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74章 仓皇而逃

第74章 仓皇而逃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王二丫气急败坏的转头看着高志儒:“高志儒你告诉那个贱人,你要娶的是我!”

    季秀兰也跟着红了眼睛:“你看着这个贱丫头打我你都不出手帮我的吗?”

    高志儒都要急疯了,这两个疯女人,是故意要毁了他吗?!

    他现在哪里还有心情做什么选择?

    他现在应该想想自己突然之间被这两个女人整臭了的名声该如何补救,或者说,现在他该怎么来面对这一群对着他面色怪异的村民·······

    季心禾看着那边两个打成疯婆子的两个女人,忍不住啧啧道:“这两女人是不是不知道自己现在这样多丑?竟然还好意思如此自信的问高志儒要娶谁?”

    “不是跟你当初一样的疯婆子造型吗?睡过我之后还好意思说自己是美人,唔,你那会儿头上还有个血窟窿,瞧着比她们还渗人。”穆侯楚覆在她的耳边低声道。

    季心禾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瞪圆了眼睛看着他:“在说话信不信我立即把你轰出我家!”

    穆侯楚轻轻勾唇,眸光从她脸上移到了对面正在上演的精彩好戏上去了。

    “哪个贱丫头竟然敢打我的秀兰!”丁氏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差点儿震破季心禾的耳膜。

    原来是丁氏冲过来了,一来便直奔王二丫处,抬手便是一个耳刮子扇上去:“臭不要脸的小贱货,睡别人家的男人,你就不怕丢光了你王家的脸!直接让里正来将你浸猪笼了去!”

    王二丫火了,若非是自己双手被钳制住了,这会儿非得扑上去抓她的脸不可:“你个老妖婆,有什么资格打我?季秀兰那个没脸的跟猪肉三一起偷情还没被浸猪笼,也能轮到我?我跟志儒哥,那是打算成亲的!他说了要娶我!”

    丁氏嗤笑一声:“不要脸的东西,你也好意思说这话?一个荡|妇,还指着男人娶你吗?!撑死了也就是个玩物!”

    “你!”王二丫发狂的几乎要扑上来杀了她,却在此时,王二丫的娘,王嫂子也冲上来了,一脚从后面踹在了丁氏的屁股上:“你个臭不要脸的老东西,你自己的闺女还不是个到处招惹男人的****?高志儒要真睡了她你恐怕还不知道呢?或者她没被高志儒睡,那也是说明高志儒看不上她!没人要!”

    “我跟你拼了!”丁氏揉着屁股站起来,便跟王嫂子又扑到了一起,缠斗了起来。

    场面顿时又一阵兵荒马乱,咒骂声,打闹声,还有拉架的声音,几乎不绝于耳。

    王二丫和季秀兰还不停的喊着让他说句话。

    高志儒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突然觉得世界都崩塌了,浑身一个激灵,转身便踉踉跄跄的提着裤子,衣衫凌乱的跑了。

    村民们这会儿忙着拉架,自然顾不得他,兵荒马乱的将丁氏和王嫂子拉开。

    季心禾看着仓皇逃跑掉的高志儒,唇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今日便算是给你践行了,三日后也不知道能不能金榜题名。”

    什么金榜题名?今日闹出这么一通事儿,他还有没有下场子考试的资格都说不准,更别提,真的下场子了,他这般仓皇的心态,不知道手抖的能不能写出一个字来。

    既然敢招惹她,就该知道招惹她的代价!

    季心禾冷哼一声,便也懒得搭理这场闹剧,转身便准备走了。

    穆侯楚也没有要看这场戏的心思,他不过是看着季心禾来了才跟着来的,自然也跟着走了。

    季心禾走的老远了,都能听到那边小竹林子里传来的闹哄哄的声音,偶尔还能夹杂着丁氏中气十足的尖声骂语。

    季心禾这一时间突然神清气爽,整个人的心情都跟着飘飘然了起来,似乎一切事情都顺利了起来,除了跟在自己身后的这个男人······

    季心禾猛的顿住了脚步,瞪圆了眼睛看着他:“你到底打算在我家赖到什么时候去!?”

    穆侯楚跟着停下了脚步,轻声道:“若是你觉得亏了,日后你也可以去我家住,随便住多久。”

    季心禾浑身寒毛都颤栗起来了,警惕的后退了一步:“我才不去!”

    穆侯楚轻轻勾唇,却没再说话了,去不去不由你。

    等到回到了家里,穆侯楚直接准备从后面翻窗进去,季心禾便从大门进去了。

    季东正有些焦急的等着她呢:“你干什么去了?我听说村里又出事儿了,真怕你又被沾惹上了。”

    季心禾眨巴了下眼睛:“没呢,就是出去随便走走。”

    季东不信,正想问她,季心禾便连忙拽着他进屋了:“我都快饿死了,哥你给我留饭了吧?”

    季东一阵无奈,便去厨房给她将热着的饭菜给端出来了。

    季心禾这会儿也饿了,可能也是心情大好的缘故,吃的津津有味。

    一边吃着,眼睛便扫到了那边搁置着的腌制酸笋的坛子,连忙道:“我看这个酸笋估摸着也要好了,咱明儿就趁着早市拿出去卖卖看吧。”

    小北一听口水就要流出来了,连忙道:“那咱先尝尝?”

    季心禾笑了一声:“小馋猫。”

    却还是搁置下了碗筷,起身去开坛子了。

    刚刚打开,便闻到一股子诱人的酸笋味儿,小北开始咽口水了,巴巴的看着季心禾将一根酸笋味到了他的嘴里,小北尝了尝,眼睛都跟着亮了。

    “真好吃!脆生生的,还有些酸甜味儿,这个下饭吃肯定是最好的!”

    季心禾也尝了一个,满意的点了点头:“差不多了,明儿就拿出去卖吧。”

    小北连忙道:“能给家里留一点儿吗?”

    “少不得你的!”季心禾笑了。

    季东道:“可我明儿还得去拉砖来砌炕,砖窑那边刚来消息,说是咱家的定的砖烧出来了,让我明儿去拉呢,你跟小北两个人能行吗?”

    若是卖别的,季东倒是没什么不放心的,关键是这罐子,还得搬动,怕他们搬不起。

    季心禾轻哼一声,对着那边房间努了努嘴:“那边屋里不是还躺着一个吃闲饭的?让他去!给咱家点儿活儿,也算付房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