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80章 跑了?

第80章 跑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高志儒脸色有些不好,却还是支支吾吾的道:“这个得等到放榜了才知道,现在还早吧。”

    一来是心里本来就心虚,二来,也是丁氏对他热情的莫名其妙。

    三日前,他跟王二丫的事儿败露之后,季秀兰那发疯的样子,他还以为丁氏见到他也得将他揍一顿解气,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个反差的画面,他这一时间都有些接受不来。

    丁氏像是看出了他的不自在似的,笑的更加慈爱了:“志儒啊,上次的事儿,你也别跟秀兰计较,她年纪小,不懂事儿,做事冲动不周全,男人嘛,三妻四妾多正常不过的事儿?你日后要当大官儿的人,哪里需要在意这些小节?这事儿就这么过去就算啦,你们两好好儿的,以后日子长着呢。”

    丁氏这话一出,不仅在院子内听着的季心禾目瞪口呆,就连高志儒都是吓到了似的,惊呆了似的看着丁氏。

    “咋啦?是不是考试太辛苦了,累着了?哎哟喂,早说了让你别这么辛苦,若是真累着了,就赶紧歇着去,你跟秀兰的婚事啊,咱过两日再好好儿商量。”丁氏满是讨好的语气,似乎就已经料准了高志儒马上就要当官儿了似的。

    高志儒还没来得及反应呢,便突然听到一声尖锐的女声:“啥玩意儿啊?我们家二丫跟高志儒都睡了,你还指着高志儒娶你家秀兰?你让我们家二丫咋整啊?”

    原来是王二丫的娘,王婶子听说了高志儒回来了,便也立马赶来了。

    丁氏掐着腰骂道:“臭不要脸的,自己送上门去的不要脸的货色,让人睡了也是活该,还逼着他娶是咋地?谁让你家闺女尽会勾引男人的?谁会娶你家这样的破鞋儿穿呐!”

    王婶子也是火了,冲上来便骂道:“放你娘的屁,他们两你情我愿,本来就说好了这次中了举就立马成亲,管你家季秀兰屁事?季秀兰这个不要脸的跟猪肉三都搞到一起去了,还想着祸害高志儒不成?”

    “你瞎说八道什么?!我闺女清清白白的人,你以为谁都跟你家二丫似的,就会勾三搭四的勾引男人!?里正没让她浸猪笼就不错了你还在这儿做白日梦呐!”

    “嘿!说的好像你闺女不用浸猪笼似的,你跟猪肉三的事儿······”

    眼看着两个泼妇就要吵吵开了,高志儒吓的一溜烟儿的跑了。

    丁氏和王婶子想追都来不及。

    高志儒这回真是跑的飞快,他真是一阵后悔,就不该回村来的!早知道这两个疯子还没放过他,他就不该回来!

    “高志儒你到底要娶哪个你倒是给句话啊!”

    高志儒已经跑的没了影子,但是王婶子和丁氏的嘶吼声依然回荡在山村里,久久不得散去。

    季心禾只觉得一阵无语,抱着装着豆腐的簸箕便进了厨房去了,真不知道说这两人蠢还是天真,高志儒这种人,一看就只是两个一起玩玩而已,什么王二丫,什么季秀兰,说白了还不就是村姑,他能看的上谁?

    这年头谁都别想着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

    季东听着都觉得脸红,好歹他也姓季,丁氏这般丢季家的脸面,这传出去,人家还不是说道他们的不是?

    “这样闹下去,咱家在杨罗湾的名声也彻底砸了,秀兰也老大不小了,直接找个人家许了多好,非得整除这么多的幺蛾子来。”季东道。

    季心禾拿出小罐子来,在里面铺上了干稻草,这才将风干好了的豆腐块一块块的往里面堆着放:“有些人总觉得自己能轻易捡到大便宜,所以才能轻易被人骗,季秀兰最多也就赔个名声的事儿罢了,但是王二丫,估计就麻烦了。”

    被村民抓奸在床,身子都给了高志儒了,哪户人家还能要?

    季东紧紧的蹙了蹙眉头:“心禾你可别学她们,嫁个门当户对的,咱家不攀那些玩意儿。”

    季心禾眨巴着眼睛点了点头:“我肯定不学她们。”

    她根本都没打算嫁!

    季东这才蹲下身来看她做腐乳:“你直接把豆腐块儿密封在这罐子里,不会坏掉吗?”

    “就是要让它坏,这豆腐啊,坏的越厉害越好吃!过几****就知道了。”季心禾笑嘻嘻的说着,便抱着罐子进了厨房里去了。

    过了那么三五日的功夫,季心禾觉得时间也差不多了,便将罐子给打开,将豆腐块儿取出来,小北捏着鼻子道:“姐,这豆腐这么臭啊。”

    “臭归臭,好吃不就得了?”季心禾说着,便用筷子将豆腐块给夹出来一块,先将豆腐块在白酒里过一下,然后再在盐碗里,白糖里打个滚儿,最后淋上辣椒油,收入新的罐子里。

    小北也学着季心禾的样子来做,没一会儿的功夫,便将所有的豆腐给处理好了。

    “再密封一周的时日,咱就能吃了。”季心禾砸吧着嘴巴道。

    她也好久没吃腐乳了,还真是有些想念。

    而此时,高志儒自从逃出了村子,这一连几日的功夫过去,都没有再回来过,他不回来了,季秀兰的心也跟着越发的浮躁了。

    在她的世界里,高志儒就是她人生的转折点,她摆脱现在贫困生活的唯一途径,可突然之间,这个转折点就消失了,她又该如何自处?

    难不成真的就嫁给庄稼汉随便将就一辈子?这未来,可真是一点儿希望都没了。

    这可如何是好呢?

    “要我说,秀兰年纪也不小了,再不议亲,熬成了老姑娘恐怕就更难嫁了,还是先找个人家吧。”沉默了许久的季大山总算开了口。

    只是这么一句话,便让丁氏发了彪:“什么难嫁?我们秀兰哪里差了还是怎么的?还怕嫁不出去吗?”

    季大山灰头土脸的道:“可现在······高志儒那边也不靠谱了啊。”

    高志儒跑了,真的跑了,连他爹娘都不知道他到底躲哪儿去了,这明摆着就是躲着他们了,哪里还会愿意娶秀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