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53章 卖地?

第53章 卖地?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哥,我想好了,咱既然要做,便做大点儿的生意,反正这葡萄酒酿好了搁在这儿也不会坏,反而时间越久越香醇,不如多酿一些,后山的那些葡萄一直也没人采摘,再过一阵子估摸着就得烂了,咱不如一次性都摘回来好了!”

    季心禾今儿也就采摘了这么小小的一背篓,后山那么大一片野葡萄,真要采摘回来,那起码得一大车呢!

    这么一大车的野葡萄,那得酿多少葡萄酒啊!

    季心禾两眼都要冒光了。

    季东现在也十分信任自己这个妹妹,听着她这么说,便也一口应下:“成,我明儿就去找金宝家借个板车,我一次性都给拉回来!”

    “成!”

    既然要开始忙活酿葡萄酒的事儿,要准备的事情自然也就多了,采摘野葡萄是一方面,还有酿造葡萄酒用的罐子,就用半人高的大罐子,起码得准备个十来个,还有白糖。

    此前得的那合共十二两银子,到现在也才用了一两银子,眼下也算有点儿资金了,现在主要出的钱也就是买罐子和糖。

    心思一定,次日一早,便准备分头行动,让小北带着季东去山上采摘野葡萄,季心禾便去镇上买糖,还有罐子。

    但是首先还是得去借板车,其实季家是有板车的,村里人家基本都有这个,只不过富裕点的人家才会有牛车。

    要找季家借自然是不可能的,兄妹几个一早起来就先去找金宝去了。

    金宝跟季东年纪相仿,两人一来二去的倒是也熟悉,走的也近些。

    “哎,东子,心禾,你们咋来了?”金宝正好从屋里出来,一抬眼便瞧见了季东兄妹几个。

    季东笑了笑:“我想来找你借板车用一下。”

    “好啊,反正现在农闲的时候,现在也用不着,你不要牛吗?自己拉着走多费劲?”里正家算是富裕的人家,自然也有牛。

    季东连忙摆手:“这就不用了,我打算去山上用的,自己推着还稳当些。”

    他主要是也不想太麻烦别人了,牛这么金贵的东西,还是不要借了。

    “那我先去跟我爹说一声。”金宝应了一声,便往屋里去了,季东和季心禾小北自然也跟上。

    谁知刚刚走到门口,便瞧见季大山从里正的屋里走了出来。

    季心禾都是跟着一愣,他怎么会在这儿?

    季大山神色似乎有些恍惚,一时都没发现季东他们,走到跟前了才看到,抬起头看他们的时候,老脸都跟着红了一红,有些局促的样子。

    一个当爹的,在儿女面前局促难堪的模样,实在是匪夷所思。

    季心禾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没好事。

    “你们来了,”季大山讪笑一声,便绕开了他们,低着头几乎晃着神似的走了。

    季东瞧着季大山走远了,这才问季心禾道:“爹这是怎么了?”

    “进去问问里正。”

    几个人进了屋,金宝正跟里正说借板车的事儿呢。

    里正也不是小气的人,这么点儿事儿自然也是应下的:“要借就借去用吧,也不是个什么稀罕东西。”

    “谢谢里正。”季心禾嘴甜的笑道。

    “没事儿。”里正也笑了,不知为何,现在他瞧着这丫头是越来越觉得称心如意。

    季心禾这才接着道:“不过,我爹方才来干啥呢?”

    里正面色微沉了几分,这才道:“他来卖地。”

    季心禾瞪圆了眼睛:“什么?!”

    “说是家里七亩地,他如今一个人忙活也忙活不过来,就想着卖掉两亩地,正好换到的银钱,也能拿来过日子,所以让我帮忙张罗着看看,谁家要买地的,就直接卖了,两亩良田,一亩地七两银子。”

    忙活不过来?丁氏和季秀兰那么两个成年人的劳动力全忽略了?乡下人家哪个女人不下地干活儿?要是季大山一个人自然忙活不过来了,可要卖地,就为了那是十四两银子,把祖宗传下来养家糊口的东西都要卖掉了,他就没想过以后怎么活吗?

    季东的脸色难看了起来,可当着外人的面儿,到底不好说什么,便只是应了声。

    等着拖了板车从里正家出来,季心禾这才忍不住道:“哥你别太放在心上了,他们卖他们的地,碍不着咱们的事儿。”

    季东却是忍不住的愤恨:“这些地都是娘生前细心伺候,才总算养的那么肥沃,都是良田!爹说卖就给卖了,家里再穷,苦熬着这个冬天过去了就是了,为什么就非得要卖地?祖宗传下来的东西,就这么不上心吗?”

    季东比他们都大,跟亲生母亲的感情自然也要深很多,从小伺候了一辈子的地,就这么被随便的卖掉了。

    季心禾便道:“也不必恼,等咱赚了钱,咱可以把这地买回来,要是跟他们那一家子生气,咱这辈子都得气个够了。”

    小北也充满了希望似的,握紧了小拳头:“对!咱以后也要买地,把咱娘养肥的地都给买回来!”

    季东心里一阵暖心,看着弟弟妹妹都这么懂事,他突然觉得什么都值得了。

    随后兵分两路,便各自办事儿去了。

    季心禾往镇上去,顺着村子里的泥泞小道走,轻易的便能看到最东头那边的一个安静的宅子,于这村里的画风完全不一样的宅子。

    听说那大户人家住进来之后,还让人将宅子翻修了一遍,如今瞧着,倒也的确是气派的很。

    尤其是门口守着的那几个壮汉,一动不动,却面如死神一般的渗人,难怪村里人都说见着那宅子都得绕道走。

    季心禾耸了耸肩,觉得事不关己,便也懒得多管,脚下步子飞快的往镇上去了。

    到了镇上,她先去买了糖,这个时代,糖可是好东西,贵的很,二十文钱一斤,粗略的算了算,就先给买了十斤,等着到时候不够再来买就是了。

    另外又找了个专门卖各种腌制罐子的店。

    “姑娘要买罐子啊?”伙计十分热络的迎了出来。

    季心禾往店里瞄了瞄,看着这大小各异的罐子,也是有些眼花缭乱:“你们店里最大的罐子是哪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