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55章 不会真是第一次吧?

第55章 不会真是第一次吧?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请?!

    季心禾下意识的转头看向守在门口的两个大汉,却见他们此时没有丝毫要拒绝的意思了,端端正正的站在门口。

    这么莫名其妙的态度,这么莫名其妙的“好客”,让季心禾顿时有种不那么好的预感。

    她突然不想进去了······

    凌风抬手做出请的手势,似乎已经在等着她了。

    季心禾转头瞧了瞧自己身后那群目光殷切的孩子们,咬了咬牙,总算抬脚进去了,没准儿人家主人家就是这么好客的人呢?

    季心禾抬脚进去,凌风处变不惊的的将她请进去,心里却忽而松了口气,谢天谢地。

    似乎察觉到这路线有点儿不大对劲。

    季心禾一边走着一边对着凌风道:“我只要捡个藤球就好了,这球应该就掉在院墙附近的地方了,我自己绕着院墙边上找找·······”

    话音还未落,便从那九曲回廊里绕出来,走出一个转角,抬眼便瞧见了那四扇门大开的厅堂之中,站在那里的那个冷傲俊美的男人。

    是那个男人?!

    季心禾眼睛都几乎要瞪出来了,到嘴边的话生生转了个弯:“我突然有事,还是不捡了。”旋即飞快的转身,立即便要往回走。

    可就在下一瞬,穆侯楚便已经站在了她的跟前,季心禾差点儿撞到了他的身上,连连后退了两步。

    穆侯楚冷眸看着她,染上了些许清冷的玩味:“跑的很快啊。”

    季心禾呵呵的干笑着:“没有没有,比你还是差了点。”简直想哭的心都有了!

    再转头一瞧,方才领着自己进来的那男人转眼便已经消失不见了,自己竟然蠢到送上门来!

    季心禾忽而明白了什么似的,惊道:“你是这儿的主人?!”

    “不可以?”

    “你来这儿做什么!?”季心禾现在已经不是惊吓这么简单了,简直惊悚!

    她不过睡了这男人一次,他应该不至于为了报复她,甚至于住到这儿来找她吧?

    他看上去不是这么闲的人啊!

    穆侯楚微微低头,温热的气息都似乎喷洒在了她的脸上,声音低沉却又带着几分森森然的挑衅:“你说呢?”

    季心禾浑身都僵硬了,讪讪的扯了扯唇角:“这位壮士,我觉得我们有些误会。”

    “嗯?”穆侯楚轻轻挑眉,一副愿闻其详的样子。

    季心禾狠狠的咽了咽口水,这才斗着胆子道:“那次,我真的不是有意要睡你的,你也看出来了,我中毒了,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上次怎么说也是救人性命啊,其实你想想,也不那么亏······”

    季心禾忽而想起上次自己那丑陋的鬼样子,有些心虚的梗了梗:“都说君子心怀天下,你应该不会因为这么点儿小事儿记恨我吧?咱以后就是一个村儿的邻居了,什么事儿不能放下呢?”

    穆侯楚冷眼瞧着她这一副强装镇定,胡说八道的样子,半晌,才幽幽的道:“嗯?似乎是这么个道理,来日方长,好好相处,我的小邻居。”

    后面几个字,咬的尤其重,带着几分警告的味道。

    听在季心禾的耳里,莫名的觉得心里咯噔一下,早知道要得罪这么个煞神,她当初就算欲火焚身都不睡他!

    穆侯楚随手便将一个藤球扔到了她的怀里,唇角微微扬起,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慢走,邻居。”

    季心禾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抱着球连忙就跑了。

    有句话叫做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人家都站到你庙前来了,跑的了今日,跑的了一世?!

    穆侯楚看着她跑的飞快的,唇角的笑意却越来越深。

    来日方长,我的小邻居。

    似乎很久,没有觉得来日也是件可以期待一下的事情了,有趣。

    ——

    季心禾几乎一口气跑到家里,出门将球扔给狗蛋了,拧着小北就往家跑,小北都满是不明所以的样子。

    一回去,季心禾饭也不吃了,一头栽进房里关上了门。

    这才靠着门气喘吁吁。

    到现在,她几乎还不能接受这个惊恐的事实,原来搬进村里住的那个大户,竟然就是那个男人!那个被她强过,恨不得掐死她的男人!

    他搬来这儿干啥?找她报复?

    季心禾愤愤的踢了下墙角:“不过睡了他一次,一个男人至于吗?又不是第一次!”

    随即忽而想到了什么似的,季心禾微微一愣:“他不会真的是第一次吧?”

    季心禾烦闷的甩了甩头,真是倒霉透了。

    原本都已经开始期待美好的新生活,突然一想到这个煞神就住在自己家附近,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老天爷对她果然格外刻薄,重生一次,落得这么个穷酸破落户的地步就罢了,还费心让她招惹了阴魂不散的煞神······

    若是放在前世,她也不一定把他太放在眼里,睡了就睡了,强了就强了,反正有资格找她算账的也没几个,可偏偏如今的她,身份卑微如尘,更是在这个命如草芥的时代,她还只是个可怜巴巴的穷苦老百姓,拿什么跟那种人斗?

    季心禾咬了咬牙,摆在眼前的现实,除了强大自己,她别无他路!

    ——

    次日一早起来,兄妹三个便已经开始清洗野葡萄,整整一大车的葡萄,清洗起来也费时费力的很。

    季东已经灌满了好几个大缸的水,专门用来清洗葡萄。

    “洗的时候不要太用力,大致的清洗一下,把渣渍洗掉就好了,葡萄上的那一层白霜别搓掉了。”季心禾嘱咐道。

    那层白霜就是天然的发酵剂,把它洗掉了就不好发酵了。

    “哎,好咧。”

    不用费劲的搓洗,反而轻松很多,约莫一个上午的功夫,便将葡萄都给清洗出来了。

    接下来便要让葡萄快速晾干,晾干到没有水珠。

    季心禾从屋里拿出了夏天用的草席,在院子里铺的满满当当,一串串的野葡萄摆在院子里晾干,好在现在是深秋时节,日头不算太大,也不怕葡萄晒的太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