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59章 他吻她?

第59章 他吻她?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穆侯楚眸光幽深了几分,锁着她的眸光看着她:“嗯?你真的求个痛快?”

    季心禾磨着牙挣了挣,却因为双手被控制而动弹不得:“不然我现在还有别的选择?”

    她都落在他手里了,不求个痛快还求他慢慢折磨自己到死?

    穆侯楚唇角微不可查的轻轻一勾,低头,似乎而语呢喃一般:“好。”

    随即一只大手便覆上了她纤细的脖颈,季心禾下意识的闭紧了眼睛,睫毛却是止不住的轻颤,她死过一次的人了,再死一次也没什么可怕的,只是心里可惜这好容易得来的一次重生,只是可惜她好容易才适应的生活,只是可惜,这里暖心的亲人。

    穆侯楚低头看着她,她分明怕的不敢睁眼,睫毛都在轻颤,却依然倔的扬着头,半点不服输,袒露在外面的那天鹅颈一般纤细白皙的脖颈,宁人遐想,透着月光,瞧的心醉。

    穆侯楚唇角的笑意渐渐深了,覆在她脖颈上的大手却没有用力,只是渐渐往上,滑到了她的耳畔,托住了她的细嫩的脸颊。

    季心禾心口一颤,莫名的有种不对劲的感觉。

    可还没等她睁开眼,便感觉到温软的唇覆在了她的唇上,微凉。

    季心禾骤然睁开眼,眼前便是一张放大的俊颜,穆侯楚一手依然环着她的腰身扣着她的双手在她的背后,一手捧着她的脸,细密的吻落在她的唇畔上,吸允品尝着。

    季心禾几乎脑子一轰,一双杏眸骤然瞪大,甚至没有想到去抵抗,却是浑身僵硬的站在那里,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情形,这个男人,这个被她强过的男人,这个恨不得掐死她的男人,竟然在吻她?!

    穆侯楚微微抬头,跟她隔开了一指的距离,有些暧昧的距离,他看着她石化一般的神色,轻轻勾唇:“这是你说的,要个痛快的。”

    季心禾忽而清醒了一般,身子立马后仰,狐疑又警惕的看着他:“你,你······”

    “嗯?”穆侯楚似乎一点也不急,只是看着她,等着她的后文。

    季心禾咽了咽口水:“你不会也中****了吧?”

    穆侯楚:“·······”

    季心禾费劲的挣了起来:“你真中毒了也别找我啊,虽说一报还一报,可这事儿不能这么算的,现在快马加鞭到镇上也快的很,你赶紧去找个青楼解决了去。”

    她好端端一个黄花大闺女,睡一次就算了,现在还来一次!?万一传出去,她真的可以直接被浸猪笼了!

    穆侯楚的脸黑了下来,抬手掐住了她的下巴:“闭嘴!”

    季心禾看着他的眸子,是一贯的清冷和淡漠,看不出欲望的成分,这才明白过来,他大概是没有中毒的,一个没有中****的男人,大半夜的站在她的床边,还吻她,为什么?季心禾真是越想越瘆得慌。

    穆侯楚捏着她的下巴,让她抬起头来直视着他的眸子,冷飕飕的看着她:“你睡我一次,我不睡回来岂不是很吃亏?”

    季心禾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的就要躲,却因为双手还被他反扣在背后而动弹不得:“咱有话好商量······”

    “不过,”穆侯楚唇角轻勾起一抹笑意,却是凉飕飕的:“我向来不喜欢一报还一报,却喜欢变本加厉的还,所以,一次不够还。”

    季心禾看着眼前这个冷清的男人说出这些话,真是刷新她的认知,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强压住心慌,气急败坏的道:“那你还想怎样!”

    穆侯楚低头,附在她的耳畔,声音低沉又悦耳:“睡到死。”

    季心禾两腿一软,险些栽下去,张口就想骂街,却见穆侯楚突然神色微微一凝,食指比在他的唇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季心禾和他距离很近,她有些呆呆的看着他比在唇上的那只手指,突然觉得他的手挺好看。

    可就在下一刻,他便抱着她闪身侧着身子站到了窗边,靠着篱笆墙站着。

    季心禾此时也察觉到了动静,在寂静的夜色中,除了两人交错的呼吸声,还有,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即便他刻意放的很轻。

    季心禾浑身都紧绷了起来,压低了声音瞪向了幕身后的男人:“这是谁?”

    “追杀我的人。”穆侯楚淡声道,眸光却是时刻锁在那扇木窗上,显然是警惕的状态。

    “那你来找我做什么?!”若非现在情况特殊,季心禾真想揪着他的衣领子破口大骂,给她引火上身吗?要死还得拉着她遭殃!

    却在下一秒,一个黑色身影便已经越过了窗口进来,转过头的功夫,便几乎要看到侧身站在窗边的他们。

    季心禾心都要提到嗓子眼,穆侯楚却手掌一翻,一根钢钉飞出,正中那黑衣人的喉头。

    黑衣人还未来得及发出丝毫的声响,便瞪大了眼睛,缓缓滑落在地。

    穆侯楚看着眼前的人,冷笑一声,果然三皇子没那么蠢,他要杀他,却并不全信他如今就在那杨罗湾的宅子里养伤,所以今夜,他并非只往那宅子里派了杀手,恐怕整个连安镇,都已经在他的暗地里的部署之中了,这不?一家一户都要查。

    只是部署这么多,却是最需要人手和兵力的,三皇子手中兵力并不多,今日若是毁掉这些,恐怕够他吐一口血,说不定还能顺藤摸瓜,摸出他的老巢。

    这才是穆侯楚真正的算盘。

    季心禾冷眼扫过那个死在她房里的人:“你走之前最好给我把他处置干净。”

    穆侯楚挑了挑眉,其实他早知道她不是寻常的乡下丫头,单凭她出招都是如此狠辣就知道她想必对于杀人这种事并不害怕,却没想到她能淡定至此,唇角的笑意不禁荡漾的更深:“好。”

    季心禾古怪的看了他一眼,不自觉的跟他保持了些许距离,这是个危险的男人,她的直觉告诉她。

    “你还不走?”季心禾警惕的看着他。

    穆侯楚往她走近了几步,低声道:“记得我今日说的话。”

    “什么话?”季心禾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睡到死那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