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6章 把咱们的事儿定下来

第66章 把咱们的事儿定下来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在这边打络子一直到很晚,季心禾是没这方面的手艺的,但是从前的原主是有的,所以她熟悉了一会儿便也上手了。

    这一个下午的功夫,也做了不老少。

    红芹和季心禾家隔得近,两人自然一同回去,红芹先回家了,季心禾正打算转身回自己的屋里,便突然察觉到暗处有人。

    “谁?”季心禾警惕的道。

    高志儒却从一棵大槐树的背后走了出来:“心禾别怕,是我。”

    季心禾眸光一沉,冷声道:“你找我做什么?”

    高志儒看着季心禾这漂亮的脸蛋,气质上似乎也好了许多,从前那呆板木讷的样子全然没了,瞧着真是让人喜欢的很。

    “我先前找你,我特意等你呢,我知道我下午去找你的时候,你碍于这么多人,不好意思跟我说话,你性子腼腆,我哪里不知道?所以这会儿特意在这里等了你一下午,唉,吹了大半天的冷风。”

    季心禾抬眼扫了高志儒一眼,他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点?她分明就是不想理他好吗?!

    高志儒说的这般情真意切的样子,若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八成这会儿还得感动的一塌糊涂呢。

    不得不说,高志儒这人的确是手段了得。

    “那你到底要找我说什么事?”

    高志儒轻叹一口气:“其实你如今的境况,我也是看在眼里的,分家的时候几乎是净身出户,如今也快要入冬了,这个冬天要怎么过,想必你也是没主意的很,你一个女孩子家,过的这样委屈,着实让人心疼。”

    季心禾暗自挑眉,高志儒说这话,难不成忘了他此前为了护着季秀兰的时候,满是厌恶的指着她说,让她别欺负季秀兰吗?

    这男人变起脸来都几乎是不要脸了。

    他突然变的这么快,倒是让季心禾有些想知道他到底是什么目的了,便也跟着叹气道:“谁说不是呢?家里贫困,这个冬天也还不知道怎么熬呢。”

    高志儒见自己说的话起作用了,心里暗喜,连忙接着道:“你也别太难过了,既然我见到了,自然就不能坐视不管,从前是我瞎了眼,因为季秀兰是个好的,没想到她跟猪肉三勾搭到一起不说,还对你这般恶毒,害你至此,我如今想想,都觉得后悔,没能早些看清她的真面目。”

    季心禾心里冷笑一声,面上却还是做忧愁状:“你能如何管我?总不能白送我银子吧?”

    她倒是要看看,高志儒说这么多废话,到底是为了什么目的,总不能真的要送她钱吧?

    高志儒往她身边靠了靠,声音放的格外温柔:“心禾,我都说了,有我一日,你便不用愁,只等着这次乡试,我中了举人,自然拿银子来养你,让你不过这苦日子,我心里是有你的。”

    季心禾不由的瞪大眼睛,这种马男竟然是看上她了?!

    若非她早知道他跟王二丫和季秀兰两边厮混的关系,这副情深义重的样子她真能信几分。

    忽而季心禾发现院子内的一个栅栏门后,一个身影闪过。

    季心禾眸光一闪,多了一抹狡黠之色,随即有些娇羞的低下了头:“你,你,你怎么会·····”

    高志儒顺势就要上来搂她:“你现在知道了我的心意,我便知足了,你只等着我高中,我定不会再叫你受这等苦楚。”

    季心禾心里呸了一声,我指望你个不学无术的东西高中才是受苦!

    季心禾侧了侧身子:“你不是都有秀兰姐了吗?怎么会中意我?”

    “她?我也得看的入眼,”高志儒冷哼一声:“她跟猪肉三那般,可见她是个不检点的女人,比起你来,真是差远了。”

    “原来你心里也是这么的看不起她?唉,我就说,你怎么会甘心去要这顶绿帽子,原来······”

    季心禾话还未说完,便听到“嘭”的一声,季秀兰将院子门直接撞开,脸色发青的冲了出来,指着高志儒的鼻子气的直哆嗦:“高志儒,你,你,你竟然·····”

    高志儒脸色一下子就白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些话竟然让季秀兰给听到了:“秀兰,我不是这个意思······”

    季心禾轻哼一声,懒得理会这两人的吵闹,悠闲的往院子里走去了。

    “什么不是这个意思?!我死心塌地的跟着你,你却竟然这般待我,还跟,还跟那个小贱人搞到一起去!”季秀兰气急败坏的,几乎要破口大骂。

    高志儒哪里敢让她多嚷嚷,他好歹是个读书人,名声还是得要的,连忙捂着她的嘴到一边儿去哄了:“秀兰你听我说,我方才不是那个意思的。”

    季心禾才懒得管这一对,径直回屋去了,拉开门:“小北,姐姐回来啦。”

    没有回应,看来是跟着季东一起去山上砍柴火了。

    为了过冬做准备,自然得准备多些柴火。

    季心禾倒是也不怎么在意,脚步轻快的进了屋内,打算喝口水了就准备去厨房做晚饭,他们一会儿就该回来了的。

    可她刚刚碰到水杯,却突然察觉屋内有些不对劲,猛地回头,便见一个穆侯楚站在她的身后,神色淡然的看着她。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季心禾瞪圆了眼睛。

    她现在是越来越能感受到这个男人的厉害,她其实感官上算是灵敏的,屋内若是有人,她一定能够察觉,可这个男人,却能够完全隐蔽,实在可怕!

    回回一想到这里,季心禾都忍不住头疼,她到底是招惹了个什么样的煞神?

    “在你跟高志儒调情之前就进来了。”穆侯楚语气凉飕飕的。

    那算哪门子的调情?

    “管你什么事!”季心禾咬牙道:“这位公子,我们关系应该没好到需要向你报备这些的地步吧?”

    “睡过的关系还不算好?”穆侯楚挑了挑眉。

    季心禾:“······”

    “我听说你在找亲事?”

    “是又如何!”这男人会不会管太宽!

    “嗯,那正好把咱们的事儿定下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