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 > 第85章 我全要了

第85章 我全要了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女要翻天:夫君,求压倒最新章节!

    穆侯楚这才回过神来,看着小北掀了掀唇:“嗯,想起一些往事。”

    “哦······”小北有些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他年纪小,还不懂“往事”二字中藏着的多少难以言喻的意味。

    季心禾看向了穆侯楚:“还以为你是个富贵的不食人间烟火的大少爷,没想到你竟然还这么懂得挑实惠的文房四宝?”

    其是季心禾都觉得挺惊奇的,他原先也没有问价格,便轻易的挑出便宜又实用的笔墨纸砚来,说明他在这方面还是有过经验的,一个出身富贵的男人,怎么可能懂这些?

    “很奇怪?我长了一张败家爷们的脸?”穆侯楚挑了挑眉。

    季心禾看了看他俊秀的脸:“大概吧。”

    穆侯楚勾唇笑了笑,却没再说话,只是挥了挥手上的鞭子,催着那牛走的快了些。

    到了先前跟郑小翠和红芹约好的地点,她们已经在那儿等着了。

    “这儿!”季心禾冲着她们挥了挥手。

    红芹和郑小翠立马看出他们来了,便跑来上了牛车:“你们干啥去了啊?怎么不是从早市那边过来的?”

    “早就收摊了,去给小北买了点东西,你们等很久了吗?”

    “没呢,我们也刚到。”红芹笑着摆了摆手,随即抬眼便看到小北手上拿着的东西,连忙问:“原来是去买笔墨纸砚?心禾,你打算送小北去上学吗?”

    季心禾点点头:“嗯,小北想读。”

    红芹啧啧道:“你们现在可真是赚钱了,都有钱送小北去读书了,咱村能读书的合共也才两户人家吧,里正家的老大算一个,还有个高志儒·····”

    红芹说起高志儒,便顿了顿,有了兴致似的,凑过来道:“哎心禾,高志儒跑了还没回来呢?是不是不打算回来了?”

    “谁知道呢?我才懒得管他。”季心禾轻哼一声。

    “也不知道他中举了没有,现在还没放榜呢,估摸着还得等上一个月的功夫才能知道结果,倒是他现在跑了,是不是就是不打算管季秀兰的意思了?若是这样,季秀兰嫁谁去啊?”

    “我们分家单过了,他们家的事儿我可不清楚,但是高志儒既然不乐意娶,那这事儿当然就吹了,不然还能逼着他娶不成?”

    “季秀兰从前总是趾高气昂的样子,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的,我偏就看不来她,现在倒好了,我到时看看她还能得意什么去。”红芹轻哼一声。

    红芹和季心禾说着话,郑小翠到时不插嘴,她本来就安静。

    说了一会儿季秀兰的事儿,红芹便又将话头给转到小北读书的事儿上来了,因为有人聊着天,所以时间过的倒是也快的很,没一会儿的功夫便已经到家了。

    郑小翠和红芹也各自告别,就各回各家去了。

    季心禾回去第一件事便是拿出账簿来记账,今日赚了三钱四十文,但是给小北买笔墨纸砚就花了五两,这些天赚的钱大半都花出去了。

    不过季心禾倒是也不心疼,该花的钱还是得花,反正不够再赚就是了。

    记好账,将账簿收好,随后又将银子收入小匣子里锁起来,这才准备去做饭了。

    现在已经是中午了,季东还没回来,不过大概也快了的,心禾自然不能耽误功夫了。

    “小北,心禾,我回来啦。”季东进了院子便喊了一声,随后将自己背在肩上的那一大捆柴火都给扔到了院子的柴火堆里堆起来,这才往屋里去。

    小北已经兴奋的扑过去了:“大哥,你知不知道姐姐的腐乳可受欢迎了,大家吃了都喜欢,我们卖了不少钱呢!”

    季东眼睛都跟着一亮:“真的?”

    “当然了!今儿赚了三钱半银子呢!”小北顿了顿,随即有些虚的道:“不过给我买笔墨纸砚,就花了五两银子。”

    季东却哈哈笑着摸了摸小北的头:“小北喜欢读书,当然得买,咱家从前没钱,这些自然不作妄想,但是现在有条件了,你姐姐都觉得你该读,你自然也要读了。”

    现在季心禾的想法已经成为了整个家里最重要的想法了,也不知为什么,大家就是这么信任她。

    “嗯!小北肯定好好读!”

    季心禾端了菜进来:“快洗洗手准备吃饭了。”

    “哎!”小北应了一声,便连忙跑去洗手帮忙拿碗筷。

    吃着饭呢,季心禾这才忍不住道:“哥,你那鞋子穿着咋样?”

    上次陌生人送的三双棉鞋,季心禾检查了一遍就给了小北和季东了。

    季东笑道:“很合脚,但是那么新的鞋,我做粗活儿哪儿舍得穿?还是等着过年时候再穿吧。”

    “这到底是别人的一片心意,你不穿,人家还以为你不喜欢呢,还是别等着过年了,现在就赶紧的穿着吧。”季心禾连忙道。

    “又不知道是谁送的·······”

    “人家偷偷的送,也是观察着咱家的呀,你不穿着,人家怎么知道你接受了人家的好意?”

    若是季东不表示接受了人家的好意,她怎么敢接着送啊!

    当然,这后面的话,季心禾是不会说的。

    季东是个耿直的人,自然想不到季心禾这么多弯弯绕绕的心思,听着觉得有道理,便点点头:“好,那我今儿下午就穿上。”

    “嗯!”季心禾高兴的应下,开心的扒饭了。

    没准儿,真能得个嫂子呢?

    ——

    这接连几日的功夫,季心禾都带着腐乳和酸笋一起去镇上卖,果然认识腐乳的人渐渐多了,腐乳的市场也渐渐打开了,现在带三十斤去卖,一个上午的功夫,就能全卖光了。

    能这么火爆,不单单是好吃下饭的缘故,关键是整个镇上,只有她家在卖,别家想卖都不知道该咋做。

    季心禾的钱赚的也越发的来劲儿,整日里都跟打了鸡血似的。

    今儿早早的来到集市,天都还没亮呢,刚刚摆好摊位,便见一个穿着还算得体的一个中年男人凑过来了。

    “小姑娘,你今儿带了多少腐乳和酸笋来卖啊?我全要了。”