杀人。

    方才说书先生一句“比女人还美”出来,穆侯楚便生生震碎了端起来的茶杯,凌风看着桌上零碎的瓷片,有种下一秒自己的下场就跟它一样的错觉。

    凌风白着脸色,强自镇定的道:“额······关于主子容颜的事儿,这个,这个大概是世人妄自揣测的······主子,大可不必放在心上。”

    穆侯楚凉飕飕的扫了他一眼:“这茶楼可以关门了。”

    “是!”

    正说着,便忽而听到外面一声尖锐的女声打断了说书先生的声音。

    “你竟然还有钱在这里听书?你哪儿来的银子!?”

    季秀兰原本是跟着高志儒来这边茶楼里喝茶,可在看到季心禾和季小北的那一刻,几乎要都要喷火了。

    季小北胆子有些小,常年也惧怕季秀兰的缘故,这会儿看着她都有些心虚,忍不住往季心禾身后缩了缩。

    季心禾倒是淡定的很:“我哪儿来的钱,管你什么事儿?”

    穆侯楚原本都不打算留了,可在听到这个声音的一刹那,脑中只觉得电光火石一般,真是熟悉的宁人心惊。

    穆侯楚脸色骤然一冷,刚刚才跟着松了一口气的随从们,心又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主子这是,又咋了?!

    季秀兰被季心禾这风轻云淡又视她不见的态度气的半死,若非想到高志儒此时就在身边,她这会儿真是要忍不住扑上来跟季心禾掐架。

    要知道,他们家如今被猪肉三洗劫一空,穷的没话说,丁氏昨日还放狠话说要饿死这几个不知好歹的小兔崽子,她也正等着看好戏呢,可没想到,竟然能看到这两个在茶楼里悠闲的喝茶,手上还捧着热乎乎的肉包子!

    她可都好些日子没能吃上肉了!

    季秀兰真是恨的牙痒痒:“你以为我想管?你们能哪里来的钱?全都靠着家里吃穿的人,莫不是从家里偷来的银子······”

    季心禾手上不轻不重的将茶杯搁在了桌上,眸光也冷了下来:“没凭没据的,你最好别瞎说话。”

    “我瞎说?那你说你这钱到底哪儿来的!你今日不给个说法出来,那就是从家里偷来的!”季秀兰咬住不放。

    此时整个茶楼的人都看过来了,说书先生都不说了,就等着瞧他们这场好戏,似乎要等着瞧现场抓小偷了。

    季心禾眨巴了下眼睛,十分天真的道:“那秀兰姐跟野男人有私情的事儿若是不给我个说法,我是不是也可以认定了秀兰姐的事儿就是真的呢?”

    茶楼里一片哗然,这简直比说书的还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