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8章 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第68章 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季心禾愣在了那里,白天那男人才来跟她说他要走了,现在竟然就遭到强盗袭击?

    她自然不信这是强盗,这恐怕是又一次的追杀。

    那个男人故意跟她这么说,想必也是早有防范吧?为什么不走,还得等着晚上被杀入屋里呢?

    他可绝对不是那种愚蠢的人。

    季心禾莫名的觉得有些不安,可季东也不会许她去看这场面,只能等着机动车出去了,她再偷偷溜出去。

    季心禾赶到的时候,却见那边已经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这个幽静的宅子头一次有这么喧闹的时候。

    “强盗呢?抓到没有啊?”

    “还抓什么强盗啊?我看那主人家命都几乎要没了,我都看到了,里面儿好多血呢,不知道死了多少人,主人家好像是逃了,强盗也追上去了,看来这不是强盗,是仇家啊!”

    “哎呀,是仇家?难怪他躲在屋里都不敢出门,我还以为他长的太丑呢,现在看来,八成就是怕被仇家给盯上啊,可惜啊,到头来还是给盯上了,唉,真是倒霉啊。”

    没一会儿的功夫,便见官差们都赶来了,看来是这次事情闹的太大,惊动了官府。

    官府查封了宅子,让官差们进去搜查。

    季心禾进不去,只好问别人:“这里面的主人家呢?”

    “谁知道啊,听说里面血肉模糊的一片,到处是尸体,也不知道哪个是主人家的,八成是死了吧。”

    季心禾心口一颤,她虽然不信,但是听到这些却还是忍不住一惊。

    那个男人怎么可能死?他功力那么高深,若是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那才怪了。

    可却又听到旁人说:“方才官差都来发话了,说里面全是死人,一个活口都没有。”

    众人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季心禾眸光却渐渐幽深了起来。

    就凭着他下午特意来跟她说此事,就说明他早有安排,这个男人,绝对不是任人宰割的主儿,那么他现在的用意,到底是什么呢?

    可眼前这个情况,也不排除他或许真的遭难了呢?

    季心禾心里有些闷闷的,虽说只是萍水相逢的人,可却是她来到这个时代第一次面对生死,心里莫名的有些难受。

    “心禾,你咋出来了?都让你在家呆着,快些回去,官府的人都将这边查封了,官差都在赶人呢,不许人靠近,咱还是赶紧走吧。”季东一看到季心禾,便立马将她拉回去了。

    季心禾消息已经打听清楚了,再继续在这里呆着也无用,便也只好回去了,但是回去之后,却开始心神不宁了。

    而此时,后山却已经依然在继续着这样一场追杀。

    杀手们几乎杀红了眼:“殿下有令,务必杀死穆侯楚,取他首级者,赏五千金!这次绝对不可以放过!”

    “是!”

    “他受了伤,必然逃不了多远,追!”

    杀手们追了没多久,便在夜色中看到了猩红的血迹,洒落在脚下的落叶之上。

    “他往这个方向逃了,继续追!”

    果然,再往前飞速前行了不远,便看到远处一个黑色身影驾着快马一路飞奔而去。

    “追!”

    杀手们一拥而上,尽数追逐上去。

    而就在杀手们走过之后,一个颀长的身影从一个隐蔽的灌木丛中走出来,看着杀手们追逐而去的背影,微微勾唇。

    调虎离山。

    故意假装猝不及防的受到袭击,假装受伤,甚至让人假扮往远处逃亡,就是为了引开三皇子的势力。

    三皇子得知了他知道了铁矿的秘密,却不知道他到底查到了多少,狗急跳墙之下,就是当务之急必须杀了他,所以这一次,他们断然不会半途而废,而是要选择一直追杀,直到杀死为止。

    而他给暗卫的下的命令就是,遛着他们就够了。

    若是三皇子得知了穆侯楚的计谋,估计得吐一升血。

    穆侯楚看了看自己胸膛处的一道血痕,是他故意假装中招,受下的一剑,若是他不受伤,难以骗到他们,但是这伤口看着狰狞,却只有他自己知道,不过是皮外伤,他将分寸控制的很好。

    眼下三皇子的注意力终于被转移,他留在这里仔细查铁矿背后的秘密,却也不能够轻易暴露身份,否则容易引起三皇子的主意,他需要,一个新身份。

    穆侯楚唇角轻勾,干脆就地打坐,看了看头顶的天,已经快要亮了。

    这一夜季心禾都没有睡踏实,这男人的事儿让她很是闹心,心里有些就愧疚又有些不安,因为得知那宅子所有人都死了,她更是担心他真的是出事儿了,若是他当真出事儿了,那恐怕她也真是半个罪人了。

    天刚蒙蒙亮,季东便起床准备上山砍柴,小北也要跟着,悄声出门,也是怕惊动了季心禾,让她睡不好。

    可季心禾却早就醒了,自然知道他们出门儿了,等着他们出去了,便干脆自己坐到床上深思。

    可这心里却又有些气闷,这男人死活关她什么事儿?!为什么现在要轮到她在这里后悔?

    季心禾气呼呼的倒在了床上,掀开被子闷在里面。

    尽管如此,她这心底里却还是有些难受的,今日一早起来都闷闷的情绪,等到快中午的时候,心想着季东和小北八成也快要回来了,便去厨房准备做饭了。

    正忙活着,便听到外面传来季东的声音:“心禾,我们回来了。”

    季心禾连忙在围裙上擦了擦手探出头来:“今儿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我饭还没······”

    话还未出口,脸色却已经僵硬了那里。

    跟在季东和小北身后堂而皇之进到他们院子里的人,不就是应该死了的男人?!

    季东看出了季心禾的异样,便解释道:“这是我在后山那边的官道上遇到的,他的车马昨儿晚上经过此处的时候遭到了抢劫,还受了伤,现在独在异乡,身无分文,我便将他带回来了,心禾,一会儿去叫咱村的李朗中来帮他看看伤吧。”

    季心禾看着穆侯楚眸中隐隐的笑意,脸几乎僵的说不出话来,磨着牙道:“那把他带咱家来干啥?”

    “他现在也没地方去,先在咱家住一阵子吧,等着他家人寻来了再说,咱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季心禾嘴角猛抽两下,转头看向那位“苦命的亡命人”,他竟然还好意思一脸无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