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58章 她也是有脾气的!

第58章 她也是有脾气的!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季心禾挑了挑眉,十足的挑衅的样子:“想打架?”

    季秀兰愤愤然的跺了跺脚:“粗俗!”

    随即脚下飞快的跑进了屋里。说到底还是怕她。

    季东眉头微蹙着:“不如我在咱屋子前面修一个栅栏围着,算是跟他们的屋子彻底隔开。”

    季心禾早有此意,立马点头:“我觉得也不错,省得总是见着那边屋里几个人蹦跶,看着我心烦。”

    “嗯。”

    等到将所有的葡萄都捏碎了扔到大罐里,天色便已经擦黑了,季心禾便又以十比三的比例倒了白糖进去,拿着胳膊粗的大棍子搅拌均匀,随后将十个大罐子都用木盖子盖上。

    因为这还是第一次发酵,不需要盖的太紧,因为葡萄发酵会发出打量的气体,盖的太严实,会容易炸盖。

    总算处理完了第一次发酵,这么一大车的野葡萄可真是大工程了,真是累的半死,可看着院子里摆着的满当当的十个大罐,就跟看着银子似的,心里也莫名的开始满当当的舒心。

    草草的吃过了晚饭,季心禾几乎倒头就睡,白日里累的一天了,现在自然是困倦异常的。

    夜色渐渐深了,整个村庄都陷入了一片沉寂和安睡之中。

    夜风中某处的树梢微动,几个蒙面黑衣人悄无声息的从四面八方窜出,落地,很快便聚集在一起。

    “打听清楚了?是在这里?”一个头领冲着其中一个黑衣人低声问道。

    “就在这村东头的那宅子里,确定无错,他身负重伤,不得归京,只能隐在这小山村里休养,正是咱们下手的好时机!”黑衣人笃定的道。

    头领眸中寒光一闪:“三皇子命令,尽可能活抓,如若不能,也务必让他当场毙命!”

    “是!”一众黑衣人抱拳应声,随即脚下一个轻点,飞身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没一会儿的功夫,那个耸立在夜色中的大宅,黑衣人们轻声落在高高的围墙之上,一个黑衣人缓缓的抽出了腰间的佩剑,在月光之中,缓缓出鞘的刀泛着锐利的锋芒。

    他一个手势,所有的黑衣人几乎一拥而上。

    宅院里很快有了反应,守在宅院内的侍卫们反应及时,亮剑出鞘,两方陷入厮杀。

    可冲进来的黑衣人显然是有备而来的,前面攻击的只是一部分,还有另外一小只人手,已经悄声绕过了前面,从屋顶直接翻落下去,径直进入了穆侯楚所在的房间。

    可当他们掀开被子,却见一波暗器飞出,黑衣人中招后退,见被子里空无一人,这才发现中计了,大喝一声:“中计了!退!”

    却明显已经来不及,屋内一众侍卫们破门而入······

    外面夜风习习,因为宅子住的地方毕竟偏僻,周遭没什么邻居,打斗声也都是尽量压着,倒是没有吵醒深夜熟睡的村民们。

    只是一向敏锐的季心禾谁的有些不踏实,闭着眼睛蹙了蹙没,在床上翻了个身。

    她似乎梦到了第一日来到这个时代的情形,那个面色惨白却依然透着森森杀气的男人,冷傲的眸光刺在她身上,却无可奈何的被她强压在身下,画面一转,便又是前几日在镇上碰上他,他出手便要杀她的情形,他伸手掐向她的脖子,似乎轻轻一拧就要拧断她的脖子。

    季心禾心里一阵慌乱,心口更是突突的跳了起来,就在那只掐向她的手要碰到她的时候,一双眸子骤然睁开。

    然后······便看到站在她床前的一道颀长的身影,夜色太深,只能靠着窗外的点点月光,她看不清他的脸,却依稀能看到,他伸到了她面前的手······

    季心禾眸光一闪,一个翻身避开他的手,下一秒就像个炸毛的猫儿似的冲着穆侯楚扑了过来,招招狠辣。

    穆侯楚却似乎已经熟悉了她的招数,早先在她清醒的那一刹那就已经做出了准备,在她扑过来的时候,便轻易的扣住了她的双手,一只手便抓住了她的两只手腕反锁在她的背后。

    季心禾挣了挣,便察觉自己已经动弹不得,气的咬牙:“你大半夜的来这里做什么?”

    穆侯楚一手扣着她的两只手腕在她的背后,季心禾却为了瞪他而转身面对她,因此他的臂弯正好环住了她的腰身,若是不细细的去看,还以为两人相拥在一起。

    穆侯楚其实很不喜欢女人的靠近,倒不是说他对女人没兴趣,只是前仆后继的太多了,便反而产生了抵触的心理。

    如今的地位是他一步一步爬上来的,可世人看到他的第一眼都只会惊艳于他的容颜,可他生平最厌恶的就是别人说他长的好看,而那些追逐他的女人,也大多都因为这样一个原因,或者因为他的滔天权势,而去追逐他。

    多年来养成的习惯,他身边几乎不养女人,连衣食住行也都是凌风等人随伺,可这次,“搂着”这个女人在怀里,却似乎是头一次,感觉,似乎还不错。

    “来找你。”穆侯楚声音有些低沉,在夜色中,似乎平添了几分魅惑。

    可季心禾现在的火气却让她没有丝毫的心情去感受这份不同寻常的气氛,大半夜的被噩梦惊醒,醒来就见到了那个噩梦里的煞神站在床头,若非她胆子还算大的,一般人都得吓死了好吗?!

    “我当然知道你来找我!”季心禾磨着牙,都站到她床头了,不找她找鬼啊!

    “为什么你问的这么无辜的样子?让我以为我们两的账已经算清了。”穆侯楚微微扬唇,却有些森森然的样子。

    季心禾浑身一阵鸡皮疙瘩,这个死咬着她不放的男人,简直就是她美好生活的噩梦!回回好过一点他就得冒出来,让她不好过!

    季心禾几乎是忍无可忍的吼道:“不过是睡了你一次,你至于吗这么步步相逼吗?我一个没出嫁的黄花大闺女都没在意,你还想咋地?真要那么恼火你干脆给个痛快的杀了我好了?!就直接掐死我算了!”

    她也是有脾气的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