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51章 最重要的是发财!

第51章 最重要的是发财!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车外赶车的凌风听着那刺耳又刻薄的叫骂声,眉头都忍不住一蹙,却还是道:“是这里。”

    那篱笆墙做的院子十分矮小,估摸着只有一米高,穆侯楚坐在马车上,往外看,视线正好可以看到院子里的情况,他眸光一扫,便正好看到院子内角落的一个茅草屋的门外,一个女孩脚步顿在了那里,那双灵动的眸子里,闪烁着熟悉的狡黠,像一只得了便宜的小狐狸。

    穆侯楚忍不住微微勾唇,果然是她。

    季心禾正打算推门进屋去,却突然敏锐的察觉到背后似乎有道视线,下意识的转过头去看,穆侯楚却已经先她一步放下了车窗帘子,季心禾转头,便知看到一辆徐徐走过的马车,在乡间的泥泞小路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季心禾有些狐疑的蹙了蹙眉,他们村里似乎没人用的起马车的。

    可她眼下也没心思去猜这人到底是谁,便径直抬脚进屋去了。

    “姐,你可回来了,我听着她骂的声音都吓死了,正打算出去寻你呢!”季心禾刚刚进屋,小北便扑了上来,一脸的忧心忡忡。

    “放心吧,凭她也能奈何的了我?日后咱也不必给他们送啥吃的,这次可是她自己亲口说的看不上咱的东西,她若是再拿什么孝顺来压咱,咱也不怕她!”季心禾冷哼一声。

    季心禾这次的目的就这里,家里得过日子,日后总少不得有好东西,这次不给丁氏点教训,把自己腰板儿挺硬气一点,她得三天两头的来找麻烦,打秋风,她可没这么多的时间来应付这些人。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得发财!

    这穷日子继续过下去也不是办法,季心禾就算看的过眼自己这干瘪的身材,都看不过眼季小北这干瘦的身板儿,心里打定了主意,季心禾决定下午上山一趟去。

    季东听到了这话,立马疾言厉色的否决:“不成!你又想一个人去山上打猎不成?上次算你瞎猫碰上死耗子,命大没伤着,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去做这些事儿,日后嫁人也不好。”

    妹妹都十五了,要嫁人也就这几年的事儿了,季东原本就想着好生赚些钱,给妹子攒嫁妆,到时候给她寻个好人家嫁了,若是她去做打猎这种粗事儿,谁家愿意娶个剽悍的媳妇儿?

    季心禾哪里不知道季东的态度?她原本也没打算做打猎的事儿了,如今深秋时节,天气冷了,山上活动的野物也少了,真要打猎也猎不到什么,况且这种法子来钱不稳定,也少,说到底,还是得寻个别的法子发家致富。

    “放心吧哥,我上次猎野猪的时候就被吓的半死了,这次哪儿还敢去冒这个险?我就想着去山上看看还有没有啥野菜能挖点儿。”季心禾笑嘻嘻的道。

    季东这才点了头:“那也好,我得去买砖瓦,准备明儿修热炕的事儿,你跟小北一起去吧,就在后山那一块跑,别跑远了。”

    “好咧!”季心禾拉着小北便连忙跑了。

    这会儿正下午的时候,因为刚刚农忙的时候也过去了,村里人大都闲散在家里,一路走过去还有不少人趁着日头好在外面晒太阳的。

    “哎,心禾你干啥去啊?”隔壁的林婶子瞧见心禾便热络的招呼着。

    “林婶子,我上山挖点儿野菜去。”季心禾捏了捏小北的手:“喊人。”

    小北这才有些腼腆的小声道:“林婶儿。”

    他从小被欺负着长大的缘故,性子内向的很,见着不那么熟悉的生人都有些怕,季心禾却还是想着把他性子培养的开朗点,她还打算如今若是能挣到点钱,明年还送他去学堂呢,他性子太内向,难免不合群,容易受欺负。

    林婶子笑着摸了摸小北的头:“这孩子从前闷不吭声的不爱说话,现在倒是会喊人了,这会儿去山上啊,我听说你家今儿修整房子呢。”

    “对啊,修整的差不多了,金宝他们来帮忙的,这会儿下午闲着也没事儿我就去山上挖野菜了。”季心禾笑道。

    林婶子犹豫了一会儿,这才压低了声音问道:“我方才隔着老远就听到你娘在骂什么,你······”

    季心禾就知道,这村里人一闲下来,就特别的八卦。

    不过她倒是不恼这个,人嘛,谁没点儿好奇心?

    季心禾无奈的道:“我娘这人的性子,林婶子也知道的,动不动就爱发脾气,我爹也管不住。”大好的机会,她自然不会说丁氏好话。

    林婶子脸一皱,也是点头:“她也是,脾气大的不得了,别说你爹,村里都没人敢惹她,倒是今儿,她难得发这么大的火气呐。”

    “还不是我想着分家了也要孝敬上房爹娘那边,所以吃了饭就给送了两个馍馍过去,我娘说看不起那糟践玩意儿,都东西扔地上去了,发了好大的脾气,我也是没法子,现在就想着,日后也不送东西过去了,省得惹爹娘生气。”季心禾说着,面上还浮现出一抹黯然的神色。

    林婶子都气愤的瞪圆了眼睛:“真没见过这么刻薄的爹娘!”

    话一出口,却又觉得有些过了,便讪讪的笑了:“那,那啥,心禾你别放心上,婶子就随口说说。”可能想着好歹也是孩子爹娘,当着人孩子的面儿说到底不好。

    季心禾倒是一点儿也不介意,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分家他们相当于净身出户,送东西又被嫌弃太次,村里人都看在眼里,丁氏和季大山的路人缘已经被败光了,他们日后也别想拿什么孝顺的名声来压她了。

    “没事儿,林婶子也是为了我好。”季心禾十分乖巧的道,这模样引的林婶子一阵垂怜,心里暗骂了丁氏和季大山一句。

    季心禾暗自笑了一声,便忽而听到不远处似乎有人在议论着什么。

    “你可听说了没?咱村搬来了一个大户,直接买了咱村东头那边那个一直空置着的大宅子,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物,这么大的事儿,竟然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不声不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