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70章 全都拍死

第70章 全都拍死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季秀兰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她现在的安逸日子,的确都是季大山卖了两亩地,换来了是十四两银子得的。

    他们自家人心知肚明便是了,季心禾却竟然知道了,还拿这个来讥讽她!

    季秀兰狠狠的咬了咬牙,转身便扯着高志儒的袖子哭哭啼啼了起来:“志儒哥,你看她!他们姐弟几个分出去过好日子了,留下一个烂摊子给咱家,咱家穷的没钱吃饭,最后只有卖了地过日子,她竟然还好意思说我。”

    高志儒连忙哄着她:“好了好了,快别哭了。”

    一边说着,便转头看了一眼洗衣裳的季心禾,没有责怪之色,反而有几分焦灼。

    他哪里在意谁对谁错?他只在意谁让他上心了。

    季秀兰看着高志儒的反应,便暗暗咬牙,看着季心禾的目光更是越发要吐了她似的,若非是她勾引高志儒,他现在哪里会对自己这般?

    高志儒哄着劝着季秀兰走了,季秀兰心里是不乐意的,想要多刺激季心禾一下,但是也不敢太违拗高志儒的意思,便只好走了。

    走之前,还不忘娇滴滴的对着高志儒撒娇亲热,自以为刺激到了季心禾,得意的不得了。

    季心禾看着他们两终于远去的身影,这才觉得清静了,直接开始麻利的洗衣裳,她实在是没心情跟这些人较劲。

    可谁知,没一会儿的功夫,却高志儒竟然折回来了。

    “心禾,你别生气,秀兰她就是这个性子。”

    季心禾真是要佩服这个人不要脸的程度了呢,还是要佩服他自我感觉良好。

    高志儒见季心禾不理他,便连忙蹲下身来道:“我跟她没什么的,你也知道,她跟猪肉三都那样了,我哪儿还能对她有什么心思?只是她总缠着我不放,若是我不见她,她便寻死觅活的,又要到处闹,我也实在没办法才暂时安抚她,心禾,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是真心待你的,你放心,只等着我中了举人,我便立即不理她,真心实意的跟你在一起。”

    季心禾忍住了内心犯呕的感觉,扯出一抹笑来抬头:“我怎么会不知道你的心意?放心吧,我明白的。”

    高志儒见季心禾这般,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下,欢喜的道:“你明白就好!”

    季心禾笑眯眯的道:“你既然说了这么多,但是总也只是嘴上说说,言而无信的人太多,我也不能信呐。”

    “我高志儒一介读书人,好歹也是秀才功名在身的,怎么可能言而无信!”高志儒坦荡荡的拍了拍胸脯。

    季心禾这才娇羞的低了头:“那,我就信了你吧,你可记得你今日说的话,中了举人,不能忘了我。”

    “那是自然的!”高志儒想趁机跟她亲近亲近,却见河边又来了不少洗衣服的妇人,堂而皇之的,让人看到也不好,便只好忍住,低声道:“心禾,三日后我就要下场子考试了,你不在我身边,我总也觉得心里不踏实,生怕考不好。”

    季心禾挑了挑眉:“那你的意思是,我陪着你去?”

    “那自然是不成,进场考试,哪里还有让人陪着的道理?明日一早,我就得去学堂,做最后的复习备考,到时候连一面都见不到你了。”

    季心禾隐隐似乎知道他打算说些什么,便装糊涂的道:“那怎么办?”

    “我想跟你好好说说话,但是现在你手上活儿又这么多,周围人也不少,不能打扰你,也不好让人看见,不然,坏了你的名声,不如,晚上的时候,我在村子里的小竹林等着你,我见见你,跟你好好说说话了,再赶去镇上学堂里。”

    季心禾心里冷笑一声,这厮倒是轻车熟路啊,连地方都给她选好了,这副急切的样子,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挂念着她,放不下呢,但其实到底什么心思,谁不知道?

    还怕坏了她的名声,他也有脸说的出口!

    季心禾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只是眨巴了下眼睛,道:“什么时候?”似乎懵懂不知的样子。

    高志儒心里暗喜,果然季心禾这木讷的丫头,心思单纯,也不那么懂这些,等着今儿晚上她去了,先说说话诉诉情,费些心思哄骗几句,接下来趁着夜黑风高的,宽衣解带也就是理所当然了。

    女孩子嘛,第一次只要破了,后面你就算不找她她也得巴着你,不然除了他还有谁能娶?

    在这方面,王二丫就是个例子。

    高志儒连忙道:“伴晚时分就好了,天色刚刚擦黑的时候,我就在那小树林里等着你。”

    季心禾单纯的点头:“好!”

    高志儒看着季心禾那近在咫尺的脸,越看越娇俏,自己暗暗恼恨从前怎么没看出来她的姿色,又是满心欢喜的想到要尝尝这丫头的滋味儿,浑身都燥热了起来。

    若非是河边人多,他都想动手动脚了。

    季心禾哪里看不出他的龌蹉心思来,直接道:“志儒哥那你先走吧,我衣裳还有一会儿洗呢,你不是还得收拾东西吗?”

    “哎,好,那,晚上见!”高志儒也没心思蹲在这里陪她洗衣裳,起身就走了,还不忘再嘱咐一句。

    季心禾笑着点头:“我知道了。”

    随着高志儒转身离去,季心禾面上的笑容才渐渐冰冷下来,冷笑一声:“晚上见,这一定会是你,毕生难忘的夜晚。”

    原本也想对他和季秀兰王二丫的事儿睁只眼闭只眼算了的,毕竟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可他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招惹自己,连同季秀兰都苍蝇似的赶不走,那没办法,只有全都拍死了了事!

    季心禾重重的冷哼一声,将衣裳摔进了河水里,使劲儿的搓洗了起来。

    她洗的很慢,等到她洗好了回去的时候,已经是大下午的时候了,看了看日头,她也不着急,慢悠悠的去了厨房做晚饭。

    季东和小北又上山去砍柴了,穆侯楚安心的呆在屋里享受病人的待遇。

    季心禾做好了晚饭,季东和小北就回来了,此时天色已经擦黑。

    “哥,你们先吃,我出去一趟。”季心禾擦了擦手,将菜端出去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