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46章 查到了

第46章 查到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丁氏为了季秀兰,可是赔了足足三十两银子啊!这大半的家底子都给赔空了,为了什么?不单单是不想让女儿去受苦的缘故,更是因为丁氏对季秀兰寄托了更大的希望。

    季秀兰嫁给高志儒,等着他哪日再能考中个举人老爷的功名,再弄一个小官儿当当,季秀兰可就一下子麻雀变凤凰了。

    丁氏日里夜里盼着的,不就是那一天吗?

    季秀兰却蹙了眉:“我何尝不想?可是,可是志儒哥如今明显犹豫了······”

    季秀兰如今名声这么差,高志儒一个读书人自然也最在乎清誉这类东西了,如今自然是动摇了许多,今日茶楼的事情,高志儒几乎是直接将她拖出去的,高志儒从来没对她这么凶过的。

    “他犹豫了,你不能犹豫啊!你要知道,你在他心里还是有分量的,你得好生把握住他,这辈子,他就是你唯一的良人!”丁氏嘱咐道。

    季秀兰这才咬着牙点了点头:“我知道的!”

    ——

    如今正是深秋,估摸着没两日的功夫就得入冬了,寒风一吹,真是冰冷彻骨。

    今儿早上,季心禾就是被这冷风给灌醒的。

    这茅草屋子的确是四面透风,一阵狂风一吹,屋内也是凉飕飕的风往你这儿吹,更何况她这儿没炕头不说,棉被也是破旧的很,这要是真这么过一个冬,她可不得冻死了去?

    季心禾传上了厚实的衣裳出去,便见季东已经起来了,在院子里整理柴火,瞧着季心禾出来了便笑道:“今儿没什么事儿,多睡会儿啊,我一会儿把厨房的灶炉子给生起火来,你去哪儿烤烤火暖暖身子。”

    季心禾也过去帮忙整理柴火,一边捡柴一边道:“太冷了,这屋子漏风,睡觉都睡不踏实,哥,咱还是趁早把这屋子给修一下吧,不然这入冬了可咋住啊?”

    “成!怎么也不能冻着你们了。”季东力气大,将季心禾收拾到一堆的柴火用麻绳一捆,便扔到墙角那边堆着,很快,便堆的老高了。

    正忙活着,便见院门口传来了声音:“东子,你在家不?”

    季东连忙应了一声:“哎,在呢。”

    金宝走了进来,手上还提了一小袋子米面:“嘿你小子好的挺快,这都能干活儿了?我爹让我来看看你呢。”

    季东自然不好说他“病重”的真相,只是讪笑了两声:“我也说呢,钟大夫医术好,替我多谢里正关心了。”

    金宝摆了摆手:“嗨,都是乡里乡亲的,说这些干啥?喏,这是我爹让我送来的,你病刚好,这次分家你们又没捡着好处,这儿一点儿米面,还有六个鸡蛋,给你吃些也好补身子的。”

    季东连忙推辞:“这怎么行······”

    金宝也不是个客套人,直接往季东手里一塞:“你就收着吧,我爹让我送来的,我若是又拿回去,他指不定得抽我呢。”

    “可这东西也太······”鸡蛋和米面,对于乡下人来说,真是金贵东西了。

    季心禾连忙上前收下了:“哥你就拿着吧,回头咱记着里正的好,日后再送些东西回去就是了。”

    季东这才点头了:“也好。”

    金宝笑了一声:“送啥啊?你们现在顾着自己吧。”

    随即看了一眼他们这屋子,便不免蹙眉:“这地方咋住人呐?冬天也太冷了吧。”

    季心禾倒是挺暖心的,里正也的确是个好人,这些日子都帮了她不少忙了,若非他主持公道,不是那么蛮不讲理的人,季心禾恐怕一切也不会那么顺了。

    季心禾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道:“我们正打算修房子呐,方才我还跟我哥说起这事儿,还打算在屋里修个土炕,到时候冬天也就不怕了。”

    金宝一拍大腿:“这事儿你跟我说啊,现在又是农闲的时候,家里都没啥事儿可做,正好我可以来帮帮忙啥的。”

    季心禾笑了:“真的?”

    “那是,我大哥忙着考功名,我二哥倒是也可以来,还叫上大田他们,人手可够了?”

    季东连忙道:“够了够了,我这么一个小屋子,哪里需要太多人了。”

    季心禾甜甜的笑道:“多谢金宝哥了,到时候来帮忙,我可少不得要好生招待一番的。”

    乡下人家互相帮忙办事儿,一般都不收钱的,显得生分了,只要每天包饭就够了。

    可金宝瞧着他们如今这处境,却是连连摆手:“这就不必了,一点儿小忙还招待什么饭菜?你们自己留着过冬吧,这冬天也难熬着呢。”

    季心禾倒是没多说什么,心里却已经盘算起了准备饭菜的事儿。

    送走了金宝,季心禾便也不耽误,带上小北便去镇上采购了,说好了明日金宝带人来帮忙修房子,她自然也得提前准备好伙食招待。

    柴米油盐自然是不能少,季心禾买米都选的粳米,粗米太硬,里面碎石子儿之类的东西也太多,既然过日子还是讲究些的好,小北也是长身体的年纪呢,买了十斤米,八文钱一斤,又买了一扇猪油回去炼油去,割了两斤猪肉,顺带买了一根大骨头煲汤吃,跟猪肉铺子的老板讲了半天价,总算抹了零头,一共算了一钱银子。

    小北在一边看的目瞪口呆,扯着季心禾的袖子怯生生的道:“姐,咱不用吃这么好的,这太费钱了。”

    “咱有钱吃点儿好的有啥不好?再说了,咱请人家修房子,总不能给人家不吃好的吧?”季心禾摸了摸小北的头,便又把他拉到了布店里扯布。

    买了三匹厚实的棉布,还买了一大包棉花,回去准备做冬衣。

    这一整天忙活下来,季心禾几乎都要忘了自己提心吊胆的担忧着的事儿了。

    可她忘了,不代表穆侯楚就忘了。

    “查到了?”凌风一进门,穆侯楚便冷声道。

    “查到了,此人名叫季心禾,是杨罗湾的一个寻常农户,身份·····倒是没什么特别的,祖上八代都是农户出身,所以资料也简单的很。”

    穆侯楚眸光幽深了几分,似乎在沉思着什么,薄唇轻启:“杨罗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