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75章 八成是来议亲的吧?

第75章 八成是来议亲的吧?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季东愣了愣,才道:“他身子还没好吧?”

    季心禾磨着牙道:“他好多了!”

    或者他根本就没坏过!

    正在此时,堂屋里也正好传出穆侯楚的声音来:“我勉强勉强还是能下床了,我就一起去吧。”

    小北有些怜悯的对季心禾道:“还要勉强勉强才能下床,看来是还没怎么好。”

    季心禾凉飕飕的道:“能勉强下床,就够了!”

    反正她是看不来这个该死的男人心安理得的赖在她家吃白食!

    给她干活儿去!

    小北连忙闭嘴了,一双眼睛滴溜溜的看着季心禾,缩了缩脖子,姐姐突然变的好凶······

    季心禾忽而便笑的眉眼弯弯,摸了摸小北的头道:“小北乖,姐姐不是对你凶。”

    是对某个不要脸的男人凶!

    小北又缩了缩脖子,这会儿不凶了,怎么反而有种阴森森的味道?

    ——

    次日一早,天色还黑蒙蒙的一片。

    季心禾便已经起床了,她在这里生活了些日子,已经开始逐渐习惯这里的生活方式,早睡早起。

    尤其是今天这种镇上三日一开市的日子,要去街上买东西卖东西的都得天不亮就起床,在天亮之前赶到镇上抢占一个小摊位。

    早市之所以叫早市,就是因为格外早。

    现在已经快入冬了,这个时候起来,天黑蒙蒙的不说,从被子里钻出来身上也冷的很,季心禾一个激灵便迅速的穿好了衣裳,还好这些日子她在家已经给家里人都做了一件冬衣。

    现在正好能穿,也不怕冷了。

    季心禾起床洗漱好了,小北便也起来了,原本以为穆侯楚爬不起来,正打算去屋里将他从床上踹下来,却见他一早便已经在院子里打坐了。

    小北满是崇拜的对季心禾道:“这么冷的天,穿那么少真的不怕冻吗?”

    “谁知道呢?没准儿是在忍着。”季心禾撇撇嘴。

    但是心里却还是知道这么冷的天穿这么单薄能在外面静心打坐,也难怪那一身好功夫,但是季心禾是不愿意承认的!

    穆侯楚一个调息,便站起身来了,往他们这边走来:“什么时候走?”

    “马上,我们去镇上吃早饭,就不在家做了,也没时间,你赶紧去把那酸笋的罐子给搬车上去。”季心禾直接指使着他。

    穆侯楚倒是也不懒,走过去轻轻巧巧的一只手就将那罐子给拎起来了,提到了外面的院子里,搁在牛车上。

    看的季小北目瞪口呆,撒欢儿的跑过去:“你怎么搬的这么轻松?你穿这么点儿不冷吗?我能不能也跟你一样?”

    穆侯楚看着他扬着的小脸上,一双眸子闪闪发光,轻笑一声:“当然可以,想学?”

    小北头如捣蒜:“嗯嗯!”

    穆侯楚转头看了季心禾一眼,低声道:“除非你姐姐不赶我走,我就教你。”

    小北十分争气的郑重点头:“放心,我一定不会让我姐姐赶你走的!”

    穆侯楚微不可查的勾了勾唇,起身便跳到了牛车上,小北也兴奋的做到了他的身边,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穆侯楚的话不多,可却是言简意赅,小北听的两眼发光,嚷嚷着要让这个大哥哥一直住在他们家。

    季心禾从院子里出来,就听到这话,嘴角都忍不住抽了一抽,狠狠瞪了穆侯楚一眼。

    穆侯楚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在你家多住些日子吧。”

    季心禾还没来得及反对,小北便连忙应道:“好!”

    季心禾一脸黑线,气呼呼的爬到了牛车上,真是个让人闹心的男人!

    穆侯楚倒是心情很好,用手上的边子轻巧的抽了抽牛屁股,便赶着牛车走了。

    村里人大多勤奋,早上起的也早,这会儿路上就已经有三三两两的人出来干活了。

    瞧见季心禾家坐着的大牛车,都是一阵艳羡:“哎哟,心禾丫头赶着牛车干啥去啊?”

    季心禾甜甜的笑道:“去镇上赶早市呢。”

    “那可好,有了牛车就是方便啊,这么远的路都不用自己走了,哎,这个小伙儿是谁?”一个婶子瞧见穆侯楚便移不开眼了,她可还真是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呐!

    小北连忙激动的喊着:“是我的一个大哥哥!他力气可大啦!冬天穿很少也不怕冷!”

    季心禾捏着小北的脸,让他说不出话来了,这才矜持的笑着对那婶子道:“是我们家一个远房亲戚,来探亲呐。”

    “哦~”那婶子的眼神立马暧昧了起来,远房亲戚来探亲,那八成就是来议亲的吧?前些日子季东不是还在张罗着给自己妹子找婆家吗?

    瞧着小北方才的话,分明就是亲密的很的关系。

    季心禾看着村里众人越发古怪的眼神,真是一脸黑线,狠狠的瞪向了穆侯楚,穆侯楚却似乎感觉不到这异样的气氛似的,十分平静的接着赶牛车。

    罢了罢了,随便村里人怎么说吧!反正她也不打算嫁人!

    季心禾完全破罐子破摔了。

    等到牛车赶到了镇上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蒙蒙亮了,也有不少小贩儿已经占好了摊位,季心禾也瞅准了个摊位就占了,在地上铺了快碎花麻布,便让穆侯楚将酸笋坛子给从牛车上搬下来,搁在地上。

    便准备做生意了。

    小北看了看这里稀稀疏疏的人,再看看街那头热闹的人群,忍不住道:“姐,咱还是没能抢到好地方,这边人少。”

    季心禾轻笑一声:“酒香不怕巷子深,咱的酸笋好吃,就不怕别人不上门。”

    一边说着,便拿出了个大碗来,将酸笋的坛子打开,捞出了一大碗的酸笋摆在碎花布上。

    酸笋的味儿本来就很浓,这会儿坛子一打开,酸笋一捞出来,味道自然就传了开来,过往的人们闻着这有些诱人的味道便不由的停下了脚步。

    季心禾扯着嗓子吆喝了起来:“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好吃的酸笋咧~免费品尝不要白不要,好吃就买!一斤只要五文钱咧!”

    小北性子腼腆,本来不好意思喊,但是看到姐姐一个女孩子家都喊了,他便也立马跟着喊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