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69章 她的地盘

第69章 她的地盘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季心禾磨了磨牙,只好道:“哦。”

    小北跑去请大夫了,将村里的李朗中给请来了。

    给他包扎了伤口。

    小北还有些关切的道:“大夫,他的伤要紧吗?”

    李朗中摸了摸胡子:“还好还好,伤的不深,养个十天半个月的功夫,也就好了。”

    季心禾道:“既然伤的不深,那应该也可以走动吧?我瞧着他衣着打扮不凡,身上应该也有钱,去镇上住客栈应该也可以。”

    穆侯楚却摇头:“我身上没钱,而且,我感觉自己走动不了。”

    走不动你怎么走到我家的!

    李朗中便道:“这位公子身子虚了点儿,或许不好走动也是情理之中的,这伤还是得好生休养才是。”

    他身子虚?!

    这男人分明强大到变态好吗?!

    小北扯着季心禾的裙摆委屈巴巴的道:“姐,你收留他好不好?不要赶他走好不好?他伤的那么重,还身无分文的,若是赶他出去,他可能都活不下去了。”

    小北心地善良,尤其是自己受过苦,所以尤其见不得别人受苦受难,季心禾当然理解,但是她真的好想揭穿这男人的真面目啊!

    季心禾暗暗瞪了穆侯楚一眼,他十分不知羞耻的无辜的看着她,似乎还真是个可怜人。

    季东道:“心禾,就让他在咱家住些日子吧,不然一个外地人,在这里孤苦无依,还身受重伤,恐怕真的不好过。”

    季心禾现在若是再反对,恐怕都得成为黑心肝的人了。

    “好······”季心禾咬着牙应下。

    李朗中这才对着季心禾道:“你先跟着我来抓药吧,到时候一日三次给他熬了吃,也好的快些。”

    季心禾只好跟着李朗中去拿药了。

    拿了药回来,熬着。

    “咱屋那边正好还有个小屋空着,我之前搭建起来就是想着,等小北长大些了自己住的,现在先留给他住着好了。”季东一边收拾着一边道。

    季心禾气呼呼的道:“还特意给他一间屋子?”

    “那也总不能让他睡地上吧?”季东挠了挠头。

    季东就是个憨厚的性子,哪儿能听出来季心禾的意思,季心禾心知自己说也没用在,只能算了。

    等着熬好了药端进去,穆侯楚正心安理得的半靠在床上。

    季心禾忍住了将一碗药泼在他身上的冲动,将药碗重重的搁在了桌上,瞪着他道:“你到底是怎样啊?不是说要走了吗?昨晚上不是都已经死了吗?现在身上带这么点儿轻伤出现在我家里?!”

    穆侯楚似乎早料到了她的情绪一般,十分淡定:“的确是要走了,但没说不回来。”

    “你的意思就是你昨天走,今天回?!”

    “不可以?”穆侯楚挑了挑眉。

    季心禾真的能被这男人气的吐血!

    穆侯楚轻笑一声,这才解释道:“昨日我的住宅的确被人袭击了,我也的确受伤了,现在你也看到了,我的住处被洗劫一空,我什么钱财都没有,还得躲避仇人的追杀,这种情况下,正好就碰到了你哥。”

    季心禾能信他的鬼话才怪!

    “所以你打算在我家赖着?你放着那么好的大宅子不住,非得到我家这破茅屋里来赖着?!”

    “嗯,毕竟我也没地方可去,独在异乡,孤苦无依,身受重伤,你要赶我出去你兄弟也不肯吧?”

    季心禾真的是气的磨牙:“那你在这儿呆着吧!”

    随即旋身出门。

    穆侯楚微不可查的勾唇,倒是十分闲散的端起药碗便喝了起来。

    季心禾回到自己的房里,真是闷的一肚子的气,她就这么被这男人给耍了一通不说,他竟然变本加厉都直接住进她家来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她到底是招惹了个多难缠的男人?

    可是也不能否认的是,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季心禾似乎也跟着稍稍心安了不少,他总算是没有出事。

    季心禾愤愤然的捏紧了拳头,他敢住进来,她也敢让他好看!

    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

    正想着,便听到季东喊着:“心禾,出来吃饭了。”

    “哎!我这就来。”季心禾连忙应声出去了。

    季东已经将菜都端出来了:“你早上都没吃什么东西吧,这会儿多吃点儿,昨儿夜里也没睡好,今儿就别去王二丫家打络子了,别累坏了自己。”

    季心禾本来也不想去了,打络子的活儿做做倒是没什么,关键是面对王二丫那个黑心丫头,真是影响心情的很。

    “嗯好,哥,我瞧着咱的笋子腌制的也差不多了,明儿正好是开市的日子,一早咱就拉到镇上去卖卖看吧。”季心禾提到赚钱就很是兴奋。

    “好啊,反正咱牛车也买回来了,要出去也方便的很。”

    “哎!好。”季心禾也不知道这笋子能不能有市场,心里其实也是很紧张期待的,心情好了起来,反而让她暂时忘却了穆侯楚那个定时炸弹的威胁。

    吃过了饭,季东给穆侯楚送了饭菜进去,季心禾便端着家里的衣裳去河边洗衣裳去了。

    可谁知,刚走到河边,便又撞见了让人闹心的两个人。

    季秀兰和高志儒。

    季秀兰也瞧见了季心禾,十分挑衅的拉着高志儒的袖子撒娇:“志儒哥,你方才才说了,等你高中,就娶我过门,让我过好日子的,你可不许反悔。”

    高志儒连忙哄着:“那是自然,我哪儿舍得让你过苦日子呢?”

    “再过三日,你就要考试了,这时候还挂念着来看我。”季秀兰娇滴滴的道。

    “我若是见不到你,心里就不踏实,这心里不踏实了,让我怎么考的好?”

    季心禾受不了这辣眼睛的一幕,转身便直接要走,季秀兰却十分不依不饶的喊住了她:“呀,这不是心禾吗?你怎么也在这儿?”

    高志儒这才发现季心禾的存在,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滞,明显有些慌,又有些懊恼,这刚刚盯上的鸭子,可别飞了啊!

    季心禾凉飕飕的笑了:“我不像你那么闲,一天到晚花着家里卖地的钱游手好闲,还得干活儿呢。”

    说着,便直接将手上的盆子搁在地上,蹲到河边去洗衣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