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千千小说,本站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84章 那个男孩

第84章 那个男孩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姐,咱现在直接回去吗?”

    穆侯楚已经将两个空罐子搬车上去了,小北也收拾好了摊子,只等着走了。

    季心禾却笑道:“不急,咱还得买点儿东西。”

    “买啥啊?咱家的家用好像都添置的差不多了吧?”

    这些日子赚了钱,季心禾花钱也更大方了,家里什么东西都添置齐全了,因为她忙着卖酸笋和腐乳,没时间给他们做棉衣棉袜,更是十分舍得的在镇上买了成衣,一套棉衣就得一二钱银子呢。

    季心禾眨了眨眼:“还没呢。”

    一边说着,便拉着小北上了牛车,对着穆侯楚道:“咱先去镇上的大街上瞧瞧去。”

    这边是早市,不算是镇上正中心的地带,可以说,就相当于是个菜市场。

    穆侯楚跳上了牛车,慢悠悠的用鞭子拍了拍牛屁股,牛便拉着车走了。

    这会儿已经快中午了,大多百姓这个时候都回家做饭吃饭去了,所以街上人不多,牛车走在街道上,倒是一点儿也不拥挤。

    季心禾坐在牛车上一路张望着,终于看到一个专门卖文房四宝的店面,这才连忙让穆侯楚停下,拉着小北下车去。

    小北看了看这店面,才知道季心禾要买什么了。

    “姐,我现在还不上学,用不着这些。”小北扯了扯季心禾的衣袖,小声的道。

    季心禾摸了摸小北的头:“没事儿,左右你现在也有人教,买了先学着也不错。”

    季心禾瞧的出来,小北其实很喜欢读书的,从前没人教,倒是瞧不出来,现在有了穆侯楚教他认字,他几乎没事儿的时候都拿着树枝在地上写,沾了茶水在桌上练,就是不跟她说想买笔墨,大概也是心疼钱。

    比起钱,季心禾还是更心疼自己弟弟,这孩子就是懂事的让人心疼。

    季心禾在店内扫了一眼,这才问道:“老板,你们这儿的笔墨纸砚怎么卖啊?”

    “这个就得看档次了,差一点的,三五两银子就能备下一套,若是要好的,那就得大几十两银子一套,关键还是自己选。”店家指了指自己货架上的各种毛笔宣纸还有砚台。

    读书用的东西,不比别的,价钱本来就格外的贵一些,所以说读书也是有钱人才读的起的,且不说镇上书院里一年七八两银子的学费,再说这笔墨纸砚,哪个不是要大钱的?

    季心禾早就做好了这个准备,自然对价钱也不算太惊讶,只是难在她不会挑选。

    单单那一大排大小毛色不一的毛笔就看的季心禾头大,她上辈子只顾着杀人真的没心情来研究古代书法,这些东西她也真的是不会挑。

    季心禾看向了穆侯楚:“你会不会挑?”

    既然是个读书的,大概也懂这些的。

    穆侯楚走到那货架前,修长的手指在那一排毛笔上划过,最后停留在其中一只上,取了下来,随后看向那些质量不一的纸张,先是拿了一摞草纸,随后挑了几张质地稍好的宣纸。

    砚台,和墨水,也紧接着很快的挑好了。

    季心禾忍不住道:“你可别专门给我拿贵的,我现在可买不起太好的。”

    她虽说不知道这男人身份如何,但是却知道他是个有钱的人,且不说他能在大山村随随便便的买下最好的那个宅子,就说她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虽然倒在血泊里气息奄奄,但是衣着打扮都明显金贵的很,腰间还挂着一个碧玉的玉佩,瞧着那透亮的质地,肯定是值钱货,更不用说他浑身都藏不住的那股子贵气,赶个牛车都能让一众大姑娘小媳妇看个不停。

    也正是因为他有钱,怕他这不食人间烟火的有钱人以为她跟他一样有钱,挑的这么风轻云淡,不会都是捡贵的拿的吧?

    穆侯楚看了她一眼,随后将挑选好的东西搁在了店家的柜台上:“多少钱?”

    店家笑了:“这位公子好眼光,倒是会挑东西的,都是挑的实用又便宜的,一起五两一钱银子,既然一次性买这么多,那一钱银子我就给抹掉算了。”

    季心禾冲着穆侯楚笑了笑:“还挺勤俭啊。”

    随即欢欢喜喜的付了钱,让小北抱着东西出去。

    小北高兴的不得了,拿着新买的这些文房四宝摸来摸去,都停不下来:“我以后肯定好好读书,不给姐姐丢脸!”

    “真乖,小北日后中状元了,姐姐也能跟着沾光了。”季心禾调笑的道,她倒是没指望这么多,毕竟她不是跟丁氏和季秀兰一样整日里做白日梦的人,只是瞧着小北喜欢读书,便让他去读,就算读不出个名堂来,认得几个字,日后也总比文盲好。

    小北却当了真,信誓旦旦的道:“姐姐让小北考状元,小北就一定考状元!”

    穆侯楚看了小北一眼,一边赶着车一边道:“状元可不是那么好考的,得吃很多苦。”

    “小北不怕吃苦!穆楚哥哥你教我读书,小北就努力学!不偷懒也不怕苦!”小北定定的道。

    穆侯楚看着眼前的斗志昂扬的小男孩,眸光都跟着幽深了起来。

    大概十多年前,也有一个小男孩,衣衫褴褛,形同乞丐,浑身上下都脏兮兮的,唯有一双眸子闪烁着最坚定的光芒。

    “我只想知道,你能给我什么利益,否则我凭什么帮你?”一个衣着富贵的大老爷站在他的跟前,淡声问道。

    这个年仅六岁的男孩扬着头看着他,字句铿锵的道:“你给我十年时间,我自然会还你最大的利益!”

    “口气倒是不小。”富贵老爷嗤笑一声。

    “但是你可以试试看。”男孩眸光冰冷,即使衣着褴褛,却也藏不住的傲气,似乎他天生就该这么不可一世。

    他也的确做到了,十年后,新科探花郎,任从五品小官,仅仅八年时间,在风起云涌的朝堂之上步步为营,处处算计,再步步高升,最终将所有大权握在手里,成就了如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

    “穆楚哥哥?你在想什么?”小北瞧着他出神,忍不住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